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夫如蝎》

第六章·PARTⅠ

作者:子纹

月牙儿高挂枝头,靳永贞睡不着,一个人在月下舞剑。

靳时维受伤回府,府里上下都瞒着,但怜儿煮了甜汤送去给靳时维时发现了,回来就老老实实的告诉靳永贞。

靳永贞心里一股气无处发,只能练剑消气。

“告诉本王,你喜欢谁?”

没料到温哀玉会突然无声无息的站在自己的身后,靳永贞一个转身,手中的剑差点划过他的脸,她心一惊,连忙将手一收。

要不是知道他是个绣花枕头,她还以为他是个高手,她肯定是自己想事情想得太沉迷,才连他近身都没察觉。

“我不是要你别再来,”她对他的气还未全消,“你怎么又来了?”

“来问你,你喜欢谁?想嫁谁?只要你说,本王绑也给你绑来。”

“绑来?”她没好气的瞪着他,脑子闪过自大又盛气凌人的宝公主身影,皇家之人全都狂妄不讲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温良玉知道她提的是阿宝那个丫头,他跟她可不在同一个档次上,“本王是不想看你难过,不然才懒得理你。说——你到底想要谁?”

瞪着他俊脸上写着一副她不知好歹的神情,她气恼不休,“不要、不要,谁都不要。”

“不能不要,本王要你留在卫国公府里。”

“温良玉,你当真以为天下尽踩在你脚底不成,你开心如何便如何?”她气冲冲的回到房里,正要将门关上。

他却不客气的将门给一推,进她闺房就像进他的房间一样自在。“我说过,别再把本王关在门外,本王一心为你着想,你又在恼些什么?”

“我情愿你少替我着想些,”她用力将手中的剑给丢在桌上,在他面前伸出十指,“看到上头的伤吗?我表姑奶奶说我一介女流,不知琴棋书画,贻笑大方,要我每日都坐在绣台前,弄得十指都伤,都是你害的。”

他盯着她的手,心中一火,拿起桌上的剑,一个转身直接将绣布给砍成两半。

“混蛋。”她连忙推开他,看着自己努力个把月的绣布成了两半,她慾哭无泪,“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怎么遇上你这个祸害?”

他将剑重新丢回桌上,“毁了便毁了,别绣了。”

“你——”她双手握拳,真巴不得狠狠的打他一顿,偏偏他就是抬着一张俊脸,一副理所当然的看着她。

此生的天敌——靳永贞咬着牙,重重的一个跺脚。

“你不用气恼,不过就是一幅绣品,若真心悦于你,看中的只是你的人,而非那些虚有其表,说!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好啊!要替我挑吗?”她气急,脱口说道:“行!宝公主要谁,我就要谁。”

“什么?”

“宝公主要谁,我就要谁。”宝公主当众给她姊姊难堪,她也不打算给宝公主好过,反正招赘婿,将来她还是生活在卫国公府里,与谁成了親,对她而言都没多大的差别。“成吗?”

“成!怎么不成。”他将手中的画给她。

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接过手将画给打开,“这是——”她想了一会儿,“谢雁山。”

“他便是阿宝那丫头的驸马人选。”

原来宝公主挑中了谢雁山,难怪前些日子他被调离了兵部,进宫领禁军了,原来是被皇家相家,一跃龙门。

就是他吗?她闭了下眼,心一横,“好。”她猛然抬头直视他,“就他。”

他专注的看着她发亮的双眸,顿觉心一突,只是那丝怪异的感受来得突然,但也消失得快,他并没有细想。

“好!就他。”他也照着她的话说,反正他本来也是这样的决定。

“可是他是个嫡子,真能入赘靳家?”

温良玉嘲弄一哼,“只要本王想,他不从也得从。”

好一副自傲的口吻,看着他的神情,她莫名有想哭的冲动,最后竟是他替她挑了夫君……她敛下眼,掩去思绪,“确实——你是玉王爷,身分摆在那,想要什么,自然就有什么。”

他移开视线没有看她,反而望向窗外,转眼一晃多年,这满园桃树正开,一片美景。

“以后这里还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六章·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夫如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美夫如蝎第五章·PART Ⅱ《美夫如蝎》小说目录下一章:美夫如蝎第六章·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