《誓不为妾》

第五章 兵法·PARTⅠ

作者:绿光

“小姐……小姐……”

耳边传来极为细微的唤声,伴随着远处的鸟鸣声,有几分扰人,但一时半刻还无法将杨如瑄扰醒,因为她实在太累了。

她从来不知道成親竟会是这么折腾人的事,天未大亮就起身沐浴打扮,一大堆数不清的仪式绕得她头都晕了,好不容易熬到进樊府之后就是开始呆坐,可天晓得要挺着背脊坐上几个时辰也不是桩简单的事。

重点是——她没有床可以睡。

她的洞房花烛夜,实在是……乏善可陈。但其实她不在乎这些,毕竟她是为了赎罪而来,为了让自己心安而来。

只是……她想,这门親事他肯定也很不满意,又或者是说,不管迎娶的是谁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没必要给好脸色,就当房里多了个差遣的丫鬟罢了。

而她,绝非私心想当个侯爷夫人,只是想让他能打从内心的漾笑,她想要看见他的笑容,莫名渴望着,她想也许是因为两人有些相似的经历,教她感同身受所致。

“小姐、小姐……”

那细微的声音像是麻雀般在耳边叽叽喳喳,令她微恼。

就不能静点吗?她有事得要好生想想,她……

啪的一声,她猛地张开眼,眼前是瞠圆水眸的杏儿和蜜儿,那……到底是谁在后头拿东西砸她?

而凶器是……她缓缓回头,看着地上躺了一只乌头靴。

如果她没记错,这乌头靴是昨晚从她相公脚上脱下的……视线再缓缓往上移,只见一张冷漠到极点的俊脸。

杨如瑄眼眸轻转了圈,立即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事,她起身稍稍舒展因趴在桌上而睡僵的身子,再徐徐走到他面前。

“侯爷。”她轻柔唤着。

“睡得挺不错的?”樊柏元皮笑肉不笑地问。

“……托侯爷的福。”很好,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的相公极度厌恶她啊。

“还不赶紧打水?”

“喔,是。”

她回头正要出门打水,却被杏儿和蜜儿给拦住。“小姐,这打水的工作怎会是你做?让咱们来便成。”

“可是……”

“那两个人是谁,谁允她俩进房的?”樊柏元脸色隂恻,看得出房里多了两个人教他极端不悦。

“侯爷,她们两个是我的陪嫁丫鬟,穿绿衣的……”她赶忙住嘴,换了说法。“嗓音较细的是蜜儿,嗓音较沉的是杏儿。”

“谁管她俩是谁,本侯爷的寝房是她们可以随意踏入的?出去!”

蜜儿见状,一把将杨如瑄给扫到身后。“侯爷,咱们是小姐的陪嫁丫鬟,自然是要伺候小姐和侯爷,不待在这儿是要上哪呢?”

“蜜儿!”杨如瑄赶忙把她拉到身后,一把捣住她的嘴。

蜜儿说话又急又快,她一时来不及阻止,让她说了不该说的话。

“侯爷,蜜儿无意犯上,她只是……”

“护主心切?”他哼笑。“怎么,本侯爷是会噬人吗,还要她俩在房里护着你不成?”

“不是。”杨如瑄死死地撝着蜜儿的嘴,以眼神示意杏儿不得跟着造次。“我马上去打水,请侯爷稍待片刻。”

可事实上就连性情沉稳的杏儿都忍不住快发火了,原因就出在她和蜜儿看着日上三竿,打算入房服侍,却见主子趴在桌上睡……昨儿个可是洞房花烛夜,侯爷竟没和主子同床共寝,还让她趴在桌上委屈一晚,这口气要她怎么吞下去?

气都还没来得及消呢,他竟还拿鞋丢主子,甚至当着她俩的面要主子去打水……看来这孤僻侯爷要的不是正室,而是丫鬟吧!

糟蹋人也不是这种做法。

杨如瑄一看杏儿的脸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腾出一只手拉着杏儿和蜜儿踏出房门口,就见外头有个男人正打了盆水走来。

“少夫人。”来者正是默言,噙满笑意唤得可顺口了。

“你是……”杨如瑄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

他长得眉清目秀,就连笑脸都讨喜,但是眉宇间有股与生俱来的凛然正气,怎么看都不像个下人,可偏偏他手上端了盆水,端得非常理所当然,仿佛他早已做过千百回,顺手得很。

“属下默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五章 兵法·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四章 出阁·PART Ⅱ《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五章 兵法·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