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夫如蝎》

第七章·PARTⅠ

作者:子纹

三年后——

墨城内外向来人声鼎沸,今日更因正进城门的那一队杂技团而倍显热闹。

十几辆马车在前,后头还接了长长的二十几辆载满人和重物的牛车和驴车。

“三年没来墨城,似乎更热闹了些。”说话的是个长得粉雕玉琢的尔雅男子,听着外头的吵杂声,他没有一丝好奇去瞧。

他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上下,却是这个来自原北晋汉阳城最出色杂技团的当家,这些年来他走遍各国,早已看多了街景繁华。

“靳弟本就沉默,今日更是连句话都没有。”

原抱着剑正闭目养神的靳永贞微扬了下唇,“只是有些累。”

战天侧着头打量着靳永贞,“弟弟心中有事,可以跟哥哥谈谈,别闷着。”

“明白。”

战天温柔带笑的看了靳永贞一眼。

当初在墨城郊外见到她,杂技团正要赶路离开墨城到下一个城镇去,见她受了伤倒地不起,他原不想理会,却因为她腰间一块玉璧而改变了主意。

那是块求平安的罗汉眼,竟巧合的与他身上的类似,不仔细看还会以为是同样东西。

或许这是老天给的缘分,于是他派人把靳永贞给救上车。

当时靳永贞的右肩骨头碎了,加上没有好好治疗都已经肿胀发红,运气好遇到了他出手相救,不然不单这条手臂保不住,连小命也得丢了。

他的杂技团里有上好的大夫,替靳永贞施针之时,他已发现她是女扮男装,一个女儿家这身打扮行走在外,无非是为了安全,他也没有多想多问,毕竟两人不过萍水相逢,他打算等她伤好就让她走。

只是靳永贞昏迷了好几日才醒,醒来之后,她只开口问了些话就惜字如金,鲜少出声,连名字都不愿相告,只是常拿着手中的罗汉眼发呆。

他也没有问,每个人心头都有故事,想说的时候便说,不想说的时候,也无须强逼。

等她的伤好得差不多时,已过了个把个月,他们的车队却在此时遇上一帮山贼,数十多个凶神恶煞围住了他们的去路。

谁不知汉阳战天名号响亮,不单是他身手了得,团里的人也不乏好手,所以行走各方献艺多年,还从未遇过不长眼的找麻烦。

以他们的能耐,要解决这帮山贼并非难事,但交手之后他才发现这些人下手凶狠,不像一般山贼只为夺财,反而像是取人性命而来。

他思索来人身分,一时大意分心差点遇袭,多亏了原坐在马车里的靳永贞出手相救,不然他身上就要被刀划上一口子。

当初他救她只是看她可怜,却没料到她功夫了得,虽然右手使不上力,但单用左手使剑也是狠劲十足。而且她的剑法,他太过熟悉——

灭了北晋的北周火将卫国公靳单易剑法了得,对北周而言他是英雄,但对北晋来说,他是仇人。

不过他虽是北晋人,心中对靳单易也有丝仇恨,但一思及北晋失德在先,使计让靳氏一家几近灭门,这小人的招数也令他以北晋人而耻。

这些年他各国游走,虽来自北晋汉阳,但那里再也不是心中故土。

她是靳永贞——虽然她从不说,可他派人进北周皇城一查便知。

她被逐出家门,永世不得回京,她的手臂是让卫国公所废。靳单易铁面无私,倒令人生出了几分的佩服,无怪乎他可以带出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军队。

知道她的身分之后,不免对她生出了不少好奇,他开口留下她,知道她想拒绝,他便用救命之恩相逼,逼得她点头答应,她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留下五年来报恩。

她不多话,总是男装打扮,他也由着她,当他问她姓名时,她说她叫战靳,他当时哈哈人笑,还取笑的说她姓战,两人是否应该要结拜为兄弟,她虽没答腔,但之后他们就以兄弟相称。

只是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眷恋上了她的陪伴,纵使靳永贞心知肚明他的武艺在她之上,但遇到任何事还是挡在他的面前——一个女子,如此舍身为他,令他心中感动。

他知道她的心中有人,一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他认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七章·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夫如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美夫如蝎第六章·PART Ⅱ《美夫如蝎》小说目录下一章:美夫如蝎第七章·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