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十二章 落水受风寒·PART Ⅱ

作者:陈毓华

徐琼落水的事,第一时间就传到万玄耳里。

他的脸上一片戾色,眼里顿时一片血红,心头发紧的感觉冒了出来,压都压不下去,“我让你护着她,这就是结果?”

“属下愿领责罚。”狮子单膝跪地。

“下去领军棍五十。”万玄冷酷得毫无人味。

浮生不知有多久没见过大君的脸上出现这种噬人的神色,军棍五十打下去还有命吗?

狮子微不可见地颤了下,却一句都不曾辩驳。

“你親眼见到徐家那庶女将她推下船的?”

“属下親眼目睹。”狮子的声音宛如金石,铿锵有声。

“先领五棍,余下的再跟你算,皮给我绷着。”现在不是罚他的时候,狮子一夜来回,不知病着的徐琼这时可安好?

狮子没想到主子居然法外开恩,他按下激越情绪,向万玄行礼,下去领罚了。

内室里,万玄冷哼一声,踱了两步,一个兔起鹊落,纵身跳出窗户,窗牖只留一道流星也似的影子,疾迅异常地消失在浮生面前。

浮生迟钝地睁人眼,大君居然把他撇下了,“大君,您要去哪儿啊?您忘了捎带上奴才了,等等奴才啊。”

慢着!他脑子进水了吗?怎敢叫大君等他?

大君要上哪儿去啊?

哪里还敢怠慢,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追了出去。

徐琼躺在船舱里,忽冷忽热的高烧让她睡得昏昏沉沉,春娥、晓月和颜举轮流守候着,替她更换额头上的濕帕子,炉上的火从日到夜没熄过,熬着的葯汁噗噜噗噜响,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浓浓葯味。

因为日夜担心看顾,倚着舱门的晓月累得直打盹,鼻端忽地传来一阵好闻的香味,也不知怎么了,她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支着头睡了过去。

万籁静寂,耳畔只有湍水撞击船只的声音和远处偶而响起的猿猴鸣声,夜与灯火的交会斑驳处踱出一道人影,全无声息地钻进徐琼的船舱。

徐琼睡得极为辛苦,额际一下是冷汗涔涔,一下又热得如同火里烤肉,冷热交织令她浑身濕得宛如刚从水里捞起来,脑子里来来去去都是她丢失了的过去记忆。

她像具没有知觉、沉在湖底的行尸走肉,一段段时光从混浊的泥沙中泛起,又掩进水色中。

暧昧浑沌里,她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睁不开眼,也无法回应,又冷又冰、又热又烤的身子像是被搂进一堵温暖结实的怀抱,她的背上有人轻轻安抚拍打,耳边有人呢喃着道:“不怕不怕,有我在……”

不知为什么,她如同孤舟漂泊的心就逐渐安稳了下来,像迷失大海中的小船找到了避风港,静静地停泊、安定地歇着。但是,仿佛灌了铅的眼皮还是睁不开,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手指宛如溺水抓到浮木般,颤巍巍地勾住那人的袖子,像攥着什么宝贝似的,捏得死紧,接着又意识全无地沉入茫茫的黑暗虚无。

翌日,端着热水进来的晓月发现徐琼身上的衣裳和床褥都换成干净的,床边还有件过分宽大、显然属于男性的纱衫。

“大姑娘,您可醒了,身子觉得如何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坦的?您这衣裳……都怪奴婢昨夜睡死了,这是春娥替您换上的?”

徐琼的思绪还不是很清明,脸色也还不是很好,她懒懒地靠着晓月替她在背后垫上的软枕,不置可否地摇头,喉咙一片干涩,她舔舔嘴皮,“给我杯水。”只是几个字,声音相当沙啦。

她和晓月并不知道,昨夜她浑身汗濕,是万玄唤来朱雀替她换了衣裳——

“你看着我干么?我走不开啊。”万玄凶恶地瞪着朱雀,这丫头的眼里竟然晃着不以为然。

哼,他要是不守礼,何必叫她来?

朱雀看万玄已然站直,床上那乌黑的小脑袋死气沉沉地躺着,五指却是抓牢了主子的衣衫不放,多看了一眼主子难看的表情和撇开的脸,她不自觉地闭上慾言又止的嘴。

只不过,她还是暗骂了句,主子哪是什么走不开,把那小姑娘的手指掰开不就得了?

不知是因为灯光不明还是没那胆子直视主子的目光,她好像隐约瞧见主子双颊有可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二章 落水受风寒·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岁,万万岁(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二章 落水受风寒·PARTⅠ《万岁,万万岁(下)》小说目录下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三章 公主府邀宴·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