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幸福论》

对社会的一般概述

作者:约翰·格雷

生活所必需的一切东西,能使生活愉快和舒适的一切东西,都是人类的劳动创造出来的。第一种是用于翻耕土地的劳动;第二种是为解决生活需要而使土地小长出果实并使之适合于生活需要的劳动;第三种是用于分配以上两种劳动的产品的劳动。这是人生最重要的三件工作。此外还有三件工作:社会的管理或保安工作,教育和娱乐,以及医务工作。社会的每一个不参加前面两种工作之一的成员,是社会的非生产者。社会的每一个非生产者都是对生产阶级所征收的直接税。社会的每一个非生产者,如果他对自己所消费的东西不给予补偿,都是无用的成员。

这是一些十分明显和重要的真理,任何一个明智的人略经考虑都应当相信。因此,我们对人类的活动,除了用把它和这个真理对照的方法以外,不可能有更好的评判方法。

现在我们请读者看一下对一八一二年英国全国居民分类的一般概述。这些资料,我们要感谢一八一四年科胡思(colquhoun)发表的有高度价值和内容丰富的统计著作。不能认为科胡思的原理完全没有错误,不过我们的目的只在于说明我们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即使我们从科胡思的著作中引录的资料不够精确,甚至有数百万的差额,它还是能相当明显地表明目前的制度的性质。

这个图表概括了生产阶级的总数。

这些数字表明,他们的劳动所生产的全国收入,总数达四亿三千零五十二万一千三百七十二英镑,除去贫民和领取退休金者生产的四百二十九万一千英镑以外,还有四亿二千六百二十三万零三百七十二英镑。

这样,生产阶级的每一个男人、每一个妇女和每一个儿童每年的产值几乎达五十四英镑。然而他们从其中只取得十一英镑,也就是说,只取得他们本身的劳动产品的五分之一稍多一些如果在他们所取得的数目上,即在九千零五十五万一千五百四十六英镑上,加上付给无用阶级的并且将来有必要也可以储存下来的(我们以后会看到,这是没有必要的)二亿一千七百九十五万一千七百八十八英镑,那末它就会增加到三亿零八百五十万三千三百三十五英镑。

这就可以使每一个男人、每一个妇女和每一个儿童每年得到将近四十英镑——这一收入就能够绰绰有余地购买到生活上必需的一切东西,并且使生活过得十分愉快吃几乎比一八一二年大承租人的收入多一倍。必须指出,按照这种计算法,国家每年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劳动收入是用于抵补管理、领导、监督和分配方面的支出。任何一个明智的人都不能认为这个数目还不够。

有些人和科胡思一样,认为“贫穷是富有的根源,没有贫穷就不可能有任何富人,不可能有任何讲究的、惬意的生活”,我们向这些人保证,在这几篇论文中将对这个论点给予足够的答复。

我们在这种计算法中并不考虑到国家生产量的增长,因为我们的任务只在于表明目前创造的财富是怎样分配的。因此生产阶级的收人假定有所提高,就必然要引起其他阶级的收入相应地降低。不过实际上不会有这种事情。依靠我们提出的新的措施,切限制生产的情况将完全被消除,因此一切可以称做财富的东西马上能为所有的人得到。我们这里所指的那些情况,将在后面作明确的说明。

现在我们简单地对社会上每一个阶级—一加以分析,并且指出我们把五百四十三万七千九百十七人,即三分之一以上的居民称做社会无用成员的理由。同时我们希望,在我们没有把整个主题阐明以前暂时不要来评判这种见解是否正确;等到把主题阐明的时候人人都会看到,问题只在于:“国家四分之一的年产值用于抵补管理、领导、监督和分配方面的必要支出是否足够?”

图表中的1、2、3——国王和王室中的其他成员。他们是社会的非生产者。我们把他们列入有用阶级;不过我们要请其他的人指出,他们是怎样补偿他们所消费的东西的。

4、5、6、7、8——高级贵族、下级贵族、骑士、绅士和夫人。他们所有的人都是社会的非生产者,由于他们对自己所消费的东西并不给予任何补偿,因此我们不能把他们列入有用阶级。然而任何人都不能因此而责备他们,或者对他们怀有丝毫敌意。我们并不在于指谪人,而在于批评制度:我们在这方面要表明的是制度。上层阶级生长在这种不公平的制度下,并且被教导遵守这种制度,这不是他们的罪过,而是他们的不幸2况且他们大部分人对他们所处的地位毫无所知。

9、10——国家机构和财政机关:担任各种文职的人。他们所有的人都是社会的非生产者,他们绝大部分并不带来利益。因为他们成千累万的人只拿取薪金而无所事事,另外还有成千累万的人拿了薪金却在干坏事:阻挡人类去享用他们可以得到的福利。一切掌握禁止权的人都属于这一类。另外还有成千累万的人,他们的工作只是目前错误的商业制度所产生的,也应当归人这一类。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想做得过分,因此尽管这样,我们还是把各种文职人员中的一半人列为社会有用成员。

11、12——陆军。士兵的称号本身就是对人类天性的一种侮辱。这一称号将来会被人忘掉的。与这种职金相联系的荣誉是靠不住的。如果我们为了自卫,哪怕是冒生命的危险也是正义的;然而在没有任何正义的地方就不可能有任何光荣。如果我们去夺取别人的权利,请问正义在哪里呢?然而这却是保卫被损害的权利所必需的前提。人们很喜欢说:“有什么事情能比保卫祖国更光荣呢/他们不说:“有什么事情能比夺取和平的人们的权利,在别人’中间造成贫困和毁灭更加光荣呢?”但是由于我们不想做得过分,因此我们把一半陆军列入有用阶级。不过在新的制度下陆军和海军可能由全体居民组成;在必要的场合下人们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起来保卫自己的国家,而在和平时期则自己养活自己。

13、14——海军。根据上述理由,我们把它列入有用阶级。

15——领取一半薪金者等等。在这个阶级中显然有许多退伍的人和军官的一些寡妇孤儿。很难确定他们中间有多少人能从事有益的职业,因此我们不打算在这方面减少他们的人数。。

16、17——契尔西、契特姆等残废除领取退休金者。按照与领取一半薪金者同样的理由,我们在这里对他们略而不谈。

18——高级僧侣。他们加上家属和仆人的人数达十一万六千人。关于宗教这里不预备谈什么:它将在另外的地方加以探讨。

19——下级僧侣。他们执行教堂里的职务。

20(司法系统:法官、律师、诉讼代理人、录事等。我们肯定地认为,这个阶级毫无例外是多余的。我们知道得很清楚,对于在目前的不合理制度下生长和教育出来,因而对这种制度的真正性质甚至从来没有发生过怀疑的人来说,这一点似乎是不可能的事。然而我们也知道,要使全国的所有居民能够得到一切可以称作财富的东西。只需要他们的意志。我们知道,如果所有的人都能得到这样丰裕的东西,他们就能被教育成大家彼此都能和睦相处。我们认为刑罚无论怎样都不能消除犯罪,相反的,它只会经常使犯罪事件增加。我们认为,过去和现在的社会经验都能证实这种看法是正确的:犯罪事件的多少经常是与刑罚的严厉相一致的。我们知道只有一种方法才能使人完全服从:要用始终不渝的善意和毫不动怒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向他们说明不良行为在社会中可能引起怎样的后果。我们知道,如果长期这样做的话,一定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因此,对于每一个有“法律家”称号的人我们都抱着一个十分明确的期望,希望他们不久就会不再从别人的不幸中取得自己的收入。

21——医葯界:医生、外科医生、葯剂师等。在利益一致的制度下,也许不会直接减少这个阶级的人数,但是毫无疑问,它归根到底还是会使他们的人数与居民比较起来相应地减少。过度的奢华和过度的贫穷同样都有害于健康。身体的健康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精神的健康。an果能够实行这样的制度:为各阶级居民消除一切经济上的困难,从而消除极度贫困的有害后果,以及一切忧虑和贫乏,那末毫无疑问,一定能促进全国人民的身体健康。有大量的人由于以前过着放荡的生活,身体非常不好,不能一个月离开医生的护理;要是他们不受周围的东西所诱惑,那本非常可能,他们就不会沉湎于放荡的生活之中。我们把所有的医生都列为社会有用成员。

22——艺术家等。在新的制度下艺术家的人数不会减少。国家甚至能给予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大的支持。

23——大土地所有者。他们所有的人都是社会的非生产者。他们对自己所消费的东西并不给予任何补偿。他们从地租、利息和投资中得到自己的收入。

24、25——小土地所有者和承租人。他们的工作在许多方面也是这样。他们主要是农业的领导者和监工。虽然他们是社会的非生产者,然而他们是必需的,不过所需要的只是对农业进行领导和监督工作所必需的那样多的人。目前他们的人数比所需要的部分多两倍。因此他们中间至少有一半人应列入社会无用阶级。

26——农业和矿业中的工人。关于他们,我们在最后再谈。

27、28——大商人。他们是社会的非生产者。他们只是在领导对外贸易的工作中才为自己所消费的东西带来某种补偿。目前他们的人数比所需要的多九倍。他们中间至少有四分之三是社会无用成员。

29——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资本当工程师的人等等。在新的制度下,他们中间四分之一的人就可以绰绰有余地完成他们的全部工作。

30——把资本用于造船工作的人等等。投资的人就是食利者。他们是社会的非生产者,只能从事高级的领导工论然而这项工作他们大多是通过代理人去做。我们把他们中间的一半人列为社会有用成员。

31——货船的所有主。他们是社会的非生产者。他们的全部收入都可以为有益阶级所得。

32——在渔业、江河、运河上替商人工作的水运工人等。从科胡思的著作里以前提出的资料中可以看到,一八一二年捕捉鲸鱼和海豹所得到的钱,除抵补一切费用外,计有六十万英镑。公正地说,在属于这个阶级的人中间,有很大一批人应当算作社会无益的成员,因为他们的大部分劳动产品只用于满足人为的需要,例如,店铺里用的鱼油等。店铺里只是在晚上出售货物时才需要从鱼油点灯,而这些货物本来白天也可以出售。但是由于我们无法确定这些人中间有多少人从事这类工作,所以我们把他们所有的人都列为有益成员。

33——在一切部门中投资的工厂老板。他们是社会的非生产者,只能从事工厂厂长和高级领导的工作。而他们的绝大部分工作是由他们的代理人来做的,因此毫无疑问,他们中间有三分之一的人就已经足够了。

34——批发商店的主管人。在新的制度下,目前做这种工作的那些人中连十分之一都不需要。我们可以把他们中间不足半数的人数称为有益成员。

35——小店主和零售商。当然,这些人不是社会伪非生产者,因为像目前的零售制度所制造出来的欺骗、谎言、蠢话、谬论、压制体力和出卖智能的现象,整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能制造出其中的一半。在这一点上,而不是在我们以前所作的定义的意义上,零售商无条件地足以称为生产者。毫无疑问,他们对自己所消费的东西没有给予社会任何补偿。他们的四分之一或五分2一的时间用于装饰橱窗,也就是毁坏商品,至少有一半时间用于等待顾客和无所事事。如果有人在伦敦的街道上走过,他只要注意一下就马上会相信,这个阶级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多余的。他们的人数并不是由合理地、适当地为城市服务所真正需要的数量确定的,而是由这种工作所能养活的人的数量确定的。目前的社会状态必然产生的这一种情况,已足以使每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看到我们目前的商业制度中存在着根本的错误。到什么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对社会的一般概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类幸福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