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十章 敌人?妻子·PARTⅠ

作者:绿光

翌日一早,默言面上惨无血色。

原因无他,只因——端水备膳的人都不是杨如瑄。

默言摸了摸昨日来不及闪过,被剑划过的臂伤,偷觑了眼脸色冷鸷骇人的樊柏元,眼见杏儿和蜜儿备好早膳就要退下,他好想求她们带他一起走,不要丢下他,他不想待在这里。

“你家小姐呢?”就在两人慾离开之际,樊柏元沉声问着。

蜜儿闻言,不满地皱起眉道:“侯爷认为少夫人还是奴婢们的小姐,那是不是准备要放休书了?”

此话一出,默言倒抽口气,瞧见樊柏元搁在桌面的拳头已经握得青筋暴跳。

“蜜儿,对侯爷说话岂能这般无礼?”杏儿抬手制止蜜儿,眸色看似温顺却稍嫌淡漠。“咱们可不能让人有机会给小姐冠上娘家管教无方的罪名,毕竟咱们的侯爷可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

默言原本还点头,认为还是杏儿识大体,听到最后,他干脆直接闭上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其实,有时候他也会想当个瞎子的,真的。

“好个不一般的杨府千金,才能管教出这般放肆大胆的刁奴!”

“是的,我家小姐说过,想知道主子是什么德性,看身旁的下人就知道,我家小姐待奴婢们真诚,奴婢自然是衔环以报,要是有人胆敢欺侮我家小姐,管他是皇帝老子还是什么的,奴婢们都不会坐视不管!”她一口一个小姐,故意不叫少夫人,她家小姐不需要这种男人当夫婿。

默言闻言,开始怀疑他现在该不该替侯爷出口气,可是,他实在不觉得侯爷做对,要他相挺,总觉得心虚呀。

“口口声声指桑骂槐,本侯爷不过是个瞎子,岂有本事欺她?!”为何他非得坐在这儿,被两个出言不逊的丫鬟羞辱!

“侯爷,我家小姐说,伤人不需利器。”杏儿有些慾言又止,但终究还是闭上了嘴。“侯爷,奴婢们先退下。”

见杏儿朝自个儿福了福身,他脱口道:“叫你们家小姐过来!”

杏儿紧绷的神色微微松开,轻声道:“恕小姐无法过来,因为小姐病了。”

樊柏元怔了下,显然没想到她病了,随即想起,前日她抱着娃儿离开时,外头正下着大雨。

“可有找大夫?”他口气稍缓地问。

“没,小姐说不需惊动大夫。”

“她……”

“杏儿,你话都说了就干脆说得明白些,梅贞院没钱了,小姐没钱请大夫!”蜜儿火大地吼着,一想起小姐为了这无情无义的侯爷缩衣节食,就连病了都不敢请大夫,她就一肚子火。

“蜜儿!”

“不说给他听,他还真以为自个儿是高高在上的侯爷,依我看,他根本是不知世间疾苦的天之骄子!”蜜儿一把拉开杏儿慾制止的手,不吐不快。“侯爷,为了医治侯爷的眼,小姐把嫁妆都变卖了买葯材,梅贞院一领到分例,她就赶紧替侯爷备葯和裁衣,用的全都是最上等的,可自个儿总是舍不得吃穿。之前总算舍得花钱买了几匹布,全都是高档的冰纹绫罗,但那全都是给侯爷的,她压根没替自个儿买上一匹。”

“小姐不会裁衣,找我和杏儿帮忙,可咱们要帮忙绣工和缝制,小姐却不肯,直说要给夫君的衣服得要她親手绣缝才成……我家小姐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了一个娃儿和我家小姐闹翻,你不要的孩子,我家小姐疼得像宝,那是因为我家小姐早年丧親,她舍不得小少爷从小就没爹娘疼,整夜親手抱着哄着,如今自个儿病了,却还只记得要张罗小少爷和你,又要我俩不得让你知道她病了,让你担忧,可你会担忧吗?!”

蜜儿像是要将进樊府这段时日,杨如瑄的所作所为一次说清般,她不能忍受樊柏元竟为了雞毛蒜皮大的事冷落她家小姐。

默言倒抽口气,不敢相信这丫鬟看起来个儿小小,中气却这般足,骂得可痛快了,而侯爷的脸色……嗯,还好,只是黑了一点。

樊柏元垂敛长睫不语。他曾听杨致尧提起过,杨如瑄原是杨家三房,因为父母双亡,在十二岁那年被二房给收养。算了算,也不过才三年多前的事,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章 敌人?妻子·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九章 通房之子·PART Ⅱ《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十章 敌人?妻子·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