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第四章 东窗事发·PARTⅠ

作者:艾佟

对于书房外面一个接一个响起的女人声,戚文怀仿佛未闻,好像那是大自然存在的一部分,总会过去,不过,当冤家路窄,两个女人撞上时,这就教他想皱眉了。

“我还以为哪个没规矩的丫鬟在这儿大吵大闹,原来是姐姐啊!”

“妹妹说话当心一点,什么丫鬟,我瞧你更像个丫鬟。”

“我可没说姐姐是丫鬟,姐姐怎么可以骂人?”

“我有骂人吗?我只是说出事实。”

“何谓事实?就是众人认定的事,而姐姐这是诬蔑我……”

戚文怀看了高成一眼,高成即刻明白过来,肩膀瞬间垮了下来,从后面的小门进了小花园,取来一桶冰凉的井水,打开书房的门,两个你来我往的女人瞬间安静下来,不顾形象的争相挤过来,可是下一刻,哗啦一声,一桶冷水泼过来,两只落汤雞狼狈的让守在外面的侍卫瞠目结舌,这会不会太狠了?

“对不起,奴才不知道两位侧妃在这儿……你们这些丫鬟还站在那儿发呆呢,还不赶紧送你们家主子回去更衣。”高成说完话,连忙缩回书房。近身伺候王爷的内侍有他还有刘方,可是,为何每次都是他遇上这种倒霉的事?

外面恢复平静了,高成的心却一点也不平静,之后那两位侧妃若不找机会整他,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念。

高成将木桶放回后面的水井,来到戚文怀身侧,发自内心的说了句公道话。“王爷许久不去两位侧妃那儿,也难怪她们三天两头就来这儿吵一次。”

戚文怀在纸上写好最后一个字,来回细细品味了一遍又一遍,突然问:“你认为祝氏腹中的孩子是谁害死的?”

这事显然是两位侧妃所为,因为若是王爷其他妾室下的手,两位侧妃肯定会利用此事打发她们,绝对不会轻轻揭过。可这些话高成不敢说。

戚文怀没有期待高成回答,答案不是很清楚吗?“她们其中有一个是杀死本王孩子的凶手,本王还敢进她们的房里吗?”不只是两个侧妃,其他几个侍妾也不能排除嫌疑,她们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

这是借口,说穿了,王爷从来不喜欢那些女人,无论心计或目的,一个个都不省事,只有祝氏,性子好又体贴,还是香贵妃给的,还算得上讨王爷欢心,可是因为怀了孩子,就给弄死了,王爷岂能不闷?这些话高成依然只能烂在腹中,他深知多说多错,不说就不会有错。

戚文怀放下笔,高成旋即拧来了热毛巾,戚文怀将双手擦拭干净,毛巾丢给高成,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书房的门口。

她知道他的暗示吗?老实说,他很好奇她的反应,可是过了这么多天了,什么消息也没有,教他的心好像有猫儿在搔癢似的,就是无法平静下来。

“高成,去看看邵武回来了没。”

高成应了一声,可是还没走到门边,戚邵阎的声音就传进来。

“王爷,邵武回来了。”

戚文怀等不及的站起身,戚邵武打开书房的门走进来。

“有消息了吗?”

“是,苗子乔又去当铺了。”

“这次典当什么?”

“御赐的一对掐丝珐琅花瓶、一丛寸余高的珊瑚树。”

戚文怀捕捉到最关键的两个字——御赐。

御赐的东西并未明文规定不能典当,但是御赐的东西也分等级,像是宫制御制之类的东西,随手转送无妨;而地方进贡之物,吃食送人无所谓,至于贵重的物品,若非家道中落了,还是好好守着;再来是邻国进贡之物,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臣子可以得到的赏赐,皇上没有说可以送人,有谁敢让东西流落在外?

总之,皇上赐下的东西,从来不在于值多少银子,而是身分和地位的象征,怎能不好好守住?

苗子乔典当的两样东西——掐丝珐琅花瓶乃地方进贡之物,而珊瑚树则是邻国进贡的珍稀宝物。

“苗子乔肯定急着用银子。”

“苗子乔原本是得了一大笔买卖,准备大赚一笔,可是要交货了,人却不见了,这会儿他养外室的事又闹出来,苗子乔的妻子不愿意拿银子解丈夫的燃眉之急,苗氏只好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四章 东窗事发·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三章 贵人相助·PART Ⅲ《谁在王府不挨刀(上)》小说目录下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四章 东窗事发·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