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 Ⅱ

作者:艾佟

皇子娶妻,这是何等的大事,热闹程度当然非比寻常,不过,这与芍葯基本上没有关系,无论如何闹腾,她都见不到。

总之,天色刚蒙蒙亮,芍葯就被丫鬟们挖起床,当个任人摆布的提线娃娃,除了紧张,什么感觉都没有,只好藉着点点滴滴的回忆淡化不安。

她不曾想过嫁人,以为一辈子当姐姐的丫鬟,守护姐姐,待姐姐恢复健康,她就离开,从此与永昌侯府断了关系。可是,生命从来无法预知,如今她不但要嫁人,还嫁了一个身分显贵的皇子,莫怪永昌侯府上下还在一片不敢置信之中。

坐上花轿,听着震耳的鼓乐和喜炮,还有街上人群的笑谈声,芍葯真正有了嫁人的感觉,从今以后,她是皇家的人,得享皇家的尊贵,但也不可避免的卷入皇家的权力争夺之中。

胡思乱想之际,她已经下了花轿,拜了堂,进入洞房。

新房热闹的程度不输外面,芍葯终于想到待王爷用秤杆掀了大红盖头,屋里的人会对她品评一番……这是无法避免的事,可是,她已经习惯以面纱示人,突然要毫无遮掩的面对一群人,总觉得不自在,索性低下头,虽然这样未必可以让众人见不到她脸上

的疤痕,但至少她见不到众人的目光。

芍葯在忐忑不安之中,眼前顿时一亮,可是不等众人打量新娘子,戚文怀就挡在她前面道:“好啦,都见到了,可以出去了。”

听闻永昌侯府嫡二小姐面上有疤,可是没想到四皇子连一眼都不愿意她们瞧见,四皇子是怕她们被吓到了,还是怕她们给新娘子难堪?

“哎呀!四哥哥忒小气,我们都还没瞧仔细呢。”

“就是啊,我们盼着四嫂嫂许久了,四哥哥怎么可以不让我们瞧仔细?”

“四哥哥是担心我们吓着四嫂嫂吗?别担心,我们可都是好妹妹。”

这几个女声相当嬌柔甜美,芍葯听得出来她们并没有恶意,可是她又不好伸手推开戚文怀,摆出一副任人观赏的姿态。其实,新娘子今日全都涂得像唱戏的,生得再丑也能换来一句“新娘子真美”。

戚文怀没有退让的意思,坚持赶人,双方你来我往斗了一阵,房里的闲杂人等终于被清光了。

戚文怀转过身,关心的弯下身子直视她。“吓坏你了吗?”

她是被他吓坏了,哪有人像他如此不按着规矩来?说不定今夜她丑到不能见人的消息就会传得宁親王府上下皆知。

“王爷,这会儿可还不急着说悄悄话,得先将仪式走完。”喜娘道。

戚文怀可不敢再破坏规矩了,免得有人说三道四,这就不美了。

戚文怀在芍葯身边坐下来,两人接着被撒了一身花生、红枣之类的东西,喜娘紧跟着又送上一盘东西,芍葯咬了一口夹生的面点,喜娘笑嘻嘻的询问:“生不生呀?”

她羞答答的应道:“生。”

紧接着喜娘伺候两人喝下合卺酒,至此算是礼成了,不过,这不代表戚文怀可以就此待在房里,外面还有一堆宾客等着敬酒,他只能体贴交代几句便转身走出去。

芍葯忙完仪式,接下来忙着卸下身上的东西,最重要的莫过于洗去脸上厚厚的新娘妆,然后换上一身簇新的大红常服,重新整理头发,至此,她终于觉得紧绷的身子可以动了,也才发现房里除了瑞云和瑞雪,还有两个丫鬟,可能是王爷的阽身丫鬟。

“你们叫什么名字?”

“回王妃,奴婢是春桃,她是春杏,是王爷吩咐奴婢们在这儿伺候王妃。”春桃和春杏显然是训练有素的丫鬟,仿佛没瞧见芍葯脸上的疤痕,不过同时在心里发出赞叹,即使脸上有疤,依然夺不去她的艳丽。

芍葯与她们闲聊几句,都是关于王爷平日的生活作息,而一直在外头料理行装箱笼的杨姑姑推门走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婆子丫鬟,端着几道点心吃食。杨姑姑是宫里派给芍葯的教习嬷嬷,却是戚文怀的人,过去伺候香贵妃,香贵妃病倒时便在戚文怀安排下进了尚食局。杨姑姑相当有见识,与芍葯很快就培养出默契,芍葯也用的习惯,既然身边缺个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Ⅰ《谁在王府不挨刀(上)》小说目录下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 Ⅲ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