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十二章 lsd和静心

作者:奥修

lsd(迷幻葯)能用来帮助静心吗?

lsd能用来作为一个帮助,但是这个帮助是非常危险的,它是不太容易的。如果你使用一个咒语,它甚至会变得很难扔掉,但是如果你使用*醉剂、lsd,它会变得更难以扔掉。

一旦你走上lsd的旅程,你就无法控制了。化学品掌握了控制权,而你不再是主人。而一旦你不是主人,要重新获得这个地位就很困难。现在,化学品不是奴隶,而你成了奴隶。现在,怎么去控制它不会是你的选择了。一旦你把lsd当作一个帮助来使用,你就把主人变成了奴隶,而你的整个身体的化学组成都会因此而受影响。

你的身体会开始渴望lsd。现在,这种渴望将不只是头脑的渴望,就像你迷上了咒语一样。当你把*醉剂作为一个帮助,这个渴望会变成身体的一部分。lsd会进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它改变了它们,你的内在的化学结构也会变得不同。于是,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开始渴望*醉剂,而它将很难放弃它。

只有当你的身体已经为它准备好的时候,lsd才可以用来带你进入静心。所以,如果你问,它是否可以在西方使用,我会说它根本不适合在西方。它只能在东方被使用,但也必须是当身体已经完全为它准备好了。瑜伽使用过它,密宗使用过它。有一些密宗和瑜伽的派别把lsd作为一个帮助来使用,但是那样的话,他们首先要求准备好你的身体。有一个很长的净化身体的过程。现在,你的身体变得那么纯净,而你也变成了身体的伟大的主人,以至于甚至化学品也不可能变成你的主人。所以,瑜伽允许它,但是是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允许它。

首先,你的身体必须用化学方法净化,然后你能对你的身体控制得很好,即使你的身体的化学过程也能够被控制。举例来说,有一些瑜伽的训练,如果你服了毒葯,通过一种特殊的瑜伽训练,你能命令你的血液不与毒葯混同,而毒葯会穿过身体,完全不与血液混同,最后从尿中排出。如果你能这样做,如果你能控制你的身体的化学过程,邢么你可以使用任何东西,因为你保持是一个主人。

在密宗里,特别是在密宗左派里,他们使用酒精(alcohol)来帮助静心。它看上去是荒谬的,但其实不是。求道者喝下一定量的酒精,然后试着保持清醒,不能失去意识。渐渐地,酒精的量会增加,但是必须保持清醒的意识。一个人喝了酒精,身体一定会吸收它。但是头脑还是在它之上,意识没有失去。然后,酒精的量一直会增加。通过这种练习会达到一个点,当任何剂量的酒精被喝下去而头脑仍然是清醒的。只有这个时候,lsd才可能是一个帮助。

在西方,没有技巧能够净化身体,或者通过变化身体的化学性质而增加意识的程度,*醉剂在西方没有任何准备地被使用,它不会有帮助,相反,它会破坏整个的头脑。

有很多问题存在。一旦你在lsd的旅程上,你会对你从来不知道的某些东西,或者你从来感觉不到的某些东西有一个瞥见。如果你开始做静心,那有一个很长的过程。但是lsd不是个过程。你服用了它,那个过程就结束了。然后身体就开始工作。静心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你必须做它好几年,只有那样,效果才会到来。而当你经验过一条捷径之后,再跟随一个长长的过程就会变得很困难,头脑会渴望重新使用葯物。所以一旦你通过化学品有了一个瞥见,你就很难去静心,很难去承当一个长长的过程。静心需要更多的精力、更多的信任、更多的等待,而它将是困难的,因为现在你有了比较。

其次,如果你无法完全控制,任何方法都是不好的。如果你是在静心,你可以在任何时刻停下来。如果你想停下来,你能够就在这个片刻停下来,你可以从它里面出来。但是你无法停止一个lsd的旅程,一旦你服用了lsd,你就不得不要完成整个的循环。现在,你不是主人了。

任何让你变成一个奴隶的东西最终都不会在灵性上有所帮助,因为灵性的基本意思是成为自己的主人,所以我不会建议捷径。我不反对lsd,有时候我还可能会赞成它,但是那样的话,一个长长的预先准备是需要的。那样,你才会是主人。但是那样的话,使用lsd就不是一个捷径了,它甚至会比静心花更长的时间,哈达瑜伽花很多年准备身体——20年,25年,然后身体才准备好,这时候你能使用任何化学品的帮助,而它不会瓦解你的存在。但是那样的话,过程更长了。

那时候lsd能够被使用,那时候我赞成它。如果你为了使用lsd而准备花20年时间来准备好身体,那么它是没有破坏性的。但是同样的事情用静心来做只要花2年时间。因为身体是比较粗笨的,控制它比较困难,头脑比较精细,所以控制它比较容易。身体离你的存在比较远,所以它们之间有一个较大的空隙。使用头脑的话,那个空隙就会小一些。

在印度,为静心而准备好身体的原始的方法就是哈达瑜伽,它准备身体所花的时间是那么长,以至于有时候哈达瑜伽不得不去发明延寿的方法,来使哈达瑜伽能够被继续。它是那么长的一个过程,以至于60年、70年或许还不够。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在这一生里不能达到控制,那么在下一世里你不得不从abc重新开始,因为你有了一个新的身体。整个的努力都丢失了。在你的下一世里,你没有一个新的头脑,旧的头脑会继续,所以,任何通过头脑达成的东西都能保留在你那儿,而任何通过身体达成的东西在每一次死亡时都丢失了。所以哈达瑜伽不得不去发明方法把寿命延长到200年到300年,好让控制能够达成。

如果控制是头脑的,那么你能改变身体,但是对身体的准备只能属于身体。哈达瑜伽发明了很多方法,好让那个过程能够完成,但是那样一来,甚至更伟大的方法也被发现了:胜王瑜伽——怎样直接地控制头脑。用这些方法,身体可以有一些帮助,但是不必太顾虑到它。所以哈达瑜伽的高手说可以使用lsd,但胜王瑜伽不说可以使用lsd,因为胜王瑜伽没有准备身体的方法体系,他们使用直接的静心。

有时候它会发生,只是有时候,而且很难得。那就是,如果你通过lsd有了一个瞥见,而又没有对它上瘾,那么这个瞥见可以成为你追求更进一步的某些东西的你自己内在的一个渴望。所以,去试一次是好的,但是要知道在什么地方停止、怎样停止变得很困难。第一次旅行是好的,去经历一次是好的,你会对一个不同的世界有所觉知并且开始去追寻它,你会因为它而去开始追寻的,但是那样的话,它变得很难停下来。这就是问题。如果你能够停止,那么用一次lsd是好的,但是那个“如果”是一个伟大的条件。

摩拉·纳斯鲁丁经常说他喝酒从来不超过一杯。很多朋友反对他的声明,因为他们看到过他一杯接一杯地喝。摩拉·纳斯鲁丁却说:“第二杯是第一杯喝的,我只喝了一杯。第二杯是第一杯喝的,而第三杯是第二杯喝的。那时候我不是主人。我只是在喝第一杯时是主人,所以我怎么能说我喝的超过一杯呢?‘我’只喝了一杯,一直只是一杯!”在第一次,你是主人,而第二次时你就不是了,第一次会试着带来第二次,于是它会继续下去,于是它不受你控制了。开始一件事是容易的,因为你是主人,但是结束一件事是困难的,因为那时候你不是主人了。

所以我并不反对lsd,而如果我反对它,那是有条件的。这就是条件:如果你能保持是主人,那么可以。使用任何东西,但是保持是主人。而如果你无法保持是主人,那么根本不要进入一条危险的道路,根本不要进入,那样会好一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