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二十、创造力、生活形态和规范

作者:奥修

在过去,所有著名的艺术家都以过着波希米亚式(放荡不羁)的生活而闻名,能否请你谈论关于创造力和规范?

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是唯一值得去过的生活!其他各种生活都只不过是温温吞吞的,它们比较是慢性自杀的生活方式,比较不是很热情、很强烈的生活方式。在过去,不可避免地,艺术家必须生活在叛逆之中,因为创造力是存在里面最大的叛逆。如果你想要创造,你必须抛弃所有的制约,否则你的创造力将只不过是抄袭,它将只是一个复本。唯有当你是一个人,你才能够创造,当你是群众心理的一部分,你无法创造,群众心理不具创造力,它是拖着生命在走,它不知道欢舞、不知道歌唱、不知道喜悦,它是机械式的。

当然,唯有当你是机械式的,你才能够从社会得到一些东西:你会得到尊敬,你会得到荣誉。大学会颁给你文学博士学位,国家会颁给你金牌奖章,最后你或许会成为诺贝尔奖得主,但这整个事情是丑陋的,一个真正的天才会抛弃所有这些无意义的东西,因为这是贿赂。将诺贝尔奖给一个人只是意味着你对社会机构的服务受到尊敬,意味着你被赋予荣誉是因为你是一个好的奴隶、你很顺从,你没有走入歧途,你遵循着社会既定的路线在走。

创造者无法遵循社会既定的路线,他必须去找出他自己的路,他必须在生命的丛林里探询,他必须单独走,他必须脱离群众头脑,脱离集体的心理。集体的头脑是世界上最低的头脑,甚至连所谓的白痴也比集体的白痴来得优越一点,但是集体性有它自己行贿的方式,如果你一直坚持说集体头脑的方式是唯一正确的方式,它会尊敬你、荣耀你。

出自纯粹的需要,所以在过去,各类的创造者——画家、舞蹈家、音乐家、诗人和雕塑家——都必须放弃受人尊敬。他们必须过着一种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流浪汉的生活,那是他们成为具有创造力的唯一方式。在未来,那个情况不需要如此,如果你们了解我,如果你们觉得我所说的东西有真理在里面,那么在未来,每一个人都应该以个人来生活,那么就不需要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是固定的、正统的、传统的、受人尊敬的生活的副产物。

人类需要一种新的土壤——自由的土壤。波希米亚的方式是一种反应,一种必要的反应,但是如果我的看法成功了,那么就不会有波希米亚的方式,因为将不会有试着去驾驭人们的所谓集体的头脑,那么每一个人都能够很安逸地自处,当然,你不必去干涉别人,但是就你自己的生活而言,你必须按照你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唯有如此才会有创造力,创造力是由个人自由所散发出来的芬芳。

你问我说:“能否请你谈论关于创造力和规范?”

规范是一个很美的词,但是它被误用了,就好像所有其他很美的词在过去都被误用一样。规范(discipline)这个词跟门徒(disciple)这个词来自同样的词根,这个词根的意义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一个准备去学习的人就是一个门徒,准备去学习的过程就是规范。博学多闻的人从来不准备去学习,因为他已经认为他知道,他已经非常认同他所谓的知识,他的知识只不过是自我的滋养品,他无法成为一个门徒,他无法处于真正的规范。

苏格拉底说:“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是规范的开始。当你什么事都不知道,当然,有一个很大的渴望会升起,想要去探询、去探索、去查究。当你开始学习,有另外一个因素不可避免地会随之而来:任何你所学到的必须一直被抛弃,否则它将会变成知识,知识会阻止进一步的学习。

一个真正进入规范的人从来不会累积,每个片刻他都抛掉任何他所知道的东西,而再度变天真,那个天真的确是会发光。当戴奥真尼斯说天真是发光的,我同意他的说法。处于一种不知道的发光状态是存在里面最美的经验之一,当你处于那种不知道的状态下,你是敞开的,没有障碍,你准备好要去探索。印度教教徒做不到这样,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很多;基督徒也做不到这样,但是我的门徒能够做得到,简单的理由是:我并不传授知识,相反地,我在摧毁你的知识。

规范已经被作了错误的解释,人们一直在告诉别人说要规范他们的生活,要做这个,而不要做那个,有千千万万个应该和不应该被强加在人的身上,当一个人带着这么多的应该和不应该,他就无法成为具有创造性的,他是一个被监禁起来的囚犯,他到处都会碰到墙壁。

具有创造力的人必须融掉所有的应该和不应该,他需要自由和空间,很大的空间,他需要整个天空和所有的星星,唯有如此,他最内在的自发性才能够开始成长。

--------

摘自《鹅就在外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