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十八、工作而且成为一个个人

作者:奥修

为什么我觉得需要被同意,而且被承认,尤其是在工作上?它使我掉进一个陷阱,我不能不这样,我知道我掉进这个陷阱,但是我已经被它所抓住,而且似乎摆脱不了。

能否请你帮助我找到那个门?

必须记住,被同意和被承认的需要是每一个人的问题。我们整个生命的结构是:我们被教导说除非我们被承认,否则我们什么人都不是,我们是没有价值的。工作本身并不重要,那个被承认才重要,但这是将整个事情都倒过来了。工作本身应该是重要的,它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你必须工作,不是为了要被承认,而是因为你享受成为具有创造力的,你喜爱工作本身,如果你喜爱它,你才工作,不要要求承认,如果有被承认,你也是泰然处之;如果没有被承认,你也不必去想它,你的满足应该是在工作本身。如果每一个人都学会这个喜爱他自己的工作的简单艺术,不管它是什么工作,你都去享受它,而不要要求任何承认,我们一定会有一个更美、更欣喜的社会。

就现在的情况,世界使你陷入一个痛苦的模式:你所做的事并不能因为你喜爱它、你将它做得很完美就是好的,而是要由世界来承认它、奖赏它,给你金牌或诺贝尔奖才算是好的。他们已经带走了整个创造力的价值,他们摧毁了无数的人,因为你无法给成千上亿的人诺贝尔奖。你在每一个人里面创造出被承认的慾望,所以没有人能够很平静地工作,享受任何他所做的。生命是由一些小事情所组成的,那些小事情并没有奖赏,没有政府所给的头衔,没有大学所给的荣誉学位。

这个世纪伟大的诗人之一泰戈尔,他住在印度的孟加拉,他在孟加拉出版他的诗和他的小说,但是没有人给他什么承认,然后他将一本小小的书叫做吉坦加利——奉献诗歌——翻成英文,他知道原文具有一种美,那是译文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因为孟加拉语和英语这两种语言的结构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

孟加拉语很甜,即使你们在吵架,它听起来也好像你们在好好谈一件事,它非常富有音乐性,每一个字都带有音乐性,那个品质在英文里面是没有的,也不可能将它带进去,它具有不同的品质,但他还是尽量去翻译它,那个译文——跟原文比起来是较差的——竟然得到了诺贝尔奖。然后突然整个印度都觉知到……那本书本来就有以孟加拉文发行,也有以其他的印度文发行,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人去注意,每一所大学都想要给他文学博士的头衔,他故乡的加尔各答大学是第一个颁给他荣誉学位的学校,但是他拒绝了,他说:“你们给我一个学位,但是你们并没有承认我的作品,你们是承认诺贝尔奖,因为这本书曾经以一种更美的方式存在于此,但是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去写关于它的评论。”他拒绝接受任何文学博士的学位,他说:“这是在侮辱我。”

萨特——伟大的小说家之一,而且是一个对人类心理有很深的洞见的人,他拒绝了诺贝尔奖,他说:“当我在创造我的作品时,我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奖赏,诺贝尔奖并不能够对它增加什么,相反地,它反而把我往下压,它对那些找寻被人承认的业余作家来讲是好的,我已经够老了,我已经享受够了,我喜爱任何我所做的,它就是它本身的奖赏,我不想要任何其他的奖赏,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我已经得到的来得更好。”他是对的,但是世界上对的人很少,世界上充满着错误的人,他们都生活在陷阱之中。

为什么你要去担心别人的承认?唯有当你不喜爱你的工作,担心别人的承认才有意义,那么它似乎可以充当为代替品。你讨厌工作,你不喜欢它,但是你为了要别人的承认而去做它,你为了要别人的赏识和接受而做它。与其要去想别人的承认,倒不如重新考虑你的工作,你喜爱它吗?如果你喜爱它,那不就结了吗?如果你不喜爱它,那么就改变它!父母和老师一直都在强调说你必须被承认,你必须被接受,那是一种非常狡猾的控制人的策略。

学习一件基本的事: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喜欢做的事,永远不要要求承认,那是一种乞讨的行为,一个人为什么要要求别人的承认?一个人为什么要渴望被接受?深入你自己里面去看。或许你并不喜欢你所做的,或许你害怕说你走错路了。接受能够帮助你去感觉你是对的;承认能够使你觉得你走向正确的目标,问题在于你自己内在的感觉,它跟外在世界无关。为什么要依靠别人?所有这些事情都要依靠别人,你本身已经变得具有依赖性。

你可以变成一个个人。成为一个个人,生活在全然的自由之中,用你自己的脚站起来生活,喝你自己的泉源,这能够使一个人真正归于中心,真正扎根,这是他最终开花的开始。

这些所谓被承认的人,有荣誉的人,他们都充满了垃圾,其他没有,但是他们所充满的垃圾是社会想要他们充满的,社会会用一些奖赏来补偿他们。任何有他自己的个体性的意识的人会以他自己的爱和他自己的工作来生活,他根本不会去管别人怎么想。你的工作越有价值,就越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尊敬。如果你的工作是天才的工作,那么你将无法在你的生命中看到任何尊敬,你将会在生命中遭到谴责……然后在经过两、三百年之后,人们将会为你做雕像,你的书将会受到尊敬,因为人类几乎要花两、三百年的时间才能够累积到今日的天才所具有的那么多的聪明才智,那个差距是非常大的。

要受到白痴们的尊敬,你必须按照他们的方式和他们的期望来做。要被这个病态的人类尊敬,你必须比他们更病态,他们才会尊敬你,但是这样做你能够得到什么呢?你将会失去你的灵魂,而什么也得不到。

--------

摘自《超出心理学之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