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十三章 直觉:一个非解释

作者:奥修

直觉能被科学地解释吗?它是头脑的一对现象吗?

直觉不可能被科学地解释,因为这个现象是非科学的,是非理性的。直觉现象是非理性的。你问:“直觉能被解释吗?”这在语言上是没有问题的,它意味着:直觉能否被缩减为理智?但是直觉意味着某种超越于理智之上的东西,某种不属于理智的东西,某种来自于理智完全没有觉知到的某个地方的东西。所以,理智能够感觉到它,但是不能说明它。

那个跳跃能够被感觉到,因为那儿有一个间距。直觉能够被理智感觉到——它可以被记下来:某些事情发生了,但是它无法被解释,因为解释意味着因果关系。解释意味着:它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来?原因是什么?而直觉来自于其他的某个地方,而不是来自于理智本身,所以,没有理智上的原因。在理智方面,没有理由,没有线索,没有连续性。

直觉是一个不同领域的发生,它与理智完全无关,虽然它能够穿透理智。必须被理解的是:一个较高的真实事物能够穿透一个较低的真实事物,而较低的不能穿透较高的。直觉能够穿透理智,因为它是较高的;而理智无法穿透直觉,因为它是较低的。这就好像你的头脑能够穿透你的身体,而你的身体无法穿透你的头脑;你的存在(being)能够穿透你的头脑,而头脑无法穿透存在。那就是为什么,如果你正在进入存在(thebeing),你就不得不与你的身体和头脑分开,与两者都分开。它们无法穿透一个较高的现象。

当你进入一个更高的真实世界时,所发生的那个较低的世界必须被丢弃。在较低的世界里没有对较高的世界的解释,因为那儿的解释词不存在,它们是无意义的。但是理智能够感觉出那个差距,它能够知道那个差距,它会感觉到“某些超越于我之上的东西发生了”。即使是理智也只能够做到这样,它也算已经做得很多了。

但是理智也可能拒绝,那就是所谓的一个有信仰的头脑或一个无信仰的头脑所意味的。如果你觉得那些理智所不能解释的东西是不存在的,那么你是一个非信仰者,那么你会继续留在这个较低的存在层面——被它所束缚,那么你就不承认奥秘,那么你就不允许直觉对你说话。一个理性主义头脑就意味着这些。理性主义者甚至看不到已经来临的那些超越的东西。

穆罕默德被选上了。周围有很多很多的学者,但是穆罕默德被选上了,因为他是有信仰的。他能让那较高的进入他。如果你被理性地训练过,你会不承认那较高的,你会否认它,你会说:“它不可能存在,它一定是我的想象,它一定是我的梦幻。除非我能理性地证实它,否则我不会接受它。”

一个理性的头脑会变成封闭的,它封闭于理性制造的界限之中,这样,直觉无法穿透进来了。但是,你可以没有封闭地使用理智,那样,你能够把理性当作一件工具来使用,而你又保持开放,你又接受那更高的。如果某些东西来了,你是接受的。这样,你就能用你的理智作为一个帮助,它会记录“某些超越于我的东西发生了”,它能帮助你理解这个差距。

不仅如此,理智还能用于表达——不是用于解释,而是用于表达。一个佛完全是非解释的,他是表达性的,而非解释的。所有的《奥义书》①都是表达性的,而不带有任何解释。他们说:“这是这样的,这是如此这般的,这是所发生的。如果你想,就进来,不要站在外面。从里面到外面,没有任何解释的可能。所以只能进来,成为一个局内人。”即使你进来了,事情也无法被解释给你,但你会知道和感觉到它们。理智可以试着去理解它们,但它注定是一个失败者。较高的无法被缩减成较低的。

--------

①《奥义书》:婆罗门教的古老哲学经典之一。——编注

直觉是不是通过像无线电波一样的思想波来到一个人身上?

这个,也是很难解释的。如果直觉是通过某种波而来的,那么,理智迟早会有能力解释它。

直觉不通过任何媒介而来,这是要点。它不通过一种媒介物而来!它旅行时不需要有任何工具,那就是为什么它是一个跳跃,那就是为什么它是一个飞跃。如果某些波在那儿,它通过这些波而来到你身上,那么它不会是一个跳跃,它不会是一个飞跃。

直觉是从一点到另一点的一个跳跃,两个点之间没有内在的关联,那就是为什么它是一个跳跃。如果我一步一步地来到你这儿,它就不是一个跳跃。只有当我没有走过任何一步而来到你这儿,它才是一个跳跃。一个真正的跳跃甚至是更深奥的,它意味着某个东西存在于a点,然后它存在于b 点,而两个点之间没有存在(existence)。那才是一个真正的跳跃。

直觉是一个跳跃。它不是来到你身上的某种东西。那是一个语言学的错误。它不是来到你身上的某种东西,它是某种发生于你的东西——某种东西发生于你,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没有任何源头,不来自于任何地方。这个突然的发生就是直觉。如果它不是突然的,不是完全地与过去的东西没有连续,那么,理性将会发现那条道路。它会花一些时间,但它能够办到。如果是某种x射线,某些波或任何什么东西把它带给你的,那么理性将会有能力知道、理解以及控制它。那么,总有一天,一种仪器将被发明出来——就像收音机或电视,通过它,直觉就能被接收到。

如果直觉是通过射线或波而来的,那么我们就能制造一个仪器来接收它们。没有仪器能够获得直觉,因为它不是一种波的现象。它根本不是一种现象,它只是从无(nothing)到存在(being)的一个飞跃。

直觉意味着只是那些。那就是为什么理性否认它。理性否认它,因为理性没有遭遇到它的能力,理性仅仅能够遭遇到那些可被划分为原因和结果的现象。

根据理性,有两个存在的领域:已知与未知,未知意味着那还没有认识的,但是某一天将会被认识的。但是宗教说有3个领域:已知、未知和不可知。根据不可知,宗教意味着那永远不能被知道的。

理智包含在已知与未知之中,而不包含在不可知之中。直觉的运作与不可知有关,它是不能被知道的。在它被认识之前,它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不可知性”是它的固有的内在品性。那不是你的仪器还不够好、你的逻辑过时了、或你的数学太原始了——那不是问题。那不可知的固有的内在品性就是不可知性,它将总是以不可知而存在,这就是直觉的领域。

当某个来自不可知的东西被知道了,它就是一个跳跃。它是一个跳跃!那儿没有联系,没有通道,没有从一点运动到另一点。但是它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当我说“你能感觉到它,但你无法理解它”,当我说这样的事情时,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在说一些无意义的话。无意义的话只是意味着“凭我们的感觉是无法理解它的”。而头脑是一个感觉,最精细的感觉,智慧也是一个感觉。

直觉是可能的,因为那不可知在那儿。科学否认神性的存在(the existence of thedivine),因为它说:“只有一种划分:已知与未知。如果有什么上帝,通过实验方法我们会发现他,如果他存在,科学会发现他。”

另一方面,宗教说:“无论你做什么,在存在的基础中的某些东西将保持是不可知的——一个奥秘。”而如果宗教是不对的,那么我想科学将会摧毁生命的整个意味。如果没有奥秘,生命的整个意味就被摧毁了,生命的整个美就被摧毁了。那不可知就是美,就是意味,就是渴望,就是目标。因为那不可知,生命才意味着某些事情。当一切事物都是可知的,那么一切事物都是平淡无味的,你会极其厌倦、厌烦。那不可知就是秘密,它就是生命本身。

我以为:理性是知道未知的一个努力,直觉则是“不可知”的发生(thehappening)。穿透不可知是可能的,但是去解释它是不可能的。感觉是可能的,而解释是不可能的。

你越是试着去解释它,你就越会变得封闭。所以不要去试。让理性在它自己的领地里工作,但是一直要记住:还有更深的领域,还有理性无法理解的更深的理性,还有理性无法想象的更高的理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