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七章 重生·PART Ⅱ

作者:绿光

“侯爷,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适?”

感觉属于她的气息逼近,他想也没想地侧过身。“我没事,你该去准备早膳了吧。”那嗓音低哑而无奈。

能不能把她面对二娘时的精明分一些对他?

他不想遭受这种天真又迷糊的“騒扰”。

“啊……好,我马上去准备。”心想他不爱自己太親近,她心底有点小小失落,但无妨的,她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正日渐改善。

走到梳妆台前,正要替自个儿梳发时,她发觉自己发散似鬼,还有她的衣襟……正要惊呼出声时,她赶忙捂住嘴,回头确定她没引起他的注意,这才松了口气,立即拉整衣裳,套上襦衫,梳好发,急急忙忙地离开。

这下,她总算明白为何蜜儿会打算待会再来……这真是误会大了!

幸好,侯爷看不见,呼。

待她一走,樊柏元托着额,轻叹口气,幸好,她不知道他看得见,唉。

一早,用过膳后,杨如瑄和两个丫鬟一同收拾桌面并退出房间,等了好半晌,樊柏元始终等不到她,纳闷她又绕到哪去了。

原本是想再提醒她清理百宝格的……忖着,外头传来脚步声,就在门开瞬间,他问:“默言,可有瞧见少夫人?”

“回侯爷的话,属下刚才来时,瞧见少夫人朝主屋方向走去。”

“主屋?”他沉吟着。

他闭眼沉思,推算藏在瓷瓶里的官印必定和二娘有关,毕竟想要拿到爹的官印,只有身边人才做得到,而且她也必然知道爹今儿个上早朝会用到,因为他献计给三皇子,好让三皇子得以肃清户部内部贪污,身为户部尚书的爹必定得拿官印在公文上盖印自清。

所以……二娘是打算藉此将杨如瑄赶出府?

藏官印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要休妻,理由已是万分充足。

“侯爷,需要属下去把少夫人找回来吗?”默言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把罩,光看他的脸色就猜出事情必与杨如瑄有关。

“不。”现在把她找回来,恐怕于事无补。

当然,他也可以要默言把官印不着痕迹地送回主屋,但如此一来,似乎又会破坏杨如瑄的计划。

虽说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杠上二娘的,但二娘会对付她,肯定是她做了什么教二娘不快的事,所以,保全她最好的法子,应该是让她身边的人来逆转劣境。

正忖着,外头传来脚步声,樊柏元微抬眼,就见杏儿端了水盆走来。

樊柏元弯唇一笑,待杏儿进房,淡漠地喊了声侯爷后,他才低声道:“昨儿个本侯爷摸到百宝格那儿满是灰尘,你去整理整理。”

杏儿微愕,这还是他头一回和她说话,但她还是温顺地拎着布巾去擦拭百宝格,而且极为仔细,每个角落、小巧饰物都未放过。

做事仔细是好事,但照她这种擦法,到底要擦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瓷瓶里的官印?

樊柏元抬眼睨了默言一眼,默言眉头皱了下,似是这差事教他有些为难。

可是在樊柏元强而有力的注视之下,他只能默默地从怀里取出一颗弹珠,趁着杏儿移动脚步的瞬间,弹到她的脚下,绊着她的脚,顺势地撞倒百宝格上数样珍奇古玩,自然也包括藏着官印的瓷瓶。

匡啷数声,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悦耳得犹如一首霓裳曲,然而杏儿没有半点欣赏的雅兴,只见她抓着百宝格的桃花心木框架撑住自己,苍白着小脸看着碎落满地的珍奇古玩。

怎么办?杏儿瞪着地上,脑袋一片空白。

听蜜儿说,一早目睹少夫人和侯爷睡在同张床上,意味着侯爷可能正慢慢地接受少夫人,可如今她却闯了祸……她偷觑着樊柏元的神情,却见他置若罔闻,反倒是默言朝她走来——

“你没事吧?”他朝她伸出手,事实上他真的好愧疚。

侯爷竟要他对姑娘家出手,他心如刀割,痛不慾生啊。

“我没事,可是……”杏儿再怎么沉稳,面临这等大事还是不住地颤栗着。她不怕自个儿受罚,只怕会殃及少夫人。“侯爷,全都怪奴婢手拙脚顿,才会将百宝格里的古玩都给摔碎,侯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七章 重生·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七章 重生·PARTⅠ《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八章 情动·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