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二十一、钱是什么?

作者:奥修

钱是什么?为什么大多数的人都会在某方面对它觉得非常不舒服?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金钱并不是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金钱所涉及的是更深的部分,金钱并非只是表面上的流通工具而已,它跟你内在的头脑和态度有关。金钱是你对东西的喜爱,金钱是你对人的逃避,金钱是你面对死亡的安全,金钱是你想控制生命的努力,金钱代表一千零一件事,金钱并非只是流通的工具,否则事情就容易多了。

金钱是你的喜爱——对东西的喜爱,而不是对人的喜爱。最舒服的爱是对东西的爱,因为东西是死的,你可以很容易就拥有它们。你可以拥有一间很大的房子,或是一座皇宫,甚至连最大的皇宫你也可以很容易就拥有,但是即使一个最小的婴儿你都无法拥有,甚至连那个婴儿都会拒绝,甚至连那个婴儿都会为他自己的自由而抗争。一个婴儿,不管他是多么小,对一个想要占有的人来讲都是很危险的,他会反抗,他不让任何人来拥有他。那些不爱人的人会开始爱金钱,因为金钱是占有东西的一个工具。当有了越多的金钱,你就能够拥有越多的东西,而当你能够拥有越多的东西,你就越能够把人忘掉。你将会拥有很多东西,但是你将不会有任何满足,因为唯有当你爱一个人,你才能够有深层的满足。金钱不会反抗,但是你将不会有任何满足,因为唯有当你爱一个人,你才能够有深层的满足。钱不会反抗,但是它也不会反应,那就是问题之所在。那就是为什么那些吝啬的人变得非常丑,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他们的爱有所反应。如果没有爱降临在你身上,你怎么美得起来呢?如果没有爱像花一样地洒落在你身上,你怎么美得起来呢?你一定会变丑,你一定会变得封闭。一个拥有金钱或是试图去拥有金钱的人是吝啬的,他将会永远都害怕人,因为如果你跟人们亲近,你就必须开始分享。如果你允许某人亲近你,你就必须同时允许某些分享。那些喜爱东西的人会变成像东西一样——死的、封闭的,没有什么东西在他们里面震动,没有什么东西在他们里面唱歌跳舞,他们的心已经失去了跳动,他们过着一种机械式的生活,他们拖着生命在走,他们背负了很多东西,但是他们没有任何自由,因为只有爱能够给你自由;唯有当你给爱自由,爱才能够给你自由。

那些害怕爱的人会想要拥有金钱,而那些能够爱的人会变得不占有,金钱对他们来讲就不会那么重要。如果有钱,那没有问题,它可以被使用;如果没有钱,那也没有问题,因为爱本身就是一个王国,那是金钱买不到的。爱本身是一种很深的满足,如果有爱,你可以在街上当乞丐都没有关系;如果有爱在你的心中,你就可以唱歌;如果你有爱,而且也被爱,那么爱能够加冕于你,使你成为一个国王。金钱只会使你变丑。

我并不反对金钱,我并不是说:“把你的钱拿去丢掉。”因为那又是另外一个极端,这也是吝啬头脑的最后一步。一个为了钱而受很多苦的人,一个执著于金钱而不能够爱任何人或是不能够敞开心灵的人,到了最后会感到非常挫折而将所有的钱都抛弃,放弃世俗而跑到喜马拉雅山上去,进入西藏的僧院去当喇嘛,这种人就是没有了解。如果你能够了解,金钱是可以被使用的,但是那些不了解的人不是成为吝啬鬼而变得无法使用金钱,就是将所有的金钱都抛弃,因为在抛弃当中,他们也保存了同样的头脑。如此一来,在使用这个头脑的时候就不会有困难,你可以全部抛弃,然后逃掉,但是他们就是无法使用金钱,他们在使用的时候会觉得害怕。

如果一个具有了解的人有钱,他会分享,因为钱并不是为它本身而存在的,它是为生命而存在的。如果他觉得生活需要它、爱需要它,他可以完全将它抛弃,但它不是一种弃俗,他也是在使用它。对他来讲,爱就是目标,金钱从来不是目标,金钱只是工具,然而对那些追求金钱的人来讲,金钱就是目标,爱变成只是一个工具,甚至连他们的祈祷都是为了钱,甚至连祈祷都变成求得金钱的工具。

金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为什么人们会那么投入它,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追求它?它的确具有吸引力,它的确具有磁性。金钱具有一种催眠性的吸引力,那个吸引力就是你可以完全占有它。钱非常听话,它可以变成你的奴隶,自我可以觉得非常满足。

然而爱并没有那么听话,爱是叛逆的,你无法占有爱。你可以占有一个女人,你可以占有一个男人,但是你永远无法占有爱。如果你占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变成金钱,或是变成一样东西;如果你占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变成金钱,或是变成一样东西、一样工具。唯有当一个人的存在是为了他自己本身,而不是作为其他任何东西的工具,这样的话,一个男人才能够算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也才能够算是一个女人。金钱是工具,而执著于工具就是能够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最大的愚蠢,也是最大的祸因。

金钱不应该变成目标,但我并不是说你必须将它抛弃而变成乞丐——使用它,它是一项很好的工具。我并不反对金钱,我对它没有什么反对的话可以说,我是在说关于你和关于你的占有,而不是在说关于金钱。如果你不占有,如果你不执著于它,它可以是很美的。金钱就好像血液在身体里循环;金钱在社会的身体里循环,它相当于血液,它帮助社会变得更丰富、更活生生,它就像血液一样。

你一定听过关于血液凝固而无法循环的疾病,血块堵住血管造成身体里面的血液无法流通,然后你就瘫痪了,如果那个血块堵住心脏,你就死掉了。

如果金钱能够流通,从一个人的手中流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中,继续流动,流动得越快越好,那么血液就能够循环得很好,身体就变得很健康。但是当一个吝啬鬼进来,他就变成一个血块;某一个地方有人在累积,不分享,他就成了血液循环里的一个血块。那个人会打扰到整个系统,不但他自己没有好好生活,而且由于他的阻碍,别人也受到了他的不良影响,金钱就停止循环。血液循环就是生命,血液停止了、受阻了,就是死亡;金钱循环就是生命,金钱停止了、受阻了,就是死亡。

一个人必须有钱,必须赚钱,然后使用它。一个人拥有钱就是为了要使用,而一个人使用就是为了要拥有,它变成一个循环,然后一个人就变成两者,既是吝啬的人,也是弃俗的人,当你既是吝啬的人,也是弃俗的人,你就两者都不是,你只是在享受任何金钱所能给予的。金钱能够给予很多东西,金钱也有很多东西不能给予,当你使用它的时候,你就知道金钱能够给予什么。金钱能够给予一切外在东西——这个世界上的东西,这并没有什么不对。拥有一间漂亮的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对,拥有一座漂亮的花园并没有什么不对,金钱能够给你这些东西,但是金钱无法给你爱,如果你要求它给你爱,那么你就是对这个可怜的金钱期望太多了。

一个人应该只期望那个能够被期望的,一个人不应该进入那个不可能的东西。当你要求可怜的金钱给你爱,那可怜的金钱是做不到的,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不要对金钱生气!不要将它烧掉,或是将它丢到河里,然后跑到喜马拉雅山上去。你在要求一个具有了解的人从来不会要求的东西,你这样做是愚蠢的,就这样而已,金钱并没有什么不对。

有神经病的人会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使用金钱,就金钱所能够做的来讲,它是很美的,它所能够做的事也够多!就俗事而言,它所能够做的已经够多了,但是不要期望爱,因为它是属于内在的,它是属于内在的本性,同时也不要要求神,因为他是超越的。

按照每一样东西的性能来使用它,而不是按照你的梦来使用它,那么你就是一个健康的人,成为健康的就是成为神圣的,不要有任何不正常,要很正常、很平凡,只要有多一点的了解,让你自己能够看清楚。钱能够被使用,它应该被使用,它能够给你一个很美的世界。

否则如果你反对金钱,迟早你将会创造出像印度那么脏的国家。在印度,每一样东西都很脏,但是他们认为他们是伟大的灵性主义者,每一样东西都变得很丑,但是他们认为他们是伟大的灵性主义者,因为他们已经弃俗了,因此情况变得很糟糕,他们认为一个人必须把眼睛闭起来,不要看外在。

看外在是好的,因为外在是神的创造;看内在是好的,因为那个创造者就住在内在。两备都很好。眼睛需要一睁一闭,它们不应该一直都睁着,也不应该一直都闭着。它们需要眨眼——一睁一闭,一睁一闭,那是一个韵律——外在、内在;

外在、内在。

向外看,那里有很美的创造;向内看,那里有很美的神。渐渐地,你将能够了解,内和外能够会合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它们是一体的。

--------

摘自《老子道德经》第二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