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十二、愤怒是什么?

作者:奥修

愤怒是什么?我要如何保持冷静和沉着,但是在重要的片刻仍能够反应?

愤怒的心理就是你想要某些东西,有人阻止你去得到它,有人在中间阻碍。你的整个能量想要去得到什么东西,而有人阻碍了那个能量,因此你无法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这个受挫的能量就变成愤怒,变成对那个破坏你去达成体的慾望的人生气。

你无法避免愤怒,因为愤怒是一种副产物,但是你能够做其他的事,好让那个副产物根本就不发生。

在生活当中,记住一件事:永远不要慾求一样东西慾求得太强烈,好像它是一个生死的问题。稍微带着一点游戏的心情。我并不是在说不要慾求,因为那会变成你的压抑。我是说,你还是去慾求,但是让那个慾求带着游戏的心情,如果你能够得到它,那很好,如果你得不到它,或许是时机不对,我们下一次再看看,学习一些游戏的艺术。

我们变得跟慾望非常认同,因此当它受到阻碍,我们自己的能量就变成了火焰,它会烫到你,在那种几乎是疯狂的状态下,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会做出将来会后悔的事。它会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使你的整个人生纠缠进去。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几千年来,他们一直都在说:“要变得无慾。”这是在要求不合乎人性的事,即使那个叫你“要变得无慾的人也是在给你一个动机、一个慾望:如果你变得无慾,你就会达到最终的自由——莫克夏或涅槃。那也是一种慾望。

你可以为某种更大的慾望而压抑较小的慾望,你或许甚至会忘掉你仍然是同一个人,你只是改变了那个目标,的确没有很多人想要去达到莫克夏,所以你不会有太大的竞争。事实上,别人会觉得非常高兴说你已经开始走向莫克夏——生活上减少了一个竞争者,但是就你而言,并没有什么改变。如果有任何东西来打扰你对莫克夏的慾望,那个愤怒就会再度燃起,这时间,那个愤怒将会更大,因为现在那个慾望已经变得更大,愤怒永远跟慾望成正比。

我听说:

有三家修道院,基督教的修道院,它们非常靠近,都在森林里。有一天,三个修道士在十字路口碰面,他们从村子要回到他们的修道院,他们每一个人都来自不同的修道院,他们已经很疲倦了,因此坐在树下休息,开始聊天来打发时间。其中有一个人说:“有一件你们必须接受的事就是:就学问来讲,我们的修道院是最好的。”

另外一个修道士说:“我同意,它的确是如此,你们那些人都很有学问,但是就修行来讲,就苦修来讲,就灵性的训练来讲,你们远不及我们的僧院。你要记住,学问无法帮助你达成真理,只有灵性的修行能够帮助你达成真理,而就这一方面而言,我们是最好的。”

第三个修士说:“你们两个人都说得对,第一个修道院是学问最好的,第二个修道院是灵性的的修行、苦行和断食方面最好的,但是就谦虚和无我来讲,我们是最好的。”

谦虚和无我……那个人似乎完全没有觉知到他在说什么:“就谦虚和无我而言,我们是最好的。”

即使谦虚也可以变成一个自我的旅程(egotrip),无我也可以变成一个自我的旅程,一个人必须非常警觉。

你不应该试图去停止愤怒,你不应该以任何方式去控制你的愤怒,否则它将会烫到你,它将会摧毁你。我要说的是:你必须找到它的根源,那个根源一直都是慾望受到阻碍,那个挫折产生了愤怒。

不要把慾望看得很严肃,不要把任何事情看得很严肃。很不幸地,世界上没有一个宗教把幽默感看成是宗教人士基本上要具备的品质之一。我想要你们了解,幽默感和游戏的心情应该是基本的品质,你不应该把事情看得太严肃,那么愤怒就不会升起。你可以对这整个事情一笑置之,你可以开始笑你自己,你可以开始笑那个会使你愤怒的情况,要用游戏的心情、用幽默感、用你的笑声。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有无数的人,每一个人都想要去得到某些东西,有时候人们会互相挡着路,那是很自然的,并不是说他们想要这样,只是那个情况就是这样,它碰巧是这样。

我永远无法忘掉一个例子,一个事件……

有一个角力比赛,一个区域性的比赛,该区的学校都参加了,我的母校没有很好的角力选手,但是最后还是弄出一个年轻人,他说:“我并不是一个角力选手。”但是我说:“你看看这件事,如果不参加会看起来很糟糕。”

他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他说:“既然你们这样说,既然你们都认为我去参加是好的……但是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去过体育馆,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练习,你们却硬把我推上来,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如果你们找不到其他人,那么好吧!”所以他就代表我们学校参加。奇怪的是,因为他不紧张,他随时都准备要被打败,所以他的心情很放松,他居然打进了准决赛!我们学校的老师、校长和同学简直都不能相信,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在最后一个回合,他的对手真的是一个壮汉,全身都是肌肉,他的确是一位受过训练的角力选手,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学生,他是某一个学校请来的角力选手。我们都替我们那个可怜的家伙担心,他站在那个人的旁边看起来就觉得很小,我们都担心事情会变得怎么样,但是结果却超乎每一个人的预料,我们那个角力选手在整个场地跑来跑去,在比赛之前先跳一阵子的舞,他的对手看到他的举动觉得有一点不安,然后我们那个角力选手就平躺在对手的前面,他告诉他说:“请你坐在我的胸部上,成为一个胜利者,不必要地比赛下去有什么意义呢?”

几乎每一个人都很赏识那个人的幽默感,即使对方那个角力选手也笑了,他说:“我已经比赛过很多次,但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我不能够坐在你的胸部上,我希望裁判宣布我们平手。”

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个人都不想被打败,这么富于游戏的心情,这么幽默的一个人,他躺在地面上说:“现在你可以坐在我的胸部上面,让裁判宣布你的胜利,而我被打败了。”我无法忘掉那件事,简单的理由是:即使在那个被打败的片刻,那个人也将它改变成一种胜利,他几乎就是那个胜利者。没有愤怒,也没有受到挫折的问题,他只是接受那个事实:他不是一个角力选手,最好老实一点,为什么要不必要地去战斗而被打败呢?如果他的对手坐在他的胸部上,那有多难看,那会看起来很丑,别人会觉得他风度不好,所以他必须告诉裁判说:“宣布我们两个人平手,这个人不宜宣布被打败。我从他身上所学习到的比我在以前很多次的比赛当中所学习到的都来得多,这一次根本就不算是比赛,但这是一次很好的经验:一个人可以把事情看轻松。”

只要开始去想想你自己很轻松,没有什么特别,你不一定要胜利,你不一定要在每一个场合都成功,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而我们只是渺小的人,一旦你有了这样的了解,每一件事都会变得可以接受,愤怒就消失了,那个消失将会带给你一个新的惊讶,因为当愤怒消失,它会留下一个很大的慈悲、爱和友谊的能量。

--------

摘自《剑与莲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