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丫鬟》

第四章

作者:金萱

李敬完全就是个伪君子,表面上与人家交好,背地里却全是嘲讽与攻诘,一副就是见不得他人好的嫉妒嘴脸,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当时仍不知李敬真目面的她蠢得只会附和他的说词,李敬说什么就信什么,直接就把这位上官公子归类到表面上故作清高,实际上却是道貌岸然,私底下只会仗势欺人又目中无人的纨褲子弟看待。

上一世的她真的很愚蠢,蠢到无可复加、无葯可救的地步,但这一世再也不会了。

老天既然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便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会离这些她高攀不上的世家贵胄远远的,再也不会被虚荣或富贵迷住眼,会寻找适合自己的人生,平凡而幸福的渡过一生。

不过在此之前,她得先想办法搞清楚杜家后来为何会被抄家,又或者想办法透个警讯给杜家家主,看能不能让杜家避过或逃过未来的抄家大劫。

倘若不成的话,她至少也要想办法让爹娘离开杜家,甚至和杜家彻底切割才行。

可是想是这么想,这事的难度却与帮杜家渡过抄家灭门大劫一样困难,因为她比谁都了解爹对杜家的忠诚,要不然上一世爹与娘也不会随杜家的灭亡而死了。

上一世的她是在二十六足岁后两个月那年因难产而死,往前十个月便是她得知杜家被抄家与爹娘已死的消息时,而那时杜家被抄家事件已过了三个月。

换句话也就是说,杜家被抄家之事发生在她满二十五岁后不久,距今最多只剩下十年的时间。

十年的时间她能做什么?以她一个乡下田庄总管女儿的身分,真有办法改变或挽救杜家未来被抄家流放的命运吗?

杜绮玉感觉希望渺茫。因为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任何突破困境的办法。

为此,她颓然的趴在凉亭内的石桌上叹息。

「绮玉?你在那里做什么?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

爹的声音突然从凉亭外响起,令她抬起头来,循声转头看去,只见爹已大步的朝凉亭内走来,眨眼间便来到她身旁。

「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杜荣一脸关心的再次追问,不等她回答接着又训斥她道:「你的身子还没康复就该好好待在房里休息,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虽是训斥,但言下之意却带着浓浓的关心与担心。

「爹,女儿没事。」她对着爹微笑。

「还说谎?没事刚怎会趴在桌上,脸色还苍白苍白的?」杜荣蹙眉瞪着女儿。

「爹,女儿真的没事,刚会趴在石桌上只是在想事情,脸色苍白则是大病初癒。哪个病人刚病癒脸色是红润的,不都要补段时日才补得回来吗?」杜绮玉柔声解释,不想爹误会与忧虑。

「你刚在想什么?」杜荣脸色稍霁,在凉亭石椅上坐了下来。

「爹的事都忙完了?」见爹在她面前坐下,杜绮玉好奇的不答反问。

「哪有忙完的时候,不过歇一下喘口气的时间还有。」杜荣说着又解释道:「二少爷带着几位公子到林子里去打猎了,小姐们从京城一路赶来累坏了,还在房里歇着呢,怎么也得休息个两天才能缓过气来。」

杜绮玉点了点头,想起前世也是这样,二少爷带人来田庄隔天便迫不及待的进入后山打猎,小姐们则因旅途疲惫而待在庄子里休息,等待着晚上的猎物大餐。

她记得今日的狩猎成果丰收,不仅猎到好几只山雞,还猎到两只獐子和一只鹿,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李敬的腿让鹿角给戳了个洞,受了伤,冲淡了欢喜的气氛。

而前世一心想高嫁的她更是牢牢把握住这个可以迈向荣华富贵之路的机会,死缠烂打的从爹那里争来了负责照顾伤患的工作,趁机接近李敬,先混个面熟之后再伺机勾引,等生米煮成熟饭成了对方的人之后,又让娘帮她一把,撞破这件事,逼得李敬不得不对她负责,也让她得偿所愿的嫁进李家门,成了李敬后宅里的玉姨娘。

回首前世的自己,杜绮玉只觉得羞愧,觉得往事不堪回首。

「丫头,你在想什么?爹可告诉你,二少爷和他的朋友们都是咱们高攀不起的贵人,你就算有什么心思也给爹收起来,听见没?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四章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枝丫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金枝丫鬟第三章《金枝丫鬟》小说目录下一章:金枝丫鬟第五章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