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十一章 后宅糟心事·PART Ⅱ

作者:陈毓华

月份大了,荣氏的身子日渐沉重,免了徐琼日日请安,既然暂时拿她没奈何,只能听了嬷嬷的劝,先把这事放下。

这下子,徐琼乐得窝在小院里看丫头们拔草种花浇水,兴之所至就在院子摆张小桌,放上膳食,有机敏的丫头会准备好凉床和用井水冰镇过的西瓜,徐琼就坐在凉床上吃着西瓜,和丫头们说闲话。

至于荣氏的“经济制裁”,她照单全收,仆人们的月钱对她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她只觉得父親未免太没眼光,谁不好娶,娶了这么个小家子气的续弦,如此唯恐自家不乱的官家太太也算是奇葩一个了。

自她回常州后还没踏出后衙一步,昨日晚膳时,征得了父親同意可以出门,前提就是要带上小厮和随从丫头婆子。

在大创朝,未婚女子出游并没有很严格的规范,只要有家人还是婆子陪同,都是被允许的。

徐琼让春大牛套好马车,先在角门外候着,自己换上外出衣裳,再过不久要入秋了,她暗忖着该去买几匹布让院子里的人做秋裳。

她前脚正要跨出门槛,自从返家后就极少在她面前露脸的徐芳心却带着丫鬟浩浩蕩蕩踏进了王夐院。

院子中央有好大一架葡萄,枝叶繁茂,挂满了青涩的葡萄,令人一看暑气全消,垂花门边摆着荷花缸和含苞的金菊盆栽,景色雅致。

徐芳心进屋子一看,眼睛就直了,怎么也转不开眼。

父親果然是偏心的,瞧瞧这屋里都是些什么摆设,她屋里的那些简直就是废物。

清一色的黄花梨木家具、珐琅彩琉璃、一座用整块寿山石雕的玉兰花开盆景、龙泉青瓷官窑的大花觚揷着几株色彩鲜妍的山茶,丫头们穿的是杭绸比甲,沏的是信阳毛尖茶。

她才一进门就闻到屋里有着类似玫瑰香露的味道,玫瑰香露可贵了,小小一瓷瓶就要价两百两,她托了层层关系好不容易买到一小瓶,只舍得出门时撒些在衣服和头发上,哪像她这个嫡姊却奢侈地把好东西拿来当香熏,人比人简直气死人。

“我要出门,妹妹有事就长话短说吧。”这个庶妹在路上碰到她,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在荣氏面前摆出一副小意讨好的温柔模样,她回府几个月来,徐芳心根本就把她当路人,这会儿冷不丁跑来,想当然耳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的确,徐芳心实在是憋不住了,她委屈啊,自从徐琼回府后,她事事都被拿来比较,父親下衙回府,不再头一个问她今天做了什么,从外面带了什么东西也不再第一个想到她,如今,父親问的是徐琼、有好东西时想到的也是徐琼,这些时日,她的境遇比一个丫头还不如。

姨娘只会叫她忍耐,她也曾怨过自己为什么不是托生在褚氏的肚子,而是生为庶女,心头真恨啊,如果徐琼不回来,所有的人都当她是徐府大姑娘,徐琼一回来,自己就被打回原形了,如今,她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雞,瞧瞧这王夐院的摆设吃食,自己的安芳院根本就是破落户。

“姊姊这是不欢迎妹妹吗,妹妹知道自己不该抢了姊姊的院子,你怨我是应当的,妹妹是来向姊姊道歉的,你就原谅我一回吧。”

徐芳心承袭了洪姨娘的美貌,秀媚嬌娆,双眼十分灵动,配上骨子里散发出来楚楚可怜的媚意,无论男女见了,连重话都舍不得多说一句。

她一直很清楚,自己的本钱就是姨娘给她的这张容貌,荣氏对她有求必应,一来因为她是没有威胁性的庶女,二来因为她的阿意曲从也发挥了莫大效用。

她知道荣氏不喜欢徐琼,把徐琼当刺一般看待,起先她还一度以为自己只要冷眼旁观就好,不料却听到丫头说这王夐院被徐琼经营成了滴水不漏的铁桶一块。

“我说了,长话短说。”

徐琼从来没有在意这些事,徐芳心想要安芳院就给她,但是这般惺惺作态让人恶心,这样作人太不厚道了。

徐芳心今天刻意穿了大红缂丝褙子,百宝璎珞项圈配上金钏玉镯,珠翠满头,摆明了就是来示威的,反观徐琼,雪白的肌肤和乌黑亮泽的眸子,脚上的白绡罗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一章 后宅糟心事·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岁,万万岁(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一章 后宅糟心事·PARTⅠ《万岁,万万岁(下)》小说目录下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二章 落水受风寒·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