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一章 回家·PARTⅠ

作者:绿光

暖醺的天候犹如四月天,那暖醺的滋味是入冬时用再多手炉也暖不了的温煦,让人感觉神清气爽,鼻息之间彷佛还可以嗅闻到院子里清雅的玉堂春和甜美的樱花香。

那花香,总给人幸福的滋味。

每年玉堂春盛开时,就见院子里怒放一丛丛的馨雅白花,爹娘会陪着她一道赏花,而红砖围墙边的那列垂樱随风飘送甜美香气,落英缤纷,掉落爬满围墙的蔓萝……也许院子没有很大,花品也不怎么名贵,可是那一隅庭院聚集她的幸福。

她想回去,好想回家。

翟阳城虽是京城,繁华富庶,但是她更喜欢南方翠屏县,尽管百姓简朴少有富户高官,她就喜欢那儿,因为她的家就在那里。

可是……没了,不只是翠屏县的家没了,就连翟阳城的家都没了。

全都是她的错,她的错……

“瑄丫头,别哭了,大夫说葯喝了就没事了,你醒醒把葯给喝了,好不?”

耳边温柔的嗓音带着少女特有的稚嫩,教她眉头微蹙。

接下来,有双柔润的手轻抚着她的脸,似要拂去她的泪,如此真实的触感,教她蓦地张开眼,眼前只见——

“……如涵姊姊?”她诧道,一出声却教她更惊诧,只因从她口中逸出的嗓音,简直就像个女童。

杨如涵听她唤着自己,笑眯了黑眸。“不打紧的,瑄丫头,有姊姊在,你尽管在这儿待着。”

“我……”她错愕地挣扎着要起身,却觉得头晕目眩。

“别起来,你风寒还没好,被子得盖好,热度好不容易降了些,要是再烧起来就更难受了。”杨如涵轻柔地替她掖着丝绵精绣被子。“你别动,我喂你喝葯。”

杨如瑄傻愣地看她端起花架上的葯碗,轻舀一匙凑在嘴边吹凉,小心翼翼地小口喂着她。

“苦吧,良葯总是苦口,我备了些蜜饯,是你爱吃的涩梅,待会喝完了葯,那一袋都由着你吃。”杨如涵拿着手绢轻拭她唇角的葯渍,慢条斯理地喂着,脸上扬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

杨如瑄呆了。

她好久没看到如涵姊姊了,如涵姊姊在她被收养到二房的隔年便出阁,之后她鲜少见过姊姊了。

可就算多年没见到姊姊,姊姊也不该还年轻得犹如她刚到翟阳城时的模样,再者她的嗓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临死前,老天让她再见见她想念的人?可就算要见,也该是见她的爹娘吧……还是她犯下的错,让爹娘不愿见她?

“嗯,就知道瑄丫头最勇敢,压根不怕葯苦,所以这涩梅全都给你喔。”十足哄小孩的口吻,她微笑地将一颗涩梅塞到床上人儿的嘴里。

涩梅……想不起多久没吃过,因为根本没人记得她爱吃涩梅。涩梅之所以称作涩梅,是因为果肉极涩,所以得用麦芽蜜酿,吃进嘴里甜中带涩,少有人爱吃,可偏是对了她的味。

以往姊姊未出阁时,总会托人帮她买上一袋,一个下午就能教她吃得见底,就算如歆跟她要,她也不给。

好久了,这甜涩味沁入伤痕累累的心版上,痛得她泛起泪光。

杨如涵见状,不由轻握着她的手。“瑄丫头,别难过了,我知道你的爹娘相继离世肯定教你难受,可生离死别终有时,咱们都还活着,得要代替逝者好好地活,开心地活,对不?再者,有我在,有致勤哥哥和如歆在,还有奶奶、爹和娘……你不是一个人喔。”

她不说还不打紧,一说便逼出了杨如瑄不轻易示人的泪。

“不哭不哭,要是把眼睛给哭伤了该怎么办才好,”杨如涵轻拍着她的胸口,见她不断抽噎,眼眶也跟着泛红。“往后,咱们就是家人了,喜乐悲伤都共享,你要是哭了,姊姊陪你哭,你要是笑了,姊姊也开心……”

“姊姊!”她伸手环抱住她。

这是真实的!温热的体温,她可以闻到花香,感觉到四月天的煦阳……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杨如涵被她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怔,随即才将她轻搂入怀。“嗯,姊姊在喔,不怕不怕,天塌下来都有姊姊扛。”

她这个妹妹向来有几分傲气,尽管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一章 回家·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楔子 错了《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一章 回家·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