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八章 情动·PARTⅠ

作者:绿光

樊老爷寻回了官印,也没多说什么,回主屋时骂了柯氏两句便急忙入宫。

一大票下人跟着两位主子浩浩蕩蕩地离开,没了来时的磅礴气势,瞬间还给梅贞院素有的宁静。

杨如瑄若有所思地整理地上的碎片,胸口瞬间有多桩事塞满,教她打赢了一仗却压根不觉得痛快。

忖着,突地瞥见樊柏元扶着默言起身,她忙问:“侯爷,要上哪?”

樊柏元没搭腔,就怕一开口笑声跟着逸出。

看着默言领着他走远的背影,杨如瑄没来由地心痛着。

“少夫人,对不起,我不该弄坏了这些值钱的宝贝。”待樊柏元一走,杏儿才松了口气开口。“要是把这些宝贝全拿去卖,肯定值很多钱,可以买更多治侯爷眼疾的葯材,真是太可惜了。”

杨如瑄闻言,收敛心神,笑睨着她,“谁要你那般毛毛躁躁的?”

杏儿抿了抿嘴,确定樊柏元和默言并没躲在房外偷听,才小声地道:“少夫人,你真的相信我到下人房整理了?”

“当然不,所以?”她正等着答案。

杏儿将碎片扫成一堆,拿起小畚箕将碎片集中在竹篓里,再将事情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杨如瑄听着,突见碎片里头有颗珠子,抢在杏儿铲进篓子前快手挑了出来。

那是颗剔透的珠子,她记得曾经看杨致禹玩过,听说是翟阳城一些官家子弟时兴的一种游戏弹珠。

但是,这种东西不该出现在樊柏元的房里。

樊柏元的双眼不便,所以房里搁置的东西都是方形物,就算掉落在地,被他不慎踩中也不会滑倒,这种圆珠类的东西,她确定百宝格里头没有。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为何我会突然摔倒,就像是踩到什么,脚下一滑……可更难相信的是,侯爷竟然会帮我找好说词。”

“……确实很奇怪。”

“可是,我觉得更厉害的是,少夫人一听我的说词就知道该如何反击,还让夫人马上把苛扣的分例给吐出来。”关于这点,杏儿是相当以自家小姐为荣的。

“那也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我真正想做的一件都办不成呢。”叹了口气,她将弹珠丢进竹篓里,拍拍裙摆起身。

“少夫人?”

杨如瑄没应声,只是走到门边望着那抹早已瞧不见的身影。

侯爷出手相助,这是好事,代表侯爷多少已将她搁在心上,但她疑惑的是,为何侯爷的态度那般镇静,再说杏儿要是没滑脚就不会撞到百宝格,更不会在碎片里看见官印。

仿佛,侯爷早知道官印在里头,他要是早知道,又为何不说?难道官印是他要默言去偷的?

但柯氏一口咬定官印是她偷的,这就意味着官印是柯氏派人放在百宝格里的,这桩事有诸多疑点,她却无心追查下去。

只因爹从踏进门直到离去,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侯爷一眼!

一眼,一眼都没有……父子相见,彼此都没有问候,这是哪门子的父子?

就算侯爷看不见,但至少听得见,为何就不肯说句嘘寒问暖的话?哪怕虚情假意,至少做做表面功夫,但爹却没有。

侯爷特地踏出梅贞院,肯定是因为他心里难受,对不?

可她能怎么做?

对象是她的公爹,她实在是使不上力……

微风带着几分暑气拂颊,也吹动了湖面涟漪,在艳阳底下,绽开圈圈金色光芒,教樊柏元微眯起眼。

不知道已经有多久,不曾感到如此愉悦而自在,曾经沉重得快喘不过气的胸口,像在瞬间卸下了不必要的包袱,让他无比欢快。

为何会如此?

到底有什么事,能让曾经在乎的,现在却不再在乎?

他没有感觉自己有任何改变,可是事实上父親的出现不再束缚他什么,他不在乎了,也许是不再期待,也许是因为空蕩蕩的心充塞着什么,让他无暇理踩父親的淡漠。他不急着找答案,可是身旁的注视让他有些不自在。

“不用替我担心,我没事。”他没好气地啐了声。

他和默言是年少识得,同为官家子弟,更是一同凭着官家子弟身分,跳阶在皇上面前比试,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八章 情动·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七章 重生·PART Ⅱ《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八章 情动·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