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 Ⅲ

作者:艾佟

静默片刻,芍葯道出内心的脆弱。“我并不害怕以真面目示人,而是不愿意在他人眼中忆起被抛弃的过去,烙印在我身上的不祥之兆。”

“皇子过了十岁就要迁到东苑,可是进了东苑,親娘看顾不易,皇子很容易就被养成纨褲好色。母妃为了保护我,以我身子有恙为由拖延此事,父皇宠爱母妃,就放任我继续待在母妃身边,直到我十四岁,太后命令我迁到东苑,母妃因此病倒了,这事只好又搁下来。虽然母妃很快就病好了,可是隔一年母妃又病倒了,这一次一病不起,宫中因此有个传言,说是我害死母妃,父皇为此打死不少太监宫女,不过只是让我的名声更残酷不仁。”

芍葯闻言一凛,此事明显有人在背后操纵,用意何在,一目了然,不过,传言的杀伤力已经造成了,有谁会去关心这背后的是是非非?

“你想必已经明白了,因为本王的残酷不仁,更突显太子的仁义贤明,可是,这又如何?一件事不是只有一面,有失,必定有所得,有得,也必定有所失,端看站在何种位置。”

“妾身没有王爷的高瞻远瞩。”戚文怀轻声的笑了。

“王爷笑什么?”

“其实,本王不及你通透明白,只是你比本王更重情义。”

是啊,无论不祥之兆还是被遗弃,追根究底无非源自人的自私自利,她看得通透明白,却因为难以割舍至親之情,以至于想起来会难过会心痛;可是王爷生在皇家,至親从来不只是相互扶持的家人,更多时候掺杂权力和利益的考量,因此没有太多情义牵绊,反而更能看开一切。

“在本王看来,若没有过去,本王很可能错过你。”

这一点芍葯倒是无话可说,王爷要娶永昌侯府的女儿,也应该娶嫡长女。

“换成本王,本王还不见得下得了手自残,你应该为自个儿感到骄傲。”

“王爷今日所言,妾身记住了。”

戚文怀用左手勾住她的右手,两人十指相扣。“可是你得答应本王,以后绝对不可再伤害自己一根寒毛,本王会心痛。”

柳眉一挑,芍葯调皮的反问:“为了王爷也不行吗?”

“本王绝不会靠你的牺牲来保护。”

当时姐姐若是知道,只怕也不愿意她如此牺牲。“王爷不是说了,一件事不是只有一面,这样的牺牲换回我的身分,我认为值得了。”

“虽是如此,本王也不要靠你的牺牲来保护。”戚文怀双手转而捧着芍葯的脸,再重述一次。

“昨夜本王向你承诺,你是本王的妻,以后由本王来守护你。”

提起昨夜,芍葯不禁脸红了,如今身上还布满他留下来的青红瘀痕,一伸手,一抬脚,都是酸痛。

戚文怀也想起昨夜红帐中的销魂,见她眼眸低垂,闪避他的目光,不由得生出逗弄之意,咬着她的耳朵道:“我的王妃在想什么呢?”

“没有……”她怎么突然有一种害羞至极的感觉?

“真的没有吗?”他不安分的轻舔她的耳垂,不过还没教她惊慌失措,就在他体内点了一把火时马车停下了,没让他有机会失了分寸,变成好色之徒。

不等骑马的高成和坐另一辆车子的杨姑姑过来,戚文怀匆匆为芍葯蒙上面纱便拉着她下了马车,可是两人的仪容不整还是引人无限遐想,高成不由得在心中欢喜,王爷终于想親近女色了,真好!

回到王府,认了一下院子里的人,芍葯已累到快趴下来了,可是刚刚想歇会儿,戚文怀的两位侧妃和妾室就前来请安,这时她才想到王爷的后院有不少女人,还有两位侧妃来头不小,不过,真正冲击她的是其中一名侍妾怀了身孕……芍葯瞧她的肚子,应该有五六个月了吧。

芍葯敛住思绪,提醒自己切莫自乱阵脚。

两个侧妃和几个侍妾二向芍葯下跪奉茶,唯独蒋氏不肯按着规矩敬茶。

“王妃,妹妹有孕在身,不适合下跪行礼,王妃不会与妹妹计较吧。”蒋氏姿态高傲,下巴抬得很高。

妹妹?她可以称蒋氏妹妹,蒋氏却必须自称贱妾,依礼,蒋氏在王府的地位与奴才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 Ⅲ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六章 王府婚礼·PART Ⅱ《谁在王府不挨刀(上)》小说目录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