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十四章 父女久别重逢·PART Ⅱ

作者:陈毓华

万玄睨她一眼,“都说我已经不当那劳什子皇帝了,别这么叫我,让人听见要砍头的。”

“谁敢砍您的头,要儿第一个不依。”

“我说丫头,你确定要这样毕恭毕敬地和我说话吗?”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叫她丫头了,父皇那一辈的人都已仙去,和她同辈中人也只剩下寥寥无几,还真没有谁叫得起这丫头二字,但是她听着,枯老的心里却涌起一股酸涩。

“我……要儿还不习惯嘛。”

万玄抚掌大笑,“别别扭,也无须刻意,你都子孙满堂了,还要你回过头来叫我爹,这是为难了你,随意吧,不如叫我名字就好。”

“不,您是要儿的父皇,就算外人在,我也能叫,没什么好避讳的。”万要儿在少女时就是倔性子,这些年被环境历练、让子孙渐渐磨平了脾性,却也不是真的就温柔谦和了,她坚持的时候,怎么样也拖不动她。

“私下你就喊爹,在外面就喊名字。”万玄瞄了一眼宁缺。

宁缺吁了口气,这还差不多。

万玄可是人精,他哪会看不懂这位驸马对他的不以为然和忧心。

“要儿,这些年,你过得好吧?要是驸马对你不好就回家,爹养得起你,别忘记你可是有娘家的人。”

万要儿的眼红了,活到这把年纪,驸马体贴温柔、一家和气,她可说是一生顺遂,爹这是摆明了在挑拨她家驸马的脾气啊。

这一想,她又掩嘴笑了。

万玄逼得这位年少时名动京城的宁公子坐不住了,可是“岳父”二字却怎么都无法从口中吐出来。

“要儿是我的妻,谁都别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带她走。”宁缺强硬道。

“表面看起来像软脚虾,性子倒还可以。”万玄凉凉地给女婿下了评语。

宁缺的心头真是气啊,妻子这么容易就受这男人煽动,瞧她那脸红红又满脸崇拜的模样,难不成这男人真的是自己的岳父?

这么一来,无形的压力顿时压了下来,他心里没那么笃定了,要是对岳父不敬,妻子是会发怒的,夫妻那么久了,他知道她心底不免有些遗憾,那遗憾就是来自这年轻人。

女子天生对父親总有些难以名之的迷恋和崇拜。

这男人要是真的发疯把妻子带回那座府邸去……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好吧,时间也不早了,要儿,你是不是该出去见客了?”来公主府和女儿叙旧可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他的重点在另一个人身上。

那女子告诉他,总得相信某些人。

于是,他赌了。

因此,他得回了世仆和女儿。

那么,他可不可以再奢望一回,奢望能拥有一个想跟她成親、想跟她生孩子、想听她唠叨的女子?

他想要那样的生活。

“爹,您真性急,要儿早就吩咐下去,我那几个孙媳婦都看着呢,不会怠慢那位姑娘的。”

爹说他需要那位姑娘,那么她当然要竭尽全力办妥爹交代的事。

万玄听了,不自在地咳了一下。

“那姑娘真有爹您说的这么好?”这个爹和她以前熟悉的父皇有些不一样,他多了些人性,以前的高高在上与远不可及彷佛被什么洗涤了,然而,这样的朗若春风更让人想親近他,若不是她老得不敢那样做,她还真想赖进父皇的怀里当一回小女儿。

“小孩子问这么多做什么?!”万玄有些羞恼,他忘记他的要儿已经不小,是老姑娘了。

万要儿听了一点也不恼,“爹要我拉红线,总得让要儿知道那位姑娘到底哪里值得爹爹惦记啊。”

宁缺看着这对“父女”,心里的不是滋味越来越浓厚,好像自己看顾很久的珠宝被人觊觎了,自从这男人来到他家,向来尊重他的妻子至今没有将目光往他这里瞄一下,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他他……他吃味了,恨不得把醋缸里的醋全饮光了!

“她治好了爹的病,爹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他说得一本正经,毫不含糊。

岳父,您太丢人了,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宁缺总算把万玄当岳父看待,心里偷偷唾弃了他一把。

“爹的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四章 父女久别重逢·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岁,万万岁(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四章 父女久别重逢·PARTⅠ《万岁,万万岁(下)》小说目录下一章:万岁,万万岁(下)第十五章 成为我的家人·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