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八、成长到真正富有

作者:奥修

似乎人类觉得只是成为他们自己是不够的,为什么大多数的人会有一种强迫性,想要去取得权力和声望等等,而不要只是成为一个单纯的人?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它具有两面,这两面都必须加以了解。首先:你从来没有按照你本然的样子被你的父母、老师、邻居和社会所接受,每一个人都试图要改善你,要使你变得更好,大家都指向每一个人都可能会有的缺点、错误、弱点和脆弱的地方,没有人强调你的美,没有人强调你的聪明才智,没有人强调你的伟大。

只要活着就是如此的一个礼物,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你要对存在感谢,相反地,每一个人都不高兴,都在抱怨。很自然地,如果围绕在你生命周遭的每一件事打从开始就指出,你并不是你应该成为的样子,就一直给你很多很高的理想说你必须去遵循它们,你必须去变成它们,你的现状就永远不会被赞美,会被赞美的是你的未来——如果你能够变成值得尊敬的人、有权力的人、富有的人、知识份子、或是在某一方面有名的人,而不只是一个没没无闻的人,你才会被赞美。经常在反对你的制约已经在你里面产生一个概念:“就我现在的样子,我是不够的,有某些东西缺少了,我必须去到其他某一个地方,而不是在这里,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应该呆在更高、更有权力、更显赫、更令人尊敬、更有名的地方。”

这是整个故事的一半——它是丑陋的,它不应该是如此。如果人们更聪明一点,知道要如何成为母亲、如何成为父亲、如何成为老师,这种情况就可以消除。

你不应该把小孩带坏。他的自我尊敬,以及他对自己的接受,你必须帮助它成长,然而相反地,你倒反而成为他成长的阻碍,这是丑陋的部分。但这是简单的部分,这是可以被消除的。因为你可以很容易而且很理想地看清楚说你不必对你的现状负责任,自然就是把你创造成像现在这个样子,不必要地为洒在地上的牛奶痛哭是全然的愚蠢。

第二部分非常重要,即使所有这些制约都被消除——你原来被养成的习惯改过来了,所有的这些概念都从你的头脑被带走——你仍然会觉得你还不够,但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经验。那个用语是一样的,但是那个经验却完全不同。你是不够的,因为你还可以更进一步,它将不再是变得更有名、更值得尊敬、更有权力、或是更富有,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你所顾虑的,你的顾虑是:你的本性只是一个种子,你并不是生下来就是一棵树,你生下来只是一个种子,你必须成长到你可以开花的那个点,那个开花才是你的满足、你的达成,这个开花跟你的权力无关、跟金钱无关、跟政治无关,它只跟你本身有关。它是一种个人的成长,就这一点而言,其他的制约是一种阻碍、一种转移,它是误用了对成长的自然渴望。

每一个小孩生下来是要长成一个具有爱心、具有慈悲心和具有内在宁静的充分开展的人,他必须成为对自己的一个庆祝,它并不是一个竞争的问题,它甚至不是一个比较的问题,但是初期丑陋的制约使你转移了,因为那个想要成长的动力、想要变得更多的动力和想要扩张的动力被社会和被既得利益者所利用了。他们使它转移,他们灌输给你一些思想,使你认为这个动力就是要去变成拥有更多的金钱。这个动力就是意味着要在每一方面都爬到顶端——在教育方面,或是在政治方面。不论你在哪里,你都必须爬到顶端,比那个更少你就会觉得你做得不好,你就会有很深的自卑感。

这整个制约产生一种自卑感,因为它想要使你变得更优越,比别人优越,它教你竞争和比较;它教你暴力和抗争;它教你说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结果——那个目标是成功,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做到这样,因为你一生下来就带着一种想要成长的驱策力,想要去到其他某一个地方的驱策力。

种子必须走一段很长的路才能够变成花朵,它是一个神圣的旅程,那个驱策力是很美的,它是大自然所给予的,但是直到目前为止,社会一直都非常狡猾,它会将你自然的本能转向、导入歧途、或转移,使它具有社会的实利。

这两种情况都会使你觉得不论你在哪里,总是缺少某些东西,你必须去取得某些东西、达成某些东西,变成一个有成就的人,变成一个往高处爬的人。这需要你的聪明才智来弄清楚你自然的驱策力是什么,而社会的制约又是什么。切除社会的制约——它全部都是垃圾——好让自然保持纯洁,不被污染。自然一直都是个人主义的,你将会成长,你将会开花,你所开出来的或许是玫瑰花,别人所开出来的或许是金盏花。并不因为你是玫瑰花,你就比较优越,也不因为他是金盏花就比较低劣,重点在于你们两个人都开花了,那个开花给予一个很深的满足,所有的挫折和紧张都消失了,有一种很深的和平弥漫着你——一种超越了解的和平。但是首先你必须完全摒除社会的垃圾,否则它将会继续转移你的能量。

你必须成为丰富的,而不是富有的,丰富是另外一回事。一个乞丐可以很丰富,但是一个国王也可能很贫乏,丰富是一种存在的品质。

亚历山大碰到戴奥真尼斯,他是一个光着身子的乞丐,只有一盏灯,那是他唯一所拥有的东西,甚至在白天,他都点着灯。很明显地,他的行为举止很奇怪,甚至连亚历山大都必须问他:“为什么你要在大白天点灯?”

他提起他的灯看着亚历山大的脸,他说:“我日日夜夜都在寻找真正的人,但是我找不到他。”

亚历山大觉得很震惊,一个光着身子的乞丐居然会对他这个征服世界的人说这种话,但是他能够看出戴奥真尼斯的躶体呈现出非比寻常的美,他的眼睛很宁静,他的脸非常平和,他的话语具有一种权威,他的“在”非常冷静,非常具有安抚作用,虽然亚历山大觉得被侮辱,他也无法反击。那个人的“在”散发出如此的光芒,在他的旁边,亚历山大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乞丐。他在他的日记上写着:“我首度感觉到丰富是某种跟有钱不同的一回事,我看到了一个丰富的人。”

丰富是你的真实和真诚、你的真理、你的爱、你的创造力、你的敏感度和你的静心品质,这才是你真正的财富。

社会将你的头转向一些世俗的事情,而你已经完全忘掉你的头被转向了,你必须很警觉,不要被任何人所操纵,不管他们的意图有多么好。你必须使你自己免于受很多用意善良的人士的影响,他们经常叫你要成为这个,成为那个。听他们讲,然后感谢他们,他们并不是真的想伤害你,但是那个伤害却发生了。你只要听你自己的心,那是你唯一的导师,在生命真正的旅程当中,你自己的直觉是你唯一的导师。你有注意去看直觉(intuition)这个词吗?它跟教学(tuaition)这个词是一样的,教学是老师所给的,它来自外在;直觉是你自己的本性所给的,它来自内在。你的内在可以指引你,只要具有一些勇气,你就永远不会觉得你是没有价值的。你或许无法成为一国的总统,你或许无法成为一个首相,你或许无法成为亨利·福特,但是那是不需要的,你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很美的歌唱家,你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很美的画家,不论你做什么都无关紧要……你或许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鞋匠。

当林肯成为美国总统……他父亲是一个鞋匠,整个参议院都觉得有一点尴尬,居然由一个鞋匠的儿子来管理那些最富有的人、那些上流的人,他们相信他们比较优越,因为他们比较有钱,因为他们属于年代已久的望族。整个参议院都有点尴尬、生气、被触怒,林肯当总统没有一个人感到高兴。

林肯在参议院发表他的第一次演说时,有一个傲慢的有产阶级的人站起来,他说:“林肯先生,在你开始演讲之前,我希望你记住,你是一个鞋匠的儿子。”整个参议院的人都笑了,他们想要羞辱林肯。他们无法打败他,但是他们能够羞辱他,然而你很难羞辱一个像林肯这样的人。

他告诉那个人说:“我非常感激你使我想起我的父亲,他已经过世了,我一定会永远记住你的忠告,我知道我做总统永远无法像我父亲做鞋匠地做得那么好。”全场鸦雀无声——林肯面对这样的话所表现出来的方式……他告诉那个人:“就我所知道,我父亲以前也为你的家人做鞋子,如果你的鞋子会磨脚,或者有不合适——虽然我不是一个伟大的鞋匠,但是我从小就跟父亲学到了那个艺术——我可以改正它。对参议院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一样,如果那双鞋是我父亲做的,而它们需要修理或改善,我一定尽可能帮忙,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我无法像他那么伟大,他的手艺是没有人能够比得上的。”当他想起他的父亲,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不论你做什么都没有关系,你或许是一个三流的总统,你或许是一个一流的鞋匠,能够满足你的就是你享受你正在做的,你能够将你所有的能量都投放进去,你不想成为其他任何人,这就是你想要成为的,你同意自然在这出戏里面所让你扮演的角色是对的,即使用总统或国王来跟你交换,你都不要。

这就是真正的富有,这就是真正的权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