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 Ⅱ

作者:艾佟

过了一会儿,芍葯终于拿定主意,回屋取来一条彩色丝巾,走到园子,绑在角落的盆栽上,接着转回小书房,写了一封信,将信收进一个木匣子,锁上,放在格子架上。

一个时辰后,王嬷嬷将徐井丹送了回来,而绑在盆栽上的丝巾已经不见了。

夜里,当徐卉丹沉沉入睡,芍葯回到小书房,木匣子的锁已经打开了,而里面的信由那条绑在盆栽上的丝巾取代。

来到通州的庄子,芍葯专心一意的陪徐卉丹玩乐——在庄子的骑射场骑马、去庄上的池塘钓鱼……至于那位王爷何时来找她,她不想也不管,总之,她已经让哥哥去打铁铺子传话了,这几日她都会待在通州的庄子,若他想知道真相,就自个儿上这儿找她,不过,他能否找到机会与她单独说话,这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一如往常,徐井丹睡着了,芍葯就会到书房练字,默写几句先贤之言,藉此让一天的纷纷扰扰沉淀下来,也审视今日的一言一行。

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护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

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芍葯见到纸上的字,不禁一怔,今日怎么会写出至圣先师的话?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承认无知,这是真正聪明之人。”

戚文怀毫无预警的出现,芍葯并没有受到惊吓,当他透过一个卖花的小女孩将芍葯

送到她面前时,她就再也不敢小瞧这位王爷,无论权势或地位,他们都相差悬殊,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见到她这个卑微的丫鬟又有何困难。

芍葯抬头看着戚文怀,也不想浪费口舌对他遮遮掩掩。“我不说,王爷其实也已经猜到了,又何必要我親口证实?”

“是,无论你如何否认,都瞒不住你与永昌侯府大小姐是双生子的事实,可是,我想知道每一件事——你从小就清楚自个儿的身分吗?为何你会自毁容颜?为何你会沦为一个丫鬟?”

“这些有那么重要吗?”

“我想知道。”

“我说了,王爷是否就可以高抬贵手,留小女子一命?”

“我一定会保住你的命,不会允许任何人伤你一根寒毛。”

这位王爷会不会太狂妄了?可是,她竟然相信他,信他会不顾一切保住她的命。

“从小,我并不清楚自个儿的出生是一个咒诅,我有爹娘和哥哥,一家四口住在一个叫宝山村的地方……”芍葯低声道来自己的故事,宝山村的日子没有锦衣玉食,却洋溢欢笑,或许因为如此,得知身世后,她并未埋怨親生父母的舍弃;也或许因为如此,落霞轩的四年没有让她变得自怜自艾,她始终保有在宝山村的乐观开朗和积极进取。

若她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夺走她的喜笑——这是爹临终前留给她的话。

芍葯继绩道来改转命逦的一件事——徐弁丹落水,但是隐瞒了徐井丹的心智回到七八岁的事。因为冯氏的一句话,她不得不自毁容颜,留在脸上的疤痕偶尔还会隐隐作痛,可是她不后悔,她保护深爱的人,做了许多事。

“本王会还你公道。”他不曾有过这种热血沸腾的心情,就像她奋不顾身想保护双生姐姐一样,他亦想冲破一切困难保护她。祝氏怀有孩子的时候,他知道她有危险,因此一再嘱咐她万事小心,还一口气在她身边增加四名丫鬟,可是,却从没想过保护她是他的责任,如今,他竟然对她生出这样的念头——除了他,没有人能保护她。

眼皮一跳,芍葯不安的问:“王爷想做什么?”

“本王要娶你。”

芍葯还握在手上的笔咚一声掉下来,两眼圆瞪如铜铃,这位王爷疯了吗?

“本王说要娶你,你不是应该欣喜若狂吗?”虽然他没有如此期待,但她也不该是饱受惊吓的样子……好吧,至少她有反应,这总是胜过无动于衷吧。

是啊,她应该欣喜若狂,要不岂不是对王爷太失礼了。“多谢王爷厚爱,可是我宁为穷人妻,不为富人妾。”

“本王是要娶妻,不是要纳妾。”

皇子怎么可能娶个奴婢为妻呢?芍葯努力从他眼中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Ⅰ《谁在王府不挨刀(上)》小说目录下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 Ⅲ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