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二十七、真实和真诚的事业

作者:奥修

在照顾一个事业,持续、承诺和责任是必须的,但是这些跟内心所渴望的活在当下、自由和自发性是十分相反的,请你告诉我们关于这两种品质能够和平相容的方式,如果有这种方式的话。

如果你想要同时骑两匹马,那将会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你必须了解一件事:如果你渴望自由、自发性和活在当下,你就必须不像在做生意,你可以继续那个生意,但是你必须改变你做生意的态度和方法,你无法妥协这两者,你无法综合这两者,你必须牺牲其中的一个来照顾另外一个。

我想起我的祖父,我父亲和我叔叔不希望他老人家在店里,他们会告诉他说:“你可以去休息,或者是去散步。”但是有一些顾客一定要找他,他们会说:“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们再来找他。”问题在于他不是一个生意人。

他会很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进货的成本是十块钱,我只赚你百分之十,换句话说,我必须卖你十一块,你难道连给百分之十的利润都觉得迟疑吗?那么我们要怎么生活?”人们就会立刻跟他成交,但是就我父亲和我叔叔的眼光看来,这是一项损失,因为他们会从二十块钱开始叫价,然后一阵讨价还价,如果客户能够还到十五块的价钱,他会觉得很高兴说他省了五块,但是事实上他多付了四块,所以很自然地,他们会把我祖父赶走:“走开,去河里好好洗一个澡,或是去公园休息,你已经老了,不需要再看店。”

但是他会说:“有一些顾客认识我,也认识你们,他们知道我不是生意人,而你们是生意人,我告诉我的顾客说,如果你们来刚好我不在,那么就等一等,我很快就会回来。我告诉那些顾客说:‘记住一件事:不管是西瓜掉在刀子上或是刀子掉在西瓜上,永远都是西瓜被切开,而不是刀子被分开,所以要小心生意人。’”他有他自己的顾客,他们来的时候甚至都不提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就坐在那里,他们会说:“等他老人家回来再说。”

生意也可以用真诚和真实来做,不一定要狡猾、剥削、或欺骗,所以不要要求要把“持续、承诺和责任”与“内心所渴望的活在当下、自由和自发性”合并在一起。

听命于你的心,因为到了最后还是要由心来决定你本性的表现、你意识的成长,以及最后的超越——那个超越死——还可以引导着你和你的觉知。其他任何事都是世俗的。你的承诺是什么?一个具有了解的人会避开愚蠢的承诺。你的持续是什么?因为你父亲和你的祖先一直都在经管那个生意,所以你也必须以他们的方式来做它吗?你在此只是为了要重复过去吗?

你难道没有勇气带进新的东西,而抛弃过去旧有的和陈腐的东西吗?你难道没有勇气将新鲜的微风带进你的生活,以及带进在某方面跟你有关的人的生活吗?你的持续是什么?那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每一个片刻你都必须不连续,不仅是跟别人——你的父亲或你的祖先——不连续,还要跟你自己的过去不连续。一个片刻过去就过去了,你没有任何义务要去继续,或是要去携带那个已经死掉的片刻的尸体。

承诺永远都是由无意识产生出来的。比方说,你爱上一个女人,你想要她跟你结婚,但是她要求承诺,而你是那么地无意识,所以你很容易就对未来承诺,但未来并不是你所能掌握的。你怎么能够说任何关于明天的事?明天并不是你所拥有的东西,你或许会在这里,也或许不在这里,谁知道明天会怎样?那个突然占有你的爱或许会消失,然而几乎每一个男人都会把自己承诺给他的女人:“我将会一生都爱你。”女人也会承诺她自己:“我将不只爱你这一生,我将会对神祈祷,在每一世我都会找到你当我的丈夫。”但是没有人觉知到,甚至连一个片刻的未来都不在你的掌握之中,所有的承诺都将会产生麻烦。明天你的爱或许会消失,就好像它突然出现一样,它也会突然消失,它是一个发生,它不是你主动的行为,它不是你的作为,明天,当那个爱消失,而你发现你的心完全干掉了,你要怎么办?

责任……你一直被责任的概念所重压——你对你的父母有责任,你对你太太或你先生有责任,你对你的小孩有责任,你对你的邻居有责任,你对社会有责任,你对国家有责任,似乎你在这里就要对每一个人负责任——除了你自己之外。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有一个女人在教她的小孩:“我们的宗教最基本的一件事就是要服务别人。”那个小男孩说:“我了解,但是有一件事我无法了解:别人要做什么?”

那个母亲说:“当然,他们也会服务别人。”那个小男孩说:“这就奇怪了,如果每一个人都在服务别人,为什么我不服务我自己,你也服务你自己?为什么要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而使它成为一个负担——我必须服务别人,而等他们来服务我?”在他的天真当中,那个小孩是在说一个真理,那是所有的宗教都忘掉的。事实上,在宗教、政客、老师、父母和所谓行善的人手中,责任的意义已经变质了,他们改变了责任的意义,他们已经把它看成是义务:那是你的义务。我要你们知道,那种义务是一句脏话。

你永远不要因为那种义务而做任何事。要不然就是你因为爱而做某些事,要不然你就不要去做它。使你的生活成为一个爱的生活,如果因为爱而你有所反应,那个我称之为责任(responsibility)。将这个字分成两个部分:反应——能力(response-ability),不要使它成为一个字。将这两个字连在一起已经在世界上制造出很多混乱,它并不是责任,而是“反应——能力”。爱能够反应,世界上没有其他力量能够反应。如果你爱,你一定会反应,没有负担,责任是一个负担。

有一个住在非洲的印度教圣人,他来到印度的喜马拉雅山朝圣,他尤其希望拜访印度巴德里那斯和卡德那斯的圣庙,那些是最难到达的地方,在那个时候,要去那些地方的确非常困难,有很多人一去不回——道路非常狭窄,而且道路的旁边是一万英尺的深谷,终年积雪,只要脚稍微滑一跤,你就完蛋了,现在情况比较好了,但是我所说的那个时候,它的确非常困难。那个印度教的门徒尝试了,他带很少的行李,因为要带很多行李在那些高山上行动非常困难,那里空气非常稀薄,呼吸很困难。

就在他上方,他看到一个女孩,年纪不超过十岁,她背着一个很胖的小孩,她一直在流汗,而且喘气喘得很厉害,当那个门徒经过她的身边,他说:“我的女儿,你一定很疲倦,你背得那么重。”

那个女孩生气地说:“你所携带的是一个重量,但是我所携带的并不是一个重量,他是我弟弟。”我在读那个人的自传,他记得那一次的遭遇,他感到很震惊,那是对的,这之间有一个差别,在磅称上当然是没有差别,不管你背的是你弟弟或是一个背包,磅称上将会显示出实际的重量,但是就心而言,心并不是磅称,那个女孩是对的,她说:“你所携带的是一个重量,我可不是,这是我弟弟,而我爱他。”

爱可以化解重量,爱可以消除重担,来自爱的任何反应都很美,没有爱的责任是丑的,那只是表示你具有一个奴隶的头脑。

就我而言,如果你真的渴望自由、自发性和活在当下,那么就没有要去综合的问题,你将会改变你对生意的整个做法,你的生意将会变成你的静心、你的真诚和你的真理,它将会停止成为一种剥削。你的持续会消失,你会将一个新的情况带入存在。承诺是完全荒谬的,你无法承诺你自己,因为时间并不是你能够掌握的,生命并不是你能够掌握的,爱也不是你能够掌握的。你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来承诺你自己?

为什么要用承诺来封闭你的生命?为什么不敞开它来接受各种惊喜?为什么不敞开它来冒险?为什么要封闭在一个坟墓里?这样的话,你将会受苦,因为你会开始想:“我已经答应了,我已经承诺了,现在不管我想不想履行那个承诺,那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我的信誉。我会假装,但是我无法接受我以前承诺时的愚蠢。”

问题不在于去综合不真实的和真实的,或是去综合真实的和虚假的,你必须抛弃那虚假的,你必须听命于你的心,而且跟着它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那个代价永远都是便宜的。任何你必须失去的,你就让它失去,但是如果你听命于你的心,你将会是最终的胜利者,那个胜利是你的,但是如果你想要欺骗别人和欺骗你自己,那就另当别论了。

--------

摘自《新的黎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