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夫如蝎》

第五章·PART Ⅱ

作者:子纹

“卫国公府的脸全都被你一个人给丢光了。”右相夫人圆滚的身子在婢女的扶持下走了进来,一大清早进了卫国公府劈头就是数落靳永贞,一点都没有顾念坐在上首的靳单易。

靳时维见状,立刻将下人给遣退出大堂。

靳单易一脸的不以为然,关于昨夜宫里发生的事,他一早便已听闻,“永贞并无过错,比武相较,拳脚无眼,伤了也是难免。”

“伤了也是难免?她伤的可是玉王爷,圣上和宁贵妃的心头肉,当今太子的嫡親弟弟。”

“所以?”靳单易扯着胡子,“要怪就怪玉王爷技不如人。”

“贞儿若不开口要两人比试,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玉王爷自己不要不自量力,贞儿不过摔了一跤,就嘲弄女人家撑不起大场面,不也没事?也不秤秤自己的斤两,丢人现眼。”

“现在丢人现眼的是卫国公府。她这泼辣样传出去,还有谁敢要她?”

靳单易闻言一窒。说到了终身大事上头,他确实无言,毕竟他也不希望宝贝孙女真落得没人敢要的地步。

“老国公,妹妹得劝你一句,若真为贞儿好,从今天起不许她再舞刀弄剑,乖乖待在府里。”

“这是卫国公府,何时轮到你做主?”靳永贞一听不许她练剑,一张脸立刻涨红。

“瞧这嘴脸,”右相夫人的手直指着靳永贞,“不重尊长,行事冲动,我看你也别指望找什么赘婿,还是远远嫁了,免得遗祸家宅。”

靳单易虽然不舍靳永贞被数落,但是想想靳永贞的个性确实冲动,这次伤了皇子,庆幸宫里没有追究,若再不管着她,只怕将来更如脱疆野马。

“贞儿,乖。”靳单易不由劝道:“你就听你表姑奶奶的话。”

靳永贞一脸的委屈,暗暗的看向自己的姊姊。

靳时维在心中轻轻一叹,“妹妹向来舞剑步伐如行云流水,怎么宴上会失误给摔了?”

靳永贞说到这个可有一肚子的苦水,“有人找我麻烦。”

靳单易脸色一凝,“真有此事?”

靳永贞点头,“有人对我脚胫处shè了颗小石,看来只是要我出丑,并非真要伤人,不然也不会让我顺利的舞完一支舞。我事后看那方向,似乎是宝公主的位子。”

宝公主看来是因之前狩猎和自己心仪的人被婚配给靳时维一事,恨上了卫国公府。

靳单易不由气恼,“宫里实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堂堂皇家人竟做小人行径。”

“老国公,我不得不说句不中听的,”右相夫人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你这样子,难怪养出个口无遮拦的孙女,听听这话——纵使老国公再有功勋,说话也得三思。”

靳单易的表情微滞。

“这是卫国公府,关起门来便是一家人,说话为什么还要思前想后?”

“贞儿,别说了,”靳单易叹了口气,“你表姑奶奶说的也有道理,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咱们确实是放肆了。今天宝公主找你出气和你伤了玉王爷是两件事,你还是得禁足在卫国公府里。若让我发现你不听,我就打断你房里两个丫头的腿,你若不管她们的死活,就随着自己任意妄为吧。”

靳单易很清楚,教训靳永贞,靳永贞根本不在乎,但若是把手伸向她身旁无辜的人,她就算不甘也会乖乖听话。

靳永贞闻言果然苦了一张脸,目光求救的再次飘向靳时维。

靳时维有心想帮她,但眼神一看到爷爷的神情,虽说同情妹妹,最终只能爱莫能助的叹了口气。

“二公子来了吗?”喝了不少酒,已然有些微醺的温良玉问着柳若安。

“回王爷,”柳若安从账册中抬起头,“没见着人。”

温良玉的目光看向窗外,月上树梢,看来今曰靳永贞不会来了。

温良玉站起身,在张公公的服侍之下,也没有回自己的王府,直接就在摘星坊的四知苑睡下。

世上皆知北周玉王爷是个风流人物,三天两头宿在京城最着名的青楼摘星坊,就算皇帝心知肚明,但也拿他莫可奈何。

梳洗之后,躺在床上,温良玉闭着眼睛,方才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五章·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夫如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美夫如蝎第五章·PARTⅠ《美夫如蝎》小说目录下一章:美夫如蝎第六章·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