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医妃(下)》

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PART Ⅱ

作者:绿光

房内瞬间又静默下来。连若华坐在锦榻上,夏侯歆就坐在圆桌旁,双眼一直注视着她,直到余晖被厚重的云层吞噬,房里慢慢地暗了下来,黑如深夜般。

当豆大的雨开始敲击屋顶瓦片,他才哑声道:“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本王说?”

连若华长睫未掀地道:“没有。”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是吗?她的命运在她上了京城之后,早已经决定了结局,就算她说得再多也是于事无补。

所以,不如什么都别说。

夏侯歆像是被她的淡漠给激起压抑的怒火,蓦然起身走到她的面前。“本王问你,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本王是谁?”

“不知道。”连若华没看他,觉得自己像是个受审的犯人,但可笑的是,她连自己犯了什么罪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掐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眼。

“如果你不信我,你又何必问?”只要他问,她必定回答,但如果两人之间没有信任,她说得再多也像是狡辩。

“本王想信你,一直是想信你的,但你却一再背叛本王……”他想过,只要她无心造反,他定能想出法子让她全身而退,但她却赴了约,甚至主动握着申仲隐的手任他牵着她走!

“我没有背叛你。”

他装醉放任她出门,就为了要親手逮捕她,这意味着什么?宫宴后他踅回宫中,必定是知道了她的身分,从那时起他就已经不信任她了,还要她说什么?

“没有背叛?那王府侍卫是跟你说了什么?申仲隐又跟你说了什么,他为何要带你走?不就是因为已经东窗事发,所以他要带你离开!”夏侯歆眦目慾裂,她的沉默犹如一把利刃刺进他的心里。

大哥说,他不想信,但为确定她的清白,他还是回易水楼,还是走了趟金招客栈,岂料结果竟是如此伤人。

连若华几次张口,却又无奈的沉默,她要说什么呢?以她的身分,还是以原主的身分?

她是连若华,不愿替姬华出声辩解,但她又无法以连若华的身分说服他……

夏侯歆直睇着她,放开箝制她的手,“所以,你这是默认了?”

他真是个傻子,他还在等,等她说服自己……所以他没有冤枉她,她真的是为了替夏侯决报仇才接近他的!

悲伤至极的他开始放声大笑。

连若华抬眼,瞧他殷红的眼,疲惫神情,悲伤的笑……

“你说本王骗了你,防备你才没将身分告诉你,但是你却更高招,你把本王骗得团团转,你让本王以为你与众不同……”西雾山谷中的相处历历在目,谁会信那是骗局一场?

“你确实了得,将本王看得透澈,以倦生的念头让本王上勾,心心念念的却是为最爱的男人报复,所以你挟恩借种,以为只要拥有孩子,本王就会纵容你,错了,本王没有非要孩子不可,本王打一开始要的就不是孩子!”

他忘了她是个设陷高手,就连太斗都赞叹不如,她甚至可以作戏,背着他逃……她背着他逃竟也是戏一场,她在戏外,他却入了戏……她不爱他,只是引他上勾。

她爱的是残虐的夏侯决,她为了夏侯决利用他!

连若华直睇着他,泪水缓缓滚落,他愈是愤怒愈是悲伤,愈是表示爱得深,可她又能如何?她只是一个深陷迷局,被彻底利用且等待扛罪的棋子,她又能如何?

“王爷,时候差不多了。”门外响起太斗平板的声调,犹如鬼差索命。

房内,两人对视,夏侯歆呢喃的问:“你哭什么?”

“对不起。”

对不起,是因为她无从解释;对不起,是因为她没有办法陪着他走一辈子;对不起……

是因为她不能再爱他了……

“你对不起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本王,你为什么是夏侯决的妾?!本王会被幽禁十年,过着十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全都是拜他所赐,而你……本王可以不在乎你的清白,可是你不能背叛本王!”是她逼得他无路可退!

他可以为她求情,为她请命,只要她别出现在金招客栈里,但她出现了,毁了他唯一能救她的机会。

..(本章全文未完,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 小技巧:电脑键盘方向→键直接阅读下一节

>> 阅读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PART Ⅱ第[2]小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借种医妃(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
上一章:借种医妃(下)第十四章 真心的求死·PARTⅠ《借种医妃(下)》小说目录下一章:借种医妃(下)第十五章 泪眼中告白·PARTⅠ
键盘方向←键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方向→键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