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十五章 结连理·PART Ⅱ

作者:绿光

“娘?”樊允熙坐在锦榻上,不解地唤着。

“来了。”不再细想,她从纸盒里取出一张纸,顺手将笔墨砚搬到锦榻边上的小矮几,让他就着矮几习字。

“娘,要写什么?”

“昨儿个爹爹教你什么?”她边问,边走向书墙。

樊允熙抽了口气。“我不记得了……”

“那就……”她抽了一本精装《论语》踅回。“就从第一篇开始。”

樊允熙脸色发青。“娘,我看不懂……”他才两岁,就算过完年,他也只是个三岁的孩子!

他偷问过岁未央,岁未央说,他连自个儿的姓都不会写呢,他至少会写自个儿的名字了,相较之下他应该比岁未央强多了,对不?

“没关系,照着描写就好,待会娘再写一幅字让你临摹,再教你其意。”她走回书墙前找书。

她进书房的机会不多,如今看来,书墙上的书大多以兵书居多,不过想想也对,侯爷本是将军,读兵法是正常的,不过书墙角落塞了几个木匣,她抽出一只,就见是一丈长的画轴,徐徐拉开,和方才桌面的画是同样豪迈的画风,且画法一致,钜细靡遗地描绘出山城风光。

她往案前的椅上一坐,眉头微蹙着。

描绘太平盛世底下的京都风光倒是不少,然这山城风光并不着重于城镇的兴盛衰败,像是纯粹记录着什么……这是默言画的吗?

没有落款,更没有时日标示,真是奇怪的画。不过画得极好,深浅隂阳拉出立体风貌,这是极特别的画技,但是画这种毫无主题的画到底要做什么?

“娘,我真的不会写……”樊允熙可怜兮兮地求救着。

被打断思绪,杨如瑄干脆把画轴带着,顺便抽张纸,决定先写幅字帖让他好生临摹,要不思绪老被打断,她连要看本书都无法尽兴。

外头天色隂霾,飘着雾气,更添寒意,然花厅里头交谈热络,炉火正燃着松果,滚得茶水喷发水雾,注入嵌玉紫砂壶,茶叶混合紫砂壶特有的香气,驱走了满室冷意,散发清新馥香。

“杨家的瑄小姐要不是你订下了,说不准她会成了我的侧妃。”开口的是三公子,亦是当朝三皇子皇甫泱。

樊柏元睨他一眼,替他斟了杯茶。“三公子和杨家倒是走得挺近的。”

“杨家有个嗜书成痴的内阁学士,天天在我耳边说着他有个多聪颖的妹子,可从不替我引见,真是吊人胃口,后来杨如涵出阁时,凭着恭王世子的堂弟身分,我去了一趟杨府,恰巧遇见杨如瑄,这一见果真是惊为天人,可惜那时她年岁尚幼,心想过个两年再过府谈親,谁知道……”皇甫泱笑了笑,以茶敬他。“被你给捷足先登了。”

樊柏元扬眉,似笑非笑。“杨学士不引见,代表他颇有远见,并非真是个只会读死书的。”真是个傻哥哥,到处炫耀妹子,庆幸他脑袋还清醒,也够聪颖,不想让自家妹子被卷入皇族的斗争之中。

“那倒是,也正因为他那般正气,我特别喜欢跟他親近,毕竟他不似一般官员,心底想的和私底下做的永远是两套。”

“依我看,三皇子也颇依赖致尧。”

“谁要他当初一知道我的身分就死缠着我。”皇甫泱笑得无奈,举手投足之间已有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让人不敢放肆。

“三皇子,这话不是这么说的,商与官本就密不可分,再者严格较论,我算是个巧商,不算姦商,要不三皇子早把我踢到天涯海角去了。”杨致尧抖了抖银狐裘袍,以彰显他也有浅薄的正气。

“是巧商,也得有本事,这回不会又把事办砸了吧。”樊柏元替自个儿斟了杯茶浅啜,在他俩面前,他行动自如,无须隐瞒。

“说什么办砸来着?上回根本就是你的计中计,我办的是恰到好处。”

“所以,你已经替杨如琪牵上线?”那夜过后,他要默言拿了笔钱赏给杨如琪,说是替她添行头,她立刻兴高采烈地出府采买。

然,这银两岂有白花的道理,他奉上的每分钱,可都是稳赚不赔的子。

“当然,我要副首辅家的二少爷攀上杨如琪,杨如琪一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五章 结连理·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十五章 结连理·PARTⅠ《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十六章 有喜·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