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八章 情动·PART Ⅱ

作者:绿光

杨如瑄接过小木匣,却没有半点欢喜,反倒是满脸愧疚地回头道:“侯爷,对不起。”她忘了自己并非只有一个人,忘了在她强出头之际,打回的力道不见得是落在自己身上,可能会令身边人遭殃。

樊柏元直睇着她愧疚的神情,像是要一再确定她刚刚所说的话是否真心,想确定她的神情没有一丝虚假。

“对不起什么?”好半晌,他才哑声问。

“都怪我得罪了娘,娘才会把气出到你身上,可你也不该她说什么你就照办,默言不是在你身边吗?”她气着自己,更恼默言没有善尽职守护卫侯爷。

默言闻言,有些无奈地挠了挠脸。

“不关默言的事,也不关你的事,二娘想找人出气,随便她。”他淡声道,说不出五味杂陈的心思是怎么纠结着。

他从没想过,有天会有人站在自己面前,如此强悍地护着自己,要说他没有半点感动,那是断不可能的。

“怎能随便她?她……”她咬了咬牙,才能制止自己别说下去。

他的眼会失明,他应该知道其中原由,实在不需要她再重述一次,像是在他伤口上再洒一次盐。

“算了。”樊柏元淡声道,朝旁边伸出手。

默言见状,正要走上前,杨如瑄却将小木匣递给他,然后握住了樊柏元的手。

“侯爷,往这边走。”杨如瑄轻声道。

樊柏元顿了下,由着她牵引回梅贞院。

默言走在后头,就见杨如瑄看着地面,领着樊柏元闪过地面无数的小石,脸上漾满甜柔笑意,不自觉的,他也跟着笑了。

他忍不住想,侯爷做的诸多决定里,娶妻这个决定确实再正确不过呀。

像是着了魔,接下来数月樊柏元常注视着掌心发呆。

仿佛手心里还残留着她的暖度,教他不自觉地想起曾有个自称是丫鬟的姑娘,拿了条帕子替他包扎伤口。

那软嫩的手心极为相似,然而更教他在意的是,那钻心的暖意。

于是,他的眼开始追逐着她,只可惜就在领了分例几天之后,她就不再在他寝房里过夜,每每服侍他就寝后,她便离开。

他不懂,她为何有这种转变。

想问,却又觉得这么做像是太过在意她,于是不问。

想去看看她回自个儿的天一水榭到底是在忙什么,却又觉不妥,要是默言知道,那小子不知道又要说些什么。

最终,他还是按兵不动。

他告诉自己他并不在意,毕竟她的服侍还是照旧没变,再者她本该回房就寝,这么做是对的,但是心底却隐隐开始浮躁,仿佛有把火正在酝酿,让他看不下书,而在书房外的小院和默言对打练剑时——

“侯爷,你是想杀了我吗?!”

默言节节败退,退无可退之际,整个人狼狈地往地上一趴,闪过致命一击,拔声喊着,就怕近来闪神严重的侯爷真会在恍惚之际杀了自己。

樊柏元突地回神,呼息微乱地望着已被打趴的默言,重调气息,一把将默言拉起,淡声道:“抱歉。”

“想见就去见啊,想问就去问啊,干么拿我出气。”默言起身时,忍不住小声叨念着。

“你说什么?”

“没。”他才不会蠢得复诵一次。

每日正午之前,要是没有杨致尧那位访客,通常他都会陪侯爷在书房看书,偶尔看侯爷作画。

不是他要夸自个儿的上司,允文允武,这在武将之中可是不多见的,而侯爷总说作画亦可修身养性,打从他双眼好了五成之后便又再度作画,画的都是边防风光,而他总觉得侯爷极度压抑自己,觉得自己是被囚禁的鹰,无法振翅飞翔。

后来,侯爷的身子完全养好之后,约莫每两日就会找他练剑,免得身手生疏,他也认为这提议好,要是天天窝在房里,不窝出病来才有鬼。

况且这小庭院够隐密,出入得经过书房的暗门,有时侯爷想独处,会坐在树下一待就是一个上午,或者是找他练剑,一练就是两个时辰。

但是现在,他万般希冀侯爷可以继续窝在房里就好,不要再找他练剑了,好危险……

见樊柏元持剑若有所思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八章 情动·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八章 情动·PARTⅠ《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九章 通房之子·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