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智慧》

三十二、负起责任将能够使你自由

作者:奥修

昨天当我从办公室来听你的演讲时,我觉得非常沮丧、疲倦、又紧张,但是在听完演讲之后,我觉得非常放松、非常有能量,而且很新鲜,但是隔天早上,我又再度觉得沮丧和紧张,那是因为我的头脑,或是我周遭的环境气氛?

那是因为你的头脑。周遭的环境永远都是支持的,如果你的头脑是宁静的,同样的环境也会支持宁静,如果你的头脑是紧张的,同样的环境也会支持你的紧张,周围的环境并不算数,你的头脑才算数,如果它不是如此,那么任何人都不可能成道,因为每一个人都被同样的环境所围绕着。

我想起一个小故事,一个古老的故事。有一个聪明的国王,他经常在晚上换服出巡,在首都附近看看事情有没有按步就班在做。他一直都觉得很疑惑,因为有一个躶体的年轻人经常站在树下,甚至到了半夜还站在那里。他在晚上不同的时间去,但是那个人一直都很警觉站在那里,国王觉得很疑惑:他到底在干什么?有一天他去问他:“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在这个寒冷的夜晚,为什么你一直站在这里?”

那个人说:“我有一个宝物要经常的观照,甚至连一个片刻都不能变得无意识,那太危险了。”

那个国王问:“你的宝物在哪里?”

那个人笑了,他说:“你是不会了解的,我的宝物就在我里面。不管是白天或晚上,我越觉知,我就越深入我自己。”

国王第一次把那个人看仔细——一个很美的人,眼睛散发出一种磁力,带着一种看不见的灵气,国王颇受感动,他说:“我一直在想找一个师父,但是我从来没有找到一个,我不能离开你,我邀你跟我一起进宫去,你需要什么都有,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国王的师父不适合这样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国王的师父。”

那个人说:“当然!”他骑到国王的马上,叫国王走在他的旁边说:“我们进宫去吧!”

国王说:“这个人似乎很了不起!”光着身子坐在马背上,而国王却必须用走的,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用走的……“当那些警卫看到我们,他们将会怎么说?”

但是那个人说:“不要担心那些警卫、或你太太、或你的小孩,没有人可以干涉,我将会宣称,我是你的师父。”

国王开始有一些疑虑:“这个人,我以为他已经弃俗了,他光着身子站在这里有很多天……他答应得那么爽快,他不仅答应,而且还立刻跳上我的马!”

到了皇宫,国王给他最好的房间和最好的设备,甚至比国王自己在用的还要好,他明白表示:“我是国王的师父,如果师父用的东西比国王差,那对国王是一种侮辱。”国王给了他一切他所需要的东西,那个年轻人过着一种奢华的生活。

国王内心在想:“我被骗了,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圣人,他是一个骗子,他光着身子站在那里只是在愚弄我,而他的确把我给愚弄了,但是要如何摆脱掉这个人?”已经过了六个月,但国王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他不能够说:“你欺骗了我。”然而有一天,当他跟师父站在皇宫的草坪上,国王说:“很奇怪,但是有时候我会有怀疑升起,从前你光着身子站在树下……你已经抛弃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而现在你生活在皇室的奢华之中,在我里面有一个疑问:现在你跟我之间有什么差别?”

那个年轻人说:“差别吗?你必须跟我来,在正当时刻,在正确的地方,我将会给你那个答案。”

国王和师父两个人都骑上了马,当他们骑到了边界,国王说:“这是边界,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王国,我是不能这样做的,你的答案是什么?”

他说:“我的答案是:这是你的马,这些是你的衣服,将它们带回家去,我要走了。这就是差别:你有一个王国,我没有王国,不论我住在哪里,那就是我的王国。”

国王大为震惊,他以为他误断了那个人,他拜在他的脚下说:“请你原谅我,我对你判断错误了。”

那个人说:“请你起来,骑着你的马回到皇宫去,因为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我可以再度穿上那些衣服,马就在那边等着,我可以回来,然后那个怀疑又会再度进入你的头脑,我不想制造任何怀疑,你就带走那匹马和那些衣服。以前我光着身子,现在我也光着身子,周围有很多树,我可以站在任何地方。”

国王努力尝试想要再说服他,但是那个人说:“我可以来,那没有问题,但是我知道你的头脑,它并不是……你是一个撒谎的人,那个怀疑并不是现在才升起的,它在六个月前我跳上你的马那个晚上就升起了。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差别,我在树下跟在你的皇宫一样地宁静、和平、平衡和归于中心,周遭的环境和气氛对我来讲根本没有什么差别,不论我在哪里,它都是我的王国。”

问题不在于我们周遭的环境,我们就是这样继续将责任丢到别人身上,那是不对的,对一个求道者来讲,那是不对的,一个求道者应该对它很清楚:每一个责任都是我的。

你将会很惊讶地知道,当你将所有的责任都扛在你自己的肩膀上,你就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因为如此一来,不管你在哪里都一样,你的自由是完整的,你的和平是完整的,你的廉洁也是完整的。

--------

摘自《奥修优婆尼沙经》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生存智慧》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奥修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奥修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