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十章 敌人?妻子·PART Ⅱ

作者:绿光

少顷,默言垂着脸带大夫进房。

大夫切着脉,樊柏元望向她,背地里却将长指精准无比地指着默言,突地中指和食指交叉了起来,便听见默言倒抽了口气。

关他什么事?!是侯爷要他找大夫,他十万火急地找来,应该要打赏的,为什么要他的命?!陪他练剑挨了伤还不够是不是,以为他都不会翻脸的?

他也是会翻……筋斗的,不知道彩衣娱親这一招,能不能换来免死金牌一面。

懒得理睬默言,樊柏元专注地望着她,等着大夫诊断结果。

一会,老大夫笑了笑道:“侯爷,不碍事的,夫人只是染了风寒,虽然拖延医治,但夫人的身子骨极佳,只要服上几帖葯就好。”

“多谢大夫。”经他这么一说,樊柏元彻底松了口气。

他早逝的前妻天生体弱多病,某年入冬染了风寒就那么走了,他怕如瑄也跟她一样体弱,禁不起一场病痛。

老大夫起身望向樊柏元,樊柏元下意识地闭上眼,就怕被大夫看出端倪,却听他说:“侯爷脸上微晕,要不要在下顺便切脉?”

樊柏元愣了下,还未意会,便听见默言一时没忍住的笑声,他唇角抽了两下,低声道:“不用了,大夫。默言,待大夫开出方子,差人送大夫顺便抓葯。”

“喔……”默言可怜兮兮地垂下脸,没敢再露出一丝笑意。

等老大夫开方子的当头,默言跑去找蜜儿,把抓葯的差事交给她,然后就很聪明地守在杨如瑄寝房门外。

他又不是真傻了,挑这当头进去打扰,岂不是嫌自己命太硬。

“你饿不饿?”樊柏元低声问。

“不饿。”房里只剩他俩,想起方才他的吻,她羞涩的不敢看他。

那含羞带怯的神情,扰得樊柏元更加动心起念,他哑声道:“那就先睡会吧,待会葯熬好了,我再唤你。”

“侯爷要待在这儿?”她诧道。

“不成?”

“当然成……”她只是有些意外,总觉得前两日的争吵像是一场梦,在她病一场之后全都消失不见。

“睡吧。”

“嗯。”她应了声,却偷觑着他,看他飞扬的浓眉,长睫底下的黑曜瞳眸,还有那方才吻过她的唇……

“……”他不自在地别开脸。

杨如瑄有些失望地闭上眼,好遗憾他别开了眼,让她无法清楚看见他的脸,可闭上眼之际,她发现他的耳垂似乎又更红了些,会不会因她而染上风寒?

她应该要他离开,可是有人看顾,又特别是他,让她分外安心。

好一会,听见她渐匀的呼吸声,樊柏元才回过头端详她的容貌,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出众,然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双琉璃般的眼,像会说话似的,喜怒哀乐在她眸底鲜明生动极了。

长指轻触他方才吻过的唇,她却突地伸手抓住他,他心头一颤,但她没醒,只是嘴上被搔癢,下意识地抓住他罢了。

手,就这样被她握着。

他可以选择拉开她,甚至抽开手,但是最终……他笑了笑,反握住她的手,俊逸的面容上,是他也没发觉的浓情宠溺。

杨如瑄昏昏沉沉的,依稀记得起身喝过一次葯而后又沉沉地睡去,直到阵阵抽噎声将她扰醒。

虚弱张眼,就见樊柏元依旧坐在床边的高背椅上,他背对着她,而——

“允熙?”

坐在圆桌边小声抽噎的樊允熙一听见她的声响,两道蓄势待发的泪水二话不说地决堤,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简直像被欺凌到极致。

“娘……”那软绵童音哭得有些沙哑,嬌嫩嫩地唤着。

“发生什么事了,侯爷?”杨如瑄轻扯着他的袍子,樊柏元回头,那毫不遮掩的怒容教她心头一颤。

她还未开口,他已先抢白道,“这娃儿说没见到你不用膳。”

“那……用膳了吗?”

“他说等你一道用膳。”这话简直像是从牙缝中迸出的。

“喔,那他为什么哭了?”杨如瑄问着,视线却是落在一副很想飞扑到她怀里,却又因为不知名原因端坐在椅上的樊允熙。

“我在教他规矩。”

“什么规矩?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章 敌人?妻子·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十章 敌人?妻子·PARTⅠ《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十一章 小情敌·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