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六章 眼疾·PART Ⅱ

作者:绿光

“露出你的真面目了!”柯氏不丢茶碗,这回改泼茶水,一大碗的茶水泼得她身上半濕。“我就不给,你能拿我如何?”

杨如瑄笑了笑,掸了掸衣裙上的茶水。“媳婦又能如何,自然是找爹商量了。”

“怎么,你爹都还没死,急着找你爹分家,不怕背上不孝罪名?”

“娘想太多了,媳婦怎么敢呢,”她笑了笑,摸了摸手腕上的翡翠手环。“总不能事事都找奶奶商量,对不?”

“你敢威胁我!”柯氏气得直接拿起茶壶往她身上丢去。

杨如瑄眼明手快地闪过,却还是避不开茶水的波及,洒了她一身濕。

“娘,怎么气成这个样子?”

后头传来熟悉的声响,她头也没回,就连身上的水渍都懒得拍了,直接欠了欠身。

“希望明日奉茶问安时能得到娘的好消息,这么一来我到奶奶那儿问安时,才能心底踏实。”话落,直接转头就走,漠视跟着踏进厅内的樊柏文和杨如琪。

在经过杨如琪身旁时,她清楚瞧见杨如琪衣着光鲜,满头金钗,得意洋洋的神情,像在对自己炫耀什么,她无声地叹了口气。

瞧,这不是很像以往的自己。

甩了甩头,不管后头到底谈论了什么,她只想着赶紧回梅贞院。已经快正午,侯爷用膳的时间到了,杏儿应该依她的吩咐将膳食都备妥了才是。

杨如瑄回到梅贞院时,却瞧见蜜儿和之前差点被卢氏卖掉的两个丫鬟起争执,三人在主屋大厅外吵得不可开交,甚至扯发推人的全武行都上演了。

“都在做什么,还不快给我住手!”杨如瑄急步走上前,一把拉开蜜儿,一把拉住春莲,瞪着发散衣乱的夏莲。“说,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春莲和夏莲这两个丫鬟真是被养得尊贵,来到梅贞院后依然双手不沾阳春水,要不是她撂下没干活就没饭吃的话,狠狠地饿了她俩两天,就怕她们真以为自己是樊府的千金。

好不容易让她们干活,却又是干得要死不活,三天两头就跟杏儿蜜儿起冲突,把她们两个带到梅贞院,她真是活该累死自己。

“少夫人,今儿个是罪证确凿,春莲趁着我和杏儿在厨房忙时偷了少夫人的金钗,

是我想起有一味葯材没拿又踅回,刚好被我逮个正着,结果她还硬狡辩,跑到主屋这儿来,夏莲为了要掩护她,故意拿茶水泼在侯爷身上,趁乱将金钗丢到侯爷的床底下。”蜜儿气得粉脸红通通,像是恨不得冲向前,咬断春莲的喉咙一样。“之前我和杏儿老是丢东西,说了几次少夫人都不信,如今这回总该相信了吧!”

杨如瑄闻言,美眸微眯,冷睇着春莲和夏莲。

春莲和夏莲以为她至少会再问话,正想着说词,没料到杨如瑄一步向前,左右挥臂各赏了她俩一个巴掌,在她们还来不及反应时,又听她道——

“把贾管事找来,就说梅贞院要清里门户!”

春莲和夏莲当场一愣,异口同声地喊着,“少夫人!”

“偷窃已是不可饶恕,竟敢连侯爷都没看在眼里……蜜儿,贾管事一到,就跟他说马上将她们两个卖出府,卖到哪里都无妨!”

看来是她太过心软,想给两人改变的机会,岂料她们非但冥顽不灵,还胆敢以下犯上,没把主子当主子,这种丫鬟不值得她的怜悯。

话落,压根不管两人立刻跪下求饶,杨如瑄一心只想赶紧进房,查探樊柏元是否有被茶水烫着还是怎地。

一进屋,就见樊柏元已褪去衣衫,赤[luǒ]着上身。

杨如瑄瞪大眼,只见他身形壮而不硕,如刀凿般,雕琢出俐落线条,尤其是那宽肩与厚实胸膛,以及那窄收的腰……打从他双眼受伤回来至今应该两三年了吧,但他身上压根不见半点过瘦和余赘。

他是个武将,然而那张俊美的脸庞和宽大的锦袍,让人完全看不出他衣袍底下竟藏着如此精瘦的身形。

“进门也不知道先通报一声吗?”樊柏元拎起衣袍套上。

杨如瑄直到他出声才慢半拍地红透了脸,急忙垂下眼,但想起进门是所为何事,又忙问: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六章 眼疾·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六章 眼疾·PARTⅠ《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七章 重生·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