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 Ⅲ

作者:艾佟

“你以为这样我就怕了吗?”

“不敢,奴婢只是先说明白,二小姐若愿意以命相赌,就命人取来文房四宝,白纸黑字立下契约,二小姐若出了什么事,一概与芍葯无关,奴婢就会让二小姐一睹那道丑陋的疤痕。”

上一次听娘说了几句,徐卉英已相信芍葯在故弄玄虚,可是这会儿她又不确定了,这个丫鬟不闪不躲,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你……那个疤痕真的很丑吗?”

“很丑,奴婢曾经为此晚上作噩梦。”当刀子划下的那一刻,真的是义无反顾,可是事后面对镜中的自己,她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接受的,有段时日总是在噩梦中惊醒过来……这样的她,四皇子还能说出“这不足以让你的美色减少一分”

……这位王爷总是教她意外。

“你真的作噩梦?”

“二小姐不妨想想看,若是二小姐脸上出现了一道疤痕,二小姐有何反应?”

徐卉英惊吓的双手捧着脸,用力摇着头。“我的脸上才不会有疤痕。”

“奴脾也不愿意自个儿脸上有疤痕啊。”

“你……你的疤痕是怎么来的?”

唇角微微一勾,芍葯倾身向前,隂森森的道:“刀子划过去就有了啊。”

徐井英惊骇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好像芍葯正准备拿刀子从她脸上划过去。芍葯差点儿爆笑出声,恶人偏偏没有恶胆,不知这对徐井英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还是遮好脸不要吓人。”徐卉英这会儿已经没胆子逞强了。

“芍葯姐姐……芍葯姐姐……芍葯姐姐……”瑞雪远远的一路喊叫跑过来。

“没规矩的奴才,没见到二小姐我在这儿吗?”徐井英最痛恨这种被忽略的感觉瑞雪随意的福了福身喊“二小姐”,又急忙转向芍葯。“芍葯姐姐,有圣旨。”

“什么圣旨?”徐卉英比芍葯还紧张,前些日子进宫赴荣贵妃的赏花宴,如今来一圣旨,这很显然是皇上赐婚的圣旨。

“不知道,待会儿宫里的公公就会来宣旨,老太太请芍葯姐姐先回房更衣打扮,一去瑞福堂接圣旨。”

徐卉英突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这个奴才是不是搞错了?应该是我这个小姐去领圣旨,怎么会是一个丫鬟呢?”

“张嬷嬷親自来竹芝轩,指明是芍葯姐姐要接旨,还说要帮芍葯姐姐更衣打扮。

“这一定弄错了,怎么会是芍葯?”徐卉英不可置信的跳脚。

“我们走吧。”芍葯可没有心思理会她,连忙拉着瑞雪走人。

“等一下……你们回来……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喂……”

徐卉英的嚷嚷声持续了好久,直到她院子里的丫鬟来找她,请她去瑞福堂,她的不悦这才消失,赶紧去瑞福堂,可是不久之后她就发现,她不过是众多陪客的一员,真正接圣旨的只有芍葯,而且还是一道惊天动地的圣旨。

皇上赐婚,将永昌侯府嫡出的二小姐指给四皇子宁親王,不过,人人都知永昌侯府有二小姐,却没有嫡出的二小姐,这是不是哪儿搞错了?可是,若说搞错了,圣旨明明白白指着嫡出二小姐是徐芍葯,而跪在最前头接旨的正是竹芝轩的大丫鬟芍葯,好像又没有搞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府里人人都在议论,可是还没有理出个头绪,老太太便正式向大家宣布,芍葯是永昌侯府的嫡出二小姐,只是生下来的时候虚弱得只剩下一口气,原本以为活不下来了,幸逢一位道长建言,若想让她活下来,就必须给她换一个身分,养在奴才的身边,藉着奴才坚韧的生命力帮助她活下来,果然,她真的活下来了。

这样的故事太匪夷所思了,这样就足以解释这位嫡出二小姐的存在吗?

总之,芍葯的身分还是教人很震惊,接着老太太又补充说明,道长还直言,除非遇

到贵人,否则不能公开芍葯的真实身份,免得芍葯性命不保。确实,芍葯的性命曾经不保,是因为遇见生命中的贵人——四皇子,终于得以摆脱命运的咒诅。

如此一说,芍葯的故事更圆满了,不过,这事怎么看都大有文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 Ⅲ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五章 正名身分·PART Ⅱ《谁在王府不挨刀(上)》小说目录下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