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医妃(下)》

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PARTⅠ

作者:绿光

夏侯歆一夜未归。

“王爷还没回来吗?”连若华担忧地问。

“还没呢。”采织低声回答。“还是我再请贵叔差人到宫里问问?”

“先不用。”连若华没了食慾,将筷子一放便走出寝房。

会不会是宫里发生什么事了?会不会昨天的事牵连了他,所以皇上把他给扣在宫里?她问过阿贵,阿贵也说了,皇上与王爷感情深厚,在皇后有喜之前,常常三更半夜带着皇后到易水楼后院吃宵夜。

但毕竟是身在皇家,会因为什么事而一夕翻脸也不是不可能。

看了看正午的日光,她暗下决定,只要再一个时辰他还不回来,她就进宫去找他。

正打算上跨桥的凉亭等人时,余光瞥见一抹高大的身影走姿有些不稳,有些踉跄,她赶紧迎向前去。

“成歆,你……喝酒了?”才刚搀上他的手臂,那浓得刺鼻的酒味,教她有些反胃地别开脸。

夏侯歆垂睫直睇她半晌,轻轻地拉开她的手,径自往水榭走。

连若华愣了下,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他的脚步,然他没进两人的寝房,而是走到隔壁的书房。

“成歆,发生什么事了?”见他疲惫地躺在锦榻上,她赶忙替他倒了杯茶。

夏侯歆望着她手中的茶杯,目光有些迷离,手动了动,终究还是捺下拨开茶杯的冲动,疲惫地闭上双眼。

“我累了,想睡一会,别吵我。”

“好,如果你有什么事想说,等睡醒再告诉我。”瞧他额头都汗濕了,便回房端来水盆,拧了手巾替他拭脸,再为他拭手。

微凉的水温教他舒服地微眯起眼,探手轻抓着她滑下的一绺发丝。

他不想跟大哥一样被仇恨蒙蔽了眼,但是如果这一份仇恨会伤害到他的家人,甚至是藉由他的手伤了他最重要的人……

她噙着恬柔的笑,凝睇着他。“怎么了?”

“你爱我吗?”他突然问。

连若华皱起眉,没好气地道:“这还需要问吗?”

“你爱我吗?”他执意的重复一次,甚至微扯痛她的发。

她抚了抚头皮,心想喝醉酒的男人心里大概都藏着小男孩,所以俯近他耳边道:“爱,可以了吗,成歆弟弟?”

“多爱?”

连若华闭了闭眼。“爱是无形,所以无法计量,但是只要心里有爱的人,就可以把爱变成有形。”用行动让被爱的人感受满满的爱。

“不懂。”他啧声道。

“是啊,因为你喝醉了,等你睡醒了我们再聊。”

“嗯。”

见他乖乖闭眼,放开她的发丝,她才松了口气,庆幸他酒品还不错,喝醉了就只会撒嬌,还挺可爱的。

在锦榻边坐了一会,确定他已经入睡,她才起身往外走,暗忖着眼下是不是该去找申仲隐。既然成歆已经回来,虽然宫中的事依然不明,但至少他能回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反观眼前最重要的是,她得要先搞清楚原主的一切,如此一来,她才会知道昨晚皇上那般试探到底是为了什么。

吩咐采织照顾夏侯歆后,她随即出门赴约。

连若华一走,采织便进书房看了下夏侯歆,确定他还在睡,正打算去忙其它的活,然才刚踏出房门——

“采织。”

“哇!”采织吓了一跳,赶忙回头。“王爷,我把你吵醒了?”

华姊明明说王爷喝醉才刚睡而已,怎么一下子就醒了?

“若华呢?”

“华姊……”糟,华姊说赴约的事不能跟王爷说,可是王爷醒了……

“嗯?”他懒懒倚在锦榻,布满血丝的黑眸目光异常冷厉。

金招客栈。

连若华一踏进客栈,正要和掌柜问人,就见申仲隐适巧拾阶而下。

“申仲隐。”她朝他走去。

申仲隐一见,神色微愕。“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约我的吗?”

“我?”

“不是你,那会是谁仿了你的字迹?”连若华边问边从怀里取出一张字条。

申仲隐接过一瞧,思绪飞快运转,赶忙道:“你先回去,赶快回去。”

“等一下,你先跟我说,我到底是什么身分?”如果这字条不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PARTⅠ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借种医妃(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借种医妃(下)第十三章 玉隽宫走水·PART Ⅱ《借种医妃(下)》小说目录下一章:借种医妃(下)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PART Ⅱ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