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三十一、成功与失败的游戏

作者:奥修

为什么接受失败是那么地困难?我宁愿牺牲我的幸福也不愿意承认我失败了。

你所问的问题是所有那些被训练成自我主义者的问题。很不幸地,整个基于现代心理学的现代教育都教导每一个人要成为一个自我主义者,要成为强者,要结晶起来。

那个观念是:教育把你准备好去应付竞争的世界,它是一个经常的战争,每一个人都是你的敌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你的竞争者。除非你有一个非常强的自我,否则你无法成为一个总统,你无法成为一个首相,你无法很成功地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你将会保持没没无闻!被留置在路边,而整个竞争者的队伍将会走在你前面,你将会被每一个人压在下面。从最开始,每一个小孩就被灌输这样的恐惧——你必须非常强,否则你将会被压扁。每一个人都试图以某种方式来求得胜利,每一个人都在竞争,想要超越别人,想要变成特别的人。你所问的问题就是来自这种错误的教导,这种完全不合乎人性的教导。你是一个错误世界、错误文明和错误教育系统下的牺牲者。

你问说:“为什么接受失败是那么地困难?”它会伤到自我,否则是没有问题的。你觉得不必要地担心说你无法接受失败。你说:“我宁愿牺牲我的幸福也不愿意承认我失败了。”想要竞争的那个概念就是自我主义的,它是病态的。成为一个失败者并没有什么不对,勇敢地成为一个全然的失败者!做任何你所能够做的事,如果结果还是失败,那么就带着尊严来接受它。一定有人会失败,有人会胜利,有时候换个口味,失败也不错,从失败中可以学习到的跟从胜利中可以学习到的一样多,你可以学习无我,你可以学习谦虚,你可以学习接受一切生命所带给你的,所有这些事情都将会使你成熟,那么谁会去管谁是胜利者,谁是失败者?

人们会很不必要地顾虑到说整个世界都在看他们,但是事实上没有人有时间,每一个人都对他自己的竞争有兴趣。

在被选为美国总统之后,里根回到了他家乡的小镇,他问一个以前学校时代就在一起的老朋友说:“我想你们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所获得的这项殊荣,是吗?”

“是的。”他的朋友回答。

“他们都怎么说?”里根问。

“他们没有说什么,”那个人回答:“他们只是笑一笑。”

谁会去管你?人们只是笑说这个白痴当了总统。事实上,如果你失败了,别人可能还会同情你,但如果你是一个胜利者,你无法得到别人的同情。

一个人必须把人生看成几乎就像是一个游戏的地方,一个人必须学习游戏风度,一个人必须知道有人会是成功者,有人会是失败者。如果你是一个谦虚的人,你一定会喜欢你自己成为一个失败者,而不要剥夺别人的胜利。或许你从来没有想过有可能因为你把成功让给别人去享受,因而你能够享受那个失败。他的胜利要依靠你,你本来可以剥夺他的胜利。

一切所需要的就是一种很深的觉知去思考和去看说这是仅有的两个可能性。用你所有的能量和强度全力以赴,但是你不必然会成为胜利者。当别人胜利,你也要为他的胜利高兴,那是一个很美的游戏,不要觉得有挫折感,唯有当你没有全力以赴,你的失败才是一项挫折,如果你有全力以赴,你可以使你的失败变得比胜利更有价值。

你似乎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把生活当成游戏,享受它的每一面:失败、胜利、走入歧途或是找到正确的途径、夜晚的黑暗或很美的黎明。两面都享受,享受所有的可能性,从每一个经验学习某种能够使你更成熟的部分,学习比较不要那么严肃,而比较有了解性一些,具有一点幽默感。

我要为你讲一个小小的故事……

有三个女人过世而去到天堂的珍珠门,圣彼得在那里接见她们。“你在地球上有避开性吗?”他问第一个女人。

“我完全避开它。”她回答。

“非常好,”圣彼得说:“这里是一支金钥匙,它能够打开天堂之门。”

然后他转向第二个女人,问她说:“你呢?”

“我嘛,”她回答:“一半一半。”

“好,”圣彼得说:“这里有一支银的钥匙,它能够打开炼狱之门。”

然后他问第三个女人说:“你呢?”

“我?”她回答:“我做了一切你想象得到的,同时还做了很多你想象不到的!”

“太棒了!”圣彼得说:“这是我房间的钥匙,我等一下就来。”

--------

摘自《沙特奇阿南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存智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