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第一章 侯府的神秘丫鬟·PARTⅠ

作者:艾佟

大梁建宁三十四年永昌侯府

芍葯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竹林,目光却穿透浓密好似无边无际的深处,落在一座深锁的院落——落霞轩。

据闻落霞轩有个故事,老侯爷最深爱的侍妾因为难以承受老侯爷病逝,发了疯,被老夫人关在这里,一关就四年,最后死在这里,这里从此缠绕隂魂不散的冤魂,即使盛夏,也挥之不去令人颤栗的隂冷,谁也不敢踏进这里一步。

芍葯不知道这个故事有多少可信度,但她曾经被关在这里四年,直至去年自毁容颜,方能走出这一座满是心酸悲伤的牢房。

“芍葯姊姊,这儿闹过不少乌烟瘴气的事,还闹鬼,老太太非常不喜欢这里,我们赶紧走吧。”瑞云平日也是个胆大的,可是一靠近此地,两脚就不由自主打颤。

老太太当然不喜欢这里,这里曾藏着永昌侯府不能见人的秘密——她,徐芍葯。

永昌侯徐长荣的嫡妻孙氏怀了身孕之后,有一日全家去寺里祈求平安,遇见一隐士,隐士直言腹中胎儿为女儿身,断言此女将极富极贵,不过……不过什么?隐士不再言明,只道天机不可泄漏便翩然离去。

数月之后,孙氏的确生下女儿,不料是双生子。大梁朝向来认定双生子乃是不祥的征兆,关系着一家兴衰,尤其世家大族更是忌讳。侯府老太太冯氏要求儿子下毒手处置晚半个时辰出生的婴孩,可是怀胎十月生下孩子的孙氏不忍,苦苦哀求,孩子是活下来了,不过,却不得不被送到乡下的庄子当奴才的孩子养大,直到五年前。

“你不好奇吗?”她从小就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家中日子不好过,为何父親坚持她跟着哥哥与村里的秀才读书学习?可是,无论她如何旁敲侧击,父親总是反问她不喜欢读书吗?不,她喜欢读书!直到五年前,父親因打猎受了重伤骤逝,随后一家三口被带来这里,关进落霞轩,她才完全明白了。

瑞云打了一个冷颤。“我可不想跟鬼怪打交道。”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何必怕鬼怪呢?”

“话是如此,可是说到鬼怪,总教人心里发毛。”瑞云扯着芍葯的衣袖。“我们赶紧将帕子送去给老太太,要不,大小姐午睡起来见不到你,又要闹脾气了。”

是啊,徐卉丹午睡起来见不到她,就会哭闹不休……明明是刚及笄嬌艳如花的姑娘,只因去年此时一次落水,言行举止竟有如七八岁的孩童,老天爷何以对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如此残忍?可是,若非此事,她不会狠下心想走出落霞轩……芍葯隔着面纱摸着左颊的疤痕,每回想起还能感觉到那一刻的痛,椎心的痛,却教她从此不再安于命运的摆布。

姊姊也许今生只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有她,就不容他人欺负她,一如当初姊姊无意间闯进落霞轩,发现她的存在,从此不畏艰难的守护她,带给她欢乐,后来还拖着缠绵病榻多年的母親悄悄来落霞轩……

两人来到冯氏的福禄院,冯氏正好午睡醒来,往常,芍葯只要将帕子交给冯氏的大丫鬟绿珠就好了,今日,冯氏让绿珠将她请进屋内。

“奴婢向老太太请安。”芍葯将手上的帕子递给绿珠。

绿珠将帕子呈给冯氏,冯氏打开帕子瞧了又瞧,见针脚整齐,满意的点点头。

“丹儿有进步了,这都是你的功劳。”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冯氏还是让绿珠从柜上的雕漆匣子取出一对梅花金簪打赏。

芍葯不卑不亢的收下。

“你……竹芝轩若缺了什么,差人告诉张嬷嬷,张嬷嬷会送过去。”

“是。”在冯氏面前,芍葯绝对是恭顺的,连直视都不敢,可是她浑身散发着一股教人不敢轻视的气势,就像一个出生显达的千金小姐……她的确是,可现在在众人眼中,她只是生死握在主人手中的奴才。

“好好照顾丹儿,我不会亏待你,去吧。”

芍葯福身告退。

冯氏看着芍葯离去的身影,不禁晃了神,这个丫头够狠,孙氏求她的时候,自己随口一说:“只要她毁了容,破了双生子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一章 侯府的神秘丫鬟·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在王府不挨刀(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编辑推荐:心机不是坏《谁在王府不挨刀(上)》小说目录下一章:谁在王府不挨刀(上)第一章 侯府的神秘丫鬟·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