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十六、放开来能够将工作变成创造性的经验

作者:奥修

为什么处于放开来的状态是那么地困难?

世界需要工作狂,它需要人们成为奴隶、成为劳动阶级、成为工人,就像机器一样地运作,因此所有那些所谓的道德家和生活严谨的人都一直在教导人们说工作真有某种固有的价值,事实上它没有,它具有某种价值,但是是属最低的那一种,它是一种需要,因为人们有肚子,所以他们需要吃饭,他们需要衣服和房子,这个自然的需要被利用的极点。人们被强迫去工作,但是任何他们所产出的都不是归他们所有,它跑到那些不工作的人身上。

社会永远都是一个剥削的社会,它被分为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必须为生存而工作,而有产阶级继续累积堆积如山的金钱,这是一个非常丑陋的情况——不人道的、未开化的、疯狂的。那些工作的人是穷人,他们常常在挨饿,他们没有时间来欣赏文学、音乐或绘画,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有很美的世界,有艺术的世界,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有像静心这样的事,他们一天只要吃一餐就够了。

多少年代以来,大多数的人都是贫穷的,他们的生存必须依靠他们去充当为生产的机器,当他们不被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死于饥饿,然而他们是世界上整个财富真正的所有权人,他们是生产者,但是那些狡猾的人和政客或教士进行阴谋,使社会分成不同的两类:那些真正的人——那些富有或超富有的人,以及那些只是名义上是人,但是被充当物品或生产机器的人。因为有这样的情况,所以长久以来,那些拥有既得利益的人都一直在教导人们一件事,那就是工作,工作努力一点,好让你能够生产更多,使那些富有的人可以变得更富有。

工作的价值只是在于生产够每一个人用的东西,或许每天四五个小时的工作就足以让整个人类过得很平顺、很舒服,但是这个想要致富的疯狂慾望,这个无穷的贪婪……丝毫不了解说你的钱越多,那些钱的价值就会越少。比方说,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是一个日本人,他的财富有两百一十亿美元,他要怎么去处理那些钱?你能够吃掉它吗?钱会生出更多的钱,光从利息所得,那个人就会继续变得越来越富有。超出某一个限度之后,金钱就会丧失所有的价值,但贪婪是完全疯狂的。

整个人类社会都生活在一种疯狂之下,那就是为什么很难处于放开来的状态,因为它一直都被谴责成懒惰,它违反了工作狂的社会。放开来意味着你开始以一种神智比较健全的方式去生活,你不再疯狂地追逐金钱,你不再一直继续工作,你工作只是为了你物质上的需要,但是也有心灵上的需要!工作是为了要取得物质需要所必须做的,放开来是为了心灵需要所必须的,但是大多数的人都完全抑制了心灵的成长。

放开来是最美的空间之一,你只是存在,什么事都不做,静静地坐着,草木就自己成长,你只是享受小鸟的歌唱、树木的翠绿、以及各种花朵令人迷醉的五颜六色,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来经验存在,你必须停止作为,你必须处于一种完全不被占据的状态,没有紧张,没有烦恼。

在这种平静的状态下,你会融入我们周遭的音乐,你会突然觉知到太阳的美。有无数的人从来没有享受过日出和日落,他们没有足够的心力去做它,他们一直在工作和生产——不是为他们自己,而是为那些狡猾的既得利益者,为那些当权的人,为那些有能力控制别人的人。很自然地,他们会教导你说工作是伟大的,事实上,那是为他们的利益来说的。那个制约已经变得非常深,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够休息,人们已经完全忘记休息的语言,他们被训练成去忘记它。

每一个小孩生下来的时候都带着一种内在的能力,你不必去教小孩如何放松,你注意看小孩,他很放松,他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但是你不允许他享受这种天堂的状态,你很快就会使他变文明。每一个小孩都很原始、很不文明,但是父母、老师、以及每一个人都盯住小孩,想要使他们文明,使他们成为社会的一部分,没有人会去想说社会是完全疯狂的。如果小孩保持他原来的样子,不再走社会或你们所谓文明的路线,那是很好的,但是父母们带着所有美好的期望,他们不可能让小孩单独,他们必须教他去工作,他们必须教他去生产,他们必须教他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他们必须教他说:“除非你爬到顶端,否则你就证明了我们的失败。”因此每一个人都争着要爬到顶端,这样你怎么能够放松?

我并不反对工作,工作具有它本身的实用价值,但是只有实用价值,它不能够成为你生命的一切。食物、衣服和房子是绝对需要的。工作,但是不要变得沉溺于工作,当你没有工作的时候,你必须懂得如何放松,要放松不需要很多智慧,它是一种简单的艺术,它非常容易,因为你一生下来就已经知道它了,它已经存在,它只需要从蛰伏状态中恢复过来,它只需要再度被挑起。

所有的静心方法都只不过是帮助你回忆那个放开来的艺术的方法,我说回忆,因为你已经知道它,虽然你知道它,但是那个知道却被社会所压抑。

有一些简单的原则必须记住:必须由身体开始。在你的床上躺下来——你每天都在躺,所以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当你躺在床上,在睡觉来临之前,闭起眼睛开始观照你的能量,从脚开始,从那里开始移动,只要向内观照:是否在什么地方有某种紧张?在脚的部分、在大腿的部分、或是在胃的部分?有没有什么紧张?如果你在某个部位发现紧张,那么只要试着去放松它,除非你觉得那个部分的紧张已经松开来,否则不要从那个点移开。通过你的手,因为你的手就是你的头脑,它们跟你的头脑相连。如果你的右手是紧张的,那么你的左脑也会是紧张的;如果你的左手是紧张的,那么你的右脑也会是紧张的,所以首先要通过你的双手——它们几乎就是你头脑的分支——然后在最后到达你的头脑。

当整个身体都放松,头脑就已经有百分之九十放松了,因为身体只不过是头脑的延伸。然后那个在你的头脑里面百分之十的紧张……只要观照着它。只要藉着观照,那个云就会消失。对你而言,那需要花上几天的时间,它是一种诀窍,它将能够重新恢复你孩提时代的经验,在那个时候,你是非常放松的。从你每天躺在床上开始,几天之后,你就能够抓到那个诀窍,一旦你知道了那个奥秘——没有人能够把它教给你,你必须在你自己的身体里面找寻——然后,甚至在白天,任何时间,你都能够放松,成为放松的主人是世界上最美的经验之一,它是走向一个伟大的灵性旅程的开始,因为当你完全处于放开来的状况,你就不再是一个身体。

你是否曾经观察这一个简单的事实:唯有当有一些紧张或一引起疼痛,你才会觉知到你的身体?当你没有头痛的时候,你觉知过你的头吗?如果你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你就会忘记你是一个身体。在那个忘记身体的当中,你就会记起隐藏在你身体里面一个新的现象:你灵性的本质。放开来就是去知道你不是身体,而是某种永恒的、不朽的东西的方法。世界上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宗教,只要简单的放开来的艺术就能够将每一个人转变成具有宗教性的人。宗教并不是在相信神,宗教并不是在相信教皇,宗教并不是在相信任何观念的系统,宗教是知道那个在你里面永恒的东西:真、神、美——那个你存在的真理的东西,那个你的神性的东西,那个你的美、你的慈悲和你的光辉的东西。

放开来的艺术跟经验那个非物质的、那个不可测量的——你真实的本质——是同义词。有一些片刻,你并没有觉知到,你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比方说,当你真的笑,捧腹大笑,不只是从头脑,而是从你的肚子,那个时候,你是很放松的,虽然你并没有觉知到,你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那就是为什么笑能够那么令人健康,没有其他葯物能够带给你那么多的好处,但是笑却被某些人所阻止,那些人也是阻止你去觉知放开来的阴谋者,整个人类都被转变成严肃的、心理有病的一团。你曾经听过小孩子格格地笑吗?他的整个身体都涉入它里面,而当你笑的时候,你很少整个身体都在笑,它只是一件理智上的、头脑的事。

所以你必须注意你的日常生活,看看在那些场合你可以找到自然的放开来的经验。当你在听我讲话,你可以经验到一种放开来,它每天都在发生,但是你并没有觉知到,我可以看到你的脸在改变,我可以看到你的宁静在加深,我可以看到,当你在笑,你的笑已经不再拘束、不再有束缚,现在你的笑已经成为你的自由。我每天都可以观察到,你继续变得越来越放松,好像你并不是在听演讲,而是在听柔和的音乐,不是在听那些话语,而在听我的宁静。

如果你无法在我此地的“在”里面经验到一种放开来,你将很难在其他任何地方找到它,但是有一些片刻,当你在游泳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是一位泳者,你可以只是漂浮,不要游,你将会发现很深的放开来,只是随着河流走,甚至不要有任何动作来违反那个流,变成那个流的一部分。

你必须从各种不同的来源累积放开来的经验,不久你就会握有整个奥秘,它是最基本的事情之一,尤其是对我的门徒来讲,它将能够使你免于工作狂的制约,那并不是意味着说你将会变懒惰,相反地,当你越放松,你就变得越有力量,当你很放松,你就会累积更多的能量,你的工作将会开始有一种创造力的品质,而不只是在生产。不论你做什么,你都会全然投入,带着很大的爱,而你将会有很多能量可以去做它。

所以放开来并不反对工作,事实上,放开来将工作蜕变成一种创造性的经验。

--------

摘自《真、神、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