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七章 重生·PARTⅠ

作者:绿光

什么时候跟她说?

樊柏元想着,不禁哼笑了声,他从没这个打算,至少,现在还没有。

因为,她还不足以得到他的信任。

不能怪他,谁要当初是她毒死了他。

闭上双眼,回想当初,他吃下她喂的毒……那时的他,是个确确实实被二娘毒瞎的瞎子,他看不见她是什么样的表情,更不知道她为何那么做,但她是樊柏文的人,答案似乎早就呼之慾出。

也许她只是个被利用的棋子,又或许她是个共犯,不管当初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身分,都无法抹灭她确实毒死了自己的事实。

他不敢相信他已经是个毫无用处的瞎子,为何别人还是非要置他于死地?他们是家人,不是吗?尽管不是同母所出,但他俩身上流着同脉之血,为何樊柏文可以狠心至此,百般刁难,甚至毒杀了他?

也许是太过悔恨、太过愤怒,老天爷才会给予他重来的人生。

当他死去,再度清醒时,竟是在西边防线的定阳城,面对一场早已结束的战役。他花了一段时间才确定并非是梦境,只因记忆中的一切正逐步上演,甚至到了关键一役,他依旧没逃过那一劫,依旧让眼睛受了伤。

但他击退了西突人,成功地拿下西突最东边的大城。班师回朝后,他小心应对着他的“家人”,假装喝下二娘端来的毒,假装是个瞎子。

事实上那毒他没吞下,而眼睛已在他暗地静养后,总算也恢复了近八成,这证明了当初他的眼,是被毒瞎而非伤瞎的。

这份认知让他决定——他要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而第一步,他自然不会放过头号仇人杨如瑄。

迎娶她,就为了牵制她,继而改变以往的命运,二来也是方便杨致尧有借口常到府里走动,只是他从未想过,原来杨如瑄竟是个如此善解人意的小姑娘,甚至会尽心尽力地照顾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对她认识不深,甚至不知道以往的她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他必须承认,眼前的她,非常的……有耐性。

“侯爷,再吃一口,这粥是我用了十八种素材熬出的汤底煮的,对身体有益。”杨如瑄端着粥,漾满笑意地哄着,不管他用多冷的脸面对她。“侯爷,再吃一口,只要再吃一口就好了喔,好不好?”

他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用哄小孩般的口吻哄着自己。当然,这种口吻并不是头一次出现,但是——

“瑄丫头,你以为侯爷今年只有三岁大吗?”

杨如瑄愣了下,这才惊觉杨致尧还在场,脸色有点赧然地瞪他。“尧哥哥,都已经是晚膳时间了,你没有半场应酬,我真是替四叔父担心啊。”

原本是挺感谢他正午时帮她带来上好的葯材,还答应先让她赊帐,可现在都已是掌灯时分,他竟还赖着这儿,也不同桌用膳,就在一旁杵着,害她一时忘了房里还有他这一号人物,简直是丢死人了。

“不用担心,像我这么劳心劳力又尽心尽力的儿子,他已经很满足了。”

“那么,你要是愿意回家陪四叔父吃顿晚膳,我想他老人家肯定更满足。”杨如瑄瞪着他,头一次觉得他真不是普通的不识相。

快滚!要不然她要怎么喂侯爷?

难怪侯爷今儿个吃得比较少,原来是因为他在场。

“他有一堆姨娘哄着他吃饭,哪轮得到我献殷勤?对了,有空你要不要到我家一趟,看那几个姨娘是怎么哄我爹吃饭的?”杨致尧煞有其事地说着。

绯红消消地爬上香腮,杨如瑄终于下了最后通牒,“有空,我会写封信,要勤哥哥带着刑部侍郎千金到你府上拜访。”

杨致尧闻言跳了起来。“我是你哥,你怎么忍心把我推进火坑?!”难道她会不知道刑部侍郎千金貌若无盐,还三番两次请致勤牵线,把他吓得逃离翟阳城一阵子,直到风头过了才回来?!

“我是你妹,你又怎么忍心担搁我的正事?”喂侯爷吃饭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葯效得搭配时辰,这事他是知道的。

杨致尧闻言,痛心疾首极了,余光却瞥见某个人的冷脸破了功,唇角微掀着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七章 重生·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六章 眼疾·PART Ⅱ《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七章 重生·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