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自由概念》

译后记

作者:约翰·格雷

伊塞亚·伯林的名字对我国大多数读者来讲还是比较生疏的,甚至可以说,即使研究现代西方哲学的专业人士,熟悉伯林的也不是很多。伯林不是一颗“新星”,不是一位新近才冒出来的人物,而是一位在西方哲学思想界长期被“埋没”、或被有意冷落的人物。个中原因,至少按本书作者的看法,主要是由于伯林的思想对西方理性主义的主流传统具有的颠覆性意义,以至许多理性主义思想家有意无意地联手封杀这位左道之士。大概是由于当代反理性主义思潮的不断高涨,伯林从价值多元论角度对理性主义的批判才重新受到了重视。本丛书是把他作为一位“世界级”的著名思想家推出的,只要看一下与伯林并列的其他各位的鼎鼎大名——马克思、萨特、尼采、爱因斯坦、弗洛伊德、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波普、皮亚杰,以及近年来正当红的拉康、福科、乔姆斯基、索绪尔、德里达,就可知伯林在西方当代思想界的地位。

坦率地说,我们几位译者对伯林的思想也不是很熟悉,同时又缺乏必要的资料作为参考或参照,加之伯林思想本身的艰深以及评述者语言的晦涩,翻译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我们的策略是,尽可能地忠实作者的原意,宁直勿曲。“雅”是我们所不敢奢望的,在“信”的基础上力求达到“达”,则是我们勉力为之的目标。

本书的鸣谢、导言、第一章、第二章、进一步研究的资料为马俊峰翻译,第三章由路日亮翻译,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为杨彩霞翻译,最后有马俊峰作了通校。其中的不足和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欢迎识者指出,以便再版时修订。

                     译者

                  1998年10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两种自由概念》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约翰·格雷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约翰·格雷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