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二十四、为什么金钱是如此地一个携有杂质的主题?

作者:奥修

为什么金钱是如此地一个携有杂质的主题?似乎好像当我们有钱,我们就会觉得有罪恶感,因此被迫要去花掉它,或者,我们会觉得不安全,所以想要抓住它,很明显地,它影响着围绕在权力和自由周围的很多事情。奇怪的是,即使在餐桌上讨论金钱这个主题,都会觉得它是一种禁忌,就好像谈论性和死亡也是一种禁忌一样。请你评论。

金钱是一个携有杂质的主题。它简单的理由是:我们无法想出一个明智的系统,在那个系统里,金钱可以成为整个人类的仆人,而不是某些贪婪之徒的主人。

金钱是一个搀有杂质的主题,因为人的心理充满了贪婪,否则金钱只不过是一个物品交换的简单工具,一个完美的工具,它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们处理它的方式使得在它里面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是错的。

如果你没有钱,你会遭到谴责,你的整个人生都将会是一个祸害,在你的一生当中,你都会试图藉着任何方式来拥有金钱。如果你有钱,它并不会改变基本的事情,你会想要更多,你的想要更多是无止境的,当到了最后,你已经有了很多钱——虽然它还不够,它永远都是不够的,但它已经比其他任何人都来得多——那么你就开始觉得有罪恶感,因为你用来累积金钱的手段是丑陋的、不人道的、暴力的,你一直在剥削,你一直在吸人们的血,你一直都是一个寄生虫,所以虽然你已经有了很多钱,但是它会提醒你,你在得到它的过程中所犯下的罪行。

这会产生出两种人:其中一种会开始捐款给慈善机构来去除罪恶感,他们在做“善事”,他们在做“神的工作”,他们会开医院或学校,一切他们所做的多多少少都是为了要避免因为罪恶感而发疯。你们所有的医院、所有的学校和所有的慈善机构都是有罪恶感的人的结果。比方说诺贝尔奖的创办人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藉着创造各种毁灭性的炸弹和机器而大赚其钱的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很多人使用诺贝尔先生所提供的武器。他赚了巨额的钱……交战的双方都向同样的来源购买武器,他是唯一大量创造战争武器的人,所以不论是谁被杀死,都是被他杀死,不管他是属于这一边或是属于那一边,任何一个被杀死的人都是被他的炸弹所杀死,所以在老年的时候,当他已经拥有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所能拥有的金钱,他就设立了诺贝尔奖,它以一个和平奖来给予——由一个靠战争赚钱的人来给予。对和平有重大贡献的人就可以得到诺贝尔奖,它颁给那些有伟大科学发明,有伟大艺术或创造性发明的人,诺贝尔奖还附有一笔很大的金额,目前它大概将近二十五万美元。最好的奖,同时又附有二十五万美元,那个数目还会继续增加,因为钱会变得越来越贬值,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所有这些诺贝尔奖每年所分配的奖金只是那些钱的利息而已,原来的本金还是保持完整,它将永远都会保持完整。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利息产生,你甚至可以给二十个诺贝尔奖。

所有的慈善工作事实上都只是想要洗掉罪恶感的一种努力。当比拉多下令要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他的手,奇怪!下令执行十字架刑并不会弄脏他的手,他为什么要洗手呢?它具有某种意义:他觉得有罪恶感。人们花了两千年的时间才了解到这一点,因为两千年以来,甚至没有人去提,或是去评论,为什么比拉多会洗手。弗洛伊德发现那些有罪恶感的人会开始洗他们的手,它是象征性的……好像他们的手沾满了血。所以如果你有钱,它会产生罪恶感,其中一种方式就是藉着帮助慈善机构来洗你的手,这是被宗教剥削,他们藉着你的罪恶感来剥削,但是他们继续在支持你的自我,说你在做伟大的灵性工作,它跟灵性无关,它只是他们试着在安慰你的罪行。

第一种方式是各种宗教一直都在做的,另外一种就是那个人觉得非常有罪恶感,所以他不是发疯就是自杀,他本身的存在会变得非常痛苦,每一个呼吸都会变得很沉重,奇怪的是:他一生努力工作就是为了要得到这些钱,因为社会挑起了他成为富有和拥有力量的慾望和野心,而金钱的确带来力量,它能够购买每一样东西,除了少数几样东西不能够购买之外,但是没有人会去管那些东西。

静心无法被购买,爱无法被购买,友谊无法被购买,感激无法被购买,但是没有人会去顾虑那些东西。其他每一样东西,整个物质世界的东西,都能够被购买,所以每个小孩都会开始爬那个野心的阶梯,他知道如果他有钱,那么每一件事都可能,所以社会蕴育出野心的概念,以及要成为富有、成为有力量的概念,那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社会,它创造出心理上病态和疯狂的人。当他们达到了社会和教育系统给他们的目标,他们就发现他们自己走进了死巷的终点,那个路就在那里结束,超出那个之外已经没有东西了,所以或者是他们变成一个虚假的宗教人士,或者他们只是跳进疯狂、跳进自杀,而毁灭了他们自己。

如果金钱不要落入个人的手中,如果它是社区的一部分,或是社会的一部分,而社会照顾每一个人,那么金钱可以是一样很美的东西。每一个人都创造,每一个人都贡献,但不是付给他们金钱,而是付给他们尊敬、爱、感激、以及一切生活上的必需品。

金钱不应该落入个人的手中,否则它将会产生罪恶感的问题,金钱可以使人们的生活过得很丰富。如果社区拥有金钱,社区可以给你一切你所需要的设施,一切生活的教育和创造的层面。社会将会被弄得很丰富,而没有人会觉得有罪恶感。因为社会为你做很多,所以你会想要用你的服务来回报。如果你是一个医生,你将会尽你一切的力量做好你能够做的;如果你是一个外科医生,你将会尽你的力量做好你能够做的,因为是社会帮助你变成最好的外科医生,是社会给你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设施,从你的孩提时代就一直照顾你。那就是当我说小孩子应该属于社区,而社区应该照顾每一件事的意思。

一切由人们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不应该由个人所囤积,它是社区的资源,它是你们的,它为你们而存在,但是它不要落在你们的手中,它将不会使你变成具有野心的,它将会使你变得更有创造力、更慷慨、更懂得感激,因此整个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美,那么金钱就不是一个难题。社区与社区之间可以使用金钱来作为交换,因为每一个社区不可能拥有一切它所需要的东西,它可以从其他社区购买,那么金钱就可以用来作为交换的工具,但是是社区与社区之间的交换,而不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交换,所以每一个社区都可以带进该社区所没有的东西。所以金钱的基本功能仍然保留,但是它的所有权已经从个人改变成集体的。对我而言,这就是基本的共产主义:金钱的功能由个人转变到集体,但是宗教不希望如此,政客也不希望如此,因为他们的整个游戏将会被摧毁,他们的整个游戏都依靠野心、权力、贪婪和色慾。

宗教几乎是依靠非宗教的东西而存在,或者说得更清楚一点,是依靠反宗教的东西而存在,这样说似乎非常奇怪。他们使用那些东西,但是在表面上你看不出来,你只看到慈善,但是你看不出那个慈善来自哪里,以及为什么他们要行善。首先,为什么需要慈善?为什么会有孤儿?为什么会有乞丐?为什么我们一开始会允许乞丐和孤儿发生?然后为什么会有人很想要去做慈善工作,很想要把钱捐出去,将他们的整个生命都奉献给慈善,以及服务穷人?

在表面上,每一件事似乎都是对的,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这种架构里有很长的时间,否则它是全然的荒谬。如果小孩由社区来拥有,那么没有一个小孩会是孤儿,如果社区拥有每一样东西,那么没有人会是一个乞丐,我们都分享任何我们所拥有的东西,但是这样的话,宗教就没有剥削的对象,他们将不会有穷人可以来安慰,他们将不会有富人来帮助而除去他们的罪恶感。

如果你继续挖它的根——那是丑陋的,没有人想要去看……那就是为什么像性、死亡、或金钱这一类的字眼会变成禁忌,在它们里面并没有什么不能在餐桌上谈论的东西,但那个理由是:我们已经将它们压抑得太深了,因此我们不想要任何人将那些东西挖出来,我们会害怕。我们会害怕死亡,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将会死,但是我们并不想死,因此我们想要将眼睛闭起来不去看它,我们想要生活在一种状态下,好像“其他每一个人都会死,只有我不会”。这是每一个人的正常心理:“我不会死。”

把死亡提出来是一项禁忌,人们会变得害怕,因为它提醒了人们他们自己的死亡。他们太过于顾虑那些不重要的琐事,而死亡正在来临,但是他们想要那些琐事使他们保持忙碌,它可以被当成帘慕:他们将不会死,至少不知道。稍后……“当它发生,我们再看。“

性也是他们所害怕的,因为有很多嫉妒涉入,他们自己人生的经验是痛苦的,他们曾经爱过,但是失败了,他们真的不想把那个主题提出来,它令人伤心。

金钱的情形也是如此,因为金钱会立刻把社会的阶级带进来,所以如果有十二个人围着桌子旁边坐,你就会立刻将他们分阶级,那个类似性和平等性暂时消失。有人比你更富有,有人比你更贫穷,突然间,你们就把你们自己看成敌人,而不是看成朋友,因为你们都同样在为钱争斗,你们都在抓同样的钱。你们并不是朋友,你们都是竞争者、敌人,所以至少在餐桌上,当你们在吃东西的时候,你们希望没有阶级,没有日常生活的奋斗,你们想要暂时忘掉所有那些事情,你们想要只谈一些好的事情,但这些全都是表面功夫。

为什么不创造出一个真正很好的生活?为什么不创造出一种金钱不会产生阶级,而只是给每一个人越来越多机会的生活?为什么不创造出一个生活,使得性不会造成痛苦的经验、嫉妒和失败,而只是一个乐趣——不比任何其他的游戏来得更多,只是一个生物的游戏。

一种简单的了解……我想不出为什么……如果我爱某一个女人,而她在享受某一个男人,那完全没有问题,它并不会打扰我的爱,事实上,我会爱她更多,因为她被更多人所爱,我的确是选择了一个很美的女人。找到一个只有我爱,而她在全世界找不到其他任何人来爱她的女人,那的确是一件丑事,那真的是下了地狱。如果她偶尔跟别人在一起觉得很快乐,那有什么不对?一颗具有了解的心将会以她的快乐为快乐。你爱一个人,你想要她快乐,如果她跟你在一起是快乐的,那很好,如果她跟别人在一起是快乐的,那也很好,它并没有什么问题。你打网球,那并不表示你一生都要跟同一个球伴打网球,忠贞……!

生活必须变得更丰富,所以只需要一些理解,爱就不会成为一个问题,性就不会成为禁忌。一旦你在生活当中没有问题、没有焦虑,死亡就不会是一项禁忌,一旦你全然接受你的生命,死亡就不是生命的终点,而是它的一部分。

死亡是长一点而且深一点的睡觉,平常的睡觉能够使你恢复活力,使你再度运作得比较好,比较有效率,所有的疲倦都消失了,你再度变年轻。死亡也是在做同样的事,只是那个层面更深。它帮你换了一个新的身体,因为现在这个身体已经无法再藉着一般的睡眠来恢复活力,它已经变得太老了,它需要更彻底的改变,它需要一个新的身体,你生命的能量想要有一个新的形式。死亡只是一个睡觉,好让你能够很容易地进入一个新的形式。一旦你接受了生命的全部,生命也包括死亡,那么死亡就不是在反对生命,而只是它的仆人,就好像睡觉一样。你的生命是永恒的,它将会永远永远都存在,但身体并不是永恒的,它必须被更换,它会变老,然后最好是更换一个新的身体、一个新的形式,而不要再拖着老旧的身体。

对我而言,一个具有了解的人将不会有任何问题,他会看得很清楚,然后问题就消失了,而留下一个很深的宁静——

一个带着伟大的美和祝福的宁静。

--------

摘自《超出心理学之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