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十七章 戳穿·PARTⅠ

作者:绿光

得知有喜,却又动了胎气的情况下,杨如瑄被紧急送回府中安胎静养,喝过安胎葯后,她沉沉睡去。

樊柏元坐在床畔,眉头深锁,听着默言说着毛家一事。

“毛大娘的儿子是六皇子身边的侍卫,如今得知夫人有喜,不知道会不会有何变数。”默言有些忧心忡忡。

“如果毛大娘的儿子想邀功,不管如瑄有没有怀孕都一样,他可以利用他娘来对付如瑄,不过依皇甫涛的性子,他不喜欢太迂回的做法。”他年少进宫伴读,对几个皇子的性情心底有谱。“况且他现在没必要对付我,因为他不可能知道我是支持三皇子。”

但,该避的还是得避开,所以他才会要允熙佯哭寻她,避开皇甫涛这个麻烦。

他们之间的斗争,不该牵扯上她。

“侯爷这么说也没错,不过总是小心为上。”

“我知道。”默言说的不无道理,皇甫涛向来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行事只为当时心情,根本没有准则可言,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向来不玩迂回的手段,他要的是当下的痛快。

不过,难保樊柏文不会为了拢络皇甫涛而伤害她……他思绪突地一顿,想起当初樊柏文要如瑄送了掺毒的膳食给他。这一点,他一直觉得古怪,如果真要毒死他,早在毒瞎他的双眼后便多的是机会,为何偏要等到那当头?

当初的他因为双眼失明而丧志,压根不管外头到底发生什么事,导致难以预测樊柏文的用意,但要是樊柏文当时亦是投靠皇甫涛,为了博得皇甫涛的信任而对他下手,似乎就合理许多。

若真是如此,这一回却变成是他替樊柏文牵上了皇甫涛,实在讽剌,这命运到底是怎么个扣法?能解不能解……

“爹爹,娘为什么还不醒?”

思绪因为樊允熙的问话而打断,他眉头微皱地道:“娘身子不适,你别扰着娘。”

“那我要陪娘睡。”

“不成,你娘親现在有喜,你别和她睡。”

“什么是有喜?”

樊柏元皱起眉,没耐性一一回答他的诸多疑问。“别吵。”

“爹爹……”见他神色冷鸷,樊允熙眼泪自动待命着。

“不许哭,谁准你哭了?”

樊允熙用力地吸着气,边偷偷摸摸地想要爬上床,却被樊柏元眼明手快地擒住,最后干脆将他抱起,往大圆桌上一搁。

“你就给我待在那儿。”

“爹爹,我不要在这里,我怕……娘……”樊允熙吓得浑身发颤,趴跪在桌上不敢动弹。

樊柏元不耐地瞪着他。“再吵,我就把你丢出去!”

“娘……呜呜,娘……”

“你!”

“发生什么事了?”杨如瑄被樊允熙的哭闹声扰醒,疲惫地张眼,不解地看着趴跪在圆桌上的儿子。“你怎么在那里?”

“娘,抱……”樊允熙伸出短短的双手,因为太靠近桌缘,眼见小小身子霎时往前坠落——

“允熙!”杨如瑄急吼着。

樊柏元的身手比默言快了一步,就在落地之前,单手将樊允熙勾进怀,平安地护在他的胸膛上。

不过电光石火之间,动作快得杨如瑄几乎看不清楚。

虽是该庆幸的,但她却忍不住问:“侯爷……你看得见?”如果他看不见,又是如何知晓允熙要掉下桌的,又是如何在一瞬间将允熙勾进怀里?

樊柏元沉着脸,没想到竟会在这当头,因为这吵闹的臭娃被拆穿!

“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如瑄呐呐地问。

寝房里,烛火摇曳,樊允熙被杏儿带回房后,杨如瑄便浅啜着茶水,听着樊柏元娓娓道来。

“伤是有伤,不过这些年静养的恢复七八成了。”跳开重生和逃过被柯氏毒瞎的那一段,他不住地观察她的神情,却见她神色有些恍惚。

杨如瑄不能理解,因为这和她原本所知有极大的出入。

如果他双眼能视,当初他又怎会吃下她端去的毒?还是说这已经重来的人生,本就存在太多不可知的变数?如此想来也对,当初她对付李姨娘却差点害了爹……重来的人生,牵一发动全身,说不定有些改变就是如此一点一滴形成的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七章 戳穿·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誓不为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誓不为妾第十六章 有喜·PART Ⅱ《誓不为妾》小说目录下一章:誓不为妾第十七章 戳穿·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