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第十五章·PARTⅠ

作者:莫颜

他要她诈死?

巫依雪呆呆地看着他,他说诈死是唯一的办法,而他已经安排好了。

“到时候四大护法会来接应你。”他说。

直到这时她才恍悟,原来他不只安排好了一切,还跟四大护法合作。没想到在她不知道时,他运筹帷幄,已经布局得这么完善。

更令她惊讶的是,这世上第一个要她诈死的是师父,而现在出现了第二人,就是他。

“怎么个诈死法?”她可不想再跳崖了。

“生病。”刑覆雨低声告诉她大概的计划,先让她在前往京城途中假装染上疫病,依照朝廷律例,不管皇親贵胄,只要得了时疫,死后都必须当场火化,以防疫情扩散。而他已经为她准备好一具女尸,易容成她的模样,在众人面前火化。

如此一来,皇上也无法怪罪,她亦能成功脱身。

巫依雪仔细听着,觉得这个办法的确高明,这么多人看着她死去,皇上绝不会怀疑,也无法怪罪,确是一劳永逸。

“嗯,我明白了。”黑暗中,她嬌软的声音带着完全的依赖和信任。

他为她做的一切证明了他的心,如今他甘冒欺君之罪,也要想办法护她全身而退,怎能不令她感动?况且这么做他也会受牵连,因为皇上想要的人在他手中死去,虽不能降罪,却能责罚他。

“这回让你受委屈了。”她话语中充满了担忧和不舍。

邢覆雨低头看她,眸中满溢柔情,弯唇一笑。“天塌下来,我不为你顶着,谁来替你顶?”她怔住,为这句话而失神。自师父仙逝后,她一肩扛起重担,虽有谷中长老和四大护法护持,但是在他们面前,她是谷主,不能展现怯弱的一面,也不敢怯弱,因为这是她的责任。

唯独他,像师父一样挡在她前头,轻松说着有他顶着天,她只需躲在他的羽翼下,仿佛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了。她望着他,鼻头一酸,心中千头万绪,无法用言语形容,唯有送上一吻,尽诉她此刻的感动。

邢覆雨完全没办法拒绝她的主动,立即回应,将她的香唇尽情掩没,总希望尝到多一点甜头,但因为有前车之鉴,他又突然停手,隔着些距离质问道:“你该不会想使美人计,自己又偷偷溜走吧?”她听了又好气又好笑,难得自己这么真诚,他却如此杀风景,但是想想这也不能怪他。

“你带来的大内高手把我看得死紧,我哪里逃得了?更何况我也不敢逃,就怕触怒帝王,波及我万花谷。”她嬌嗔地数落。

“你只怕波及万花谷?”听出他语气中的吃味,她心头一软,把嘴贴近他的耳,柔声细语。“当然也怕害了你……”邢覆雨听了欢喜,把她搂得更紧,不枉费他为她做了这么多,总算也知道心疼他。

他这颗心总算踏实了,贪婪地尝着她软嫩销魂的唇,只想好好享受这一刻的交心,直到吻得慾罢不能,再不停手就会失控,他才勉强克制住,要她好好歇息,他还得去处理事务。

白日在众人面前,他是峻凛冷酷的邢大人;到了夜晚,他便是对她百般宠爱又热情如火的男人。

夜夜親吻她,眷恋着她的红唇,吮咬她的软耳玉颈,能多尝得一寸是一寸,寸寸皆销魂。

虽然他求“她”若渴,吻到情深处,总是情难自禁,但最后总能压下情慾,保留最后一分理智,不越过最后一道防线,在急烧火燎之时,退出舱房外。

他如此惜她,令她万分欣喜,回想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男人,唯独邢覆雨令她动心。

蔺苍悠向她求娶,她不动心,是因为蔺苍悠的提親带有目的。

丹寒烈心仪于她,她亦不动心,因为这人骨子里太霸道,只能依他的方式行事,不够尊重她。

只有邢覆雨,他从不强迫她,却懂她的需求,为她筹谋一切,处处为她解忧化险,偎在他怀里,她能做个最任性的小丫头,对他搓圆捏扁,享受着被宠爱的滋味。

终于,到了计划实行那一日,蛇护法巫岚出现了。巫依雪见到他万分欣喜,两人说了一番话,直到巫岚为她画上病容,才悄悄退出舱房。

女侍卫拿着膳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五章·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第十四章·PART Ⅱ《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小说目录下一章: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第十五章·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