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十七章 教训骄纵庶妹·PART Ⅱ

作者:陈毓华

最后上门的媒婆可大有来头,竟然是元贞公主,随行的还有驸马爷和宁国公,这任何一个都得让徐府上下一百多口人親自出府迎接,更何况元贞公主从来不曾为谁说过媒,也没和哪家有过往来,这回親自来徐府拜访,说的是哪家的豪门俊秀甚至皇室贵族的媒啊?

想想嘛,寻常人家请得动这位老祖宗吗?

让老夫人跌破眼镜的是,男方不但籍籍无名,连听都没听过,没有功名没有仕途,搬得上台面的就只是个富商,这是在作践他们徐府的女儿吗?

这个无名氏提親的对象是三房嫡女。

高阳侯府与黄将军府提親都尚可理解,但是这不知根底的无名蝼蚁是向谁借的胆子啊?

要不是因为元贞公主的身分地位摆在那,恐怕就得捱扫帚被轰出门了,更别提徐老夫人有多气了。

万要儿见徐老夫人脸色难看,这才想到自己也莽撞了,别人眼中的她的爹可不是高高在上的万岁万万岁,只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一个商人想娶官家女儿,别说徐老夫人会脸色铁青,换成她,身分差这么多,她也不会点头。

都怪她兴致勃勃,却没想到这一桩,白跑了一趟。

“我看这不能成事,驸马,爹要是知道我办砸了他的事,会不会发火啊?早知道就该听你的,这事要从长计议才是。”回府的路上,两轿相邻并行,万要儿坐在自己的轿上,朝驸马和儿子嘀咕着。

“公主,我觉得,这件婚事还得请泰山大人去见一见皇上。”宁缺早有这个打算。

万要儿没把父親交代的事情办妥,心里像猫抓似的非常不安,“咱们不回公主府了,吩咐轿夫到天带桥胡同。”她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也不征求驸马和儿子同意,径自吩咐轿夫改道。

父子俩也了解她的脾气,连吱一声都没有,父子同坐一顶轿子,虽说不能妄论皇室,倒是细声论起,要是皇上见到他那岳父大人,会不会不认这个親、又或者会不会把岳父当妖孽治了?

“爹,”宁邺问得有些小心翼翼,“您怎么看起来好像有些幸灾乐祸啊?”

“小鬼,胡扯些什么,要是让你娘听了不踢我下床才怪,爹要是没地方睡就去找你。”

说是小鬼,宁邺都五十好几了。

“别别别,您还有自己的驸马府邸啊!”都一大把年纪的夫妻还同床共枕,恩爱逾恒,又不是坏事。

先不提万要儿在天带桥胡同有没有找到万玄、又说了什么,倒是在外面跑了一天的徐琼才刚回到自己院子,喝了口茶就听菲菲把今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菲菲这丫头有个好处,就是说话从不添油加醋,很能说清楚事情真相。

徐琼仔细听完,倒也没说什么。

她对京郊的大窑场非常满意,那窑场竟然有十几个小巨蛋那么大,那些万玄招揽来的六七十位师傅,个个都是人才老手,她相信来日开窑之后,窑场日夜吞云吐雾,必能烧出属于她徐琼的遍地繁华。

“四小姐?”菲菲迟疑地又喊了声,四小姐怎么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这可是攸关一辈子的终身大事耶。

“这事,小姐心里有主意,就不用你操心了。”几个大丫鬟里,春娥是唯一见过万玄,甚至打从他还是自家小姐口中的“小不点”时就有幸见过,在她以为,世界上若是有谁能匹配得上她们家小姐,也就那位万公子一人了,所以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揷一句嘴,“小姐从外头回来就听你唠唠叨叨的,你这丫头也不知道让小姐的耳根子清净一会儿。”

菲菲吐了吐小舌头,“四小姐忙了一天,饿了吧?奴婢这便去替您拿来刚做好的酒酿汤圆,热热身子。”她半伏了身子就下去了。

徐琼托着腮沉思。

徐府虽然跻身为京城里数得上号的人家,不过京城寸土寸金,徐府也大不到哪里去,再加上没有分家,主子、仆役、家奴的吃穿嚼用全靠两房微薄的俸禄,这些年眼看着孙子们都到了议親的年纪,负担越发沉重,嫁娶就成了老夫人一块心病。

府里要是一口气谈成三桩親事,三个孙女要出阁,单就嫁妆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七章 教训骄纵庶妹·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岁,万万岁(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七章 教训骄纵庶妹·PARTⅠ《万岁,万万岁(下)》小说目录下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八章 玉玺换赐婚·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