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十六章 性能量与空达里尼的唤醒

作者:奥修

一个人该如何克服性的拉力而使空达里尼能够上升?

为了很多生命的诞生,能量总是不断地通过性中心而向下走。所以,当任何能量被创造出来,它将首先试着向下移动。那就是为什么静心有时候会在你里面创造出比你以前感受到的更多的性。你会感到有更多的性慾,因为你产生了比你以前有的更多的能量。当你保存了某些东西,那个旧的、习惯性的通道就准备释放它。那个机制是准备好的,那个通道是准备好的。你的头脑只知道一条通道——一条较低的、性通道。所以当你在静心时,你的生命能量的第一个运动将是向下的。只要觉知它。

不要与它作斗争,只要觉知它。要觉知那条习惯性的通道,要觉知性幻想,让它们来。觉知它们,但是不要为整个情况作任何事,只要觉知它。没有你的合作,性通道无法打开,但是即使你与它合作一个片刻,它就能开始发生作用,所以不要与它合作,只要觉知它。

性的运作过程是那么短暂的一个现象,所以它只是短暂地发生作用。如果在那个时刻你不合作,它就会停止。在那个时刻,你的合作是需要的,否则它就无法运作。它只是一个暂时性的运作过程,而如果你不与它合作,它自己就会停下来。

一次又一次,能量通过静心而被创造出来,它持续地向下移动,但是现在你觉知到它了。那条旧的通道被切断了——不是被压抑了。能量在那里,而它需要被释放,但是那扇较低的门被关上了,而不是被压抑了,是关上了。你没有与它合作,那就是了。你没有主动地去压抑它,你只是被动地不跟它合作。

你只是觉知到发生于你的头脑、你的身体的东西。你只是觉知,然后能量就被保存下来了。然后能量的数量会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使得向上的冲撞成了必要。现在,能量将向上走,借着它的力量,一个新的通道将会被打开。

当能量向上走,你对别人会更具有性吸引力,因为生命能量的向上走会创造出一个很大的磁力。你会变得对别人更具有性吸引力,所以你必须觉知到这一点。现在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吸引别人,而这个吸引将不仅是身体的,这个吸引也将是灵妙体的(etheric)。

通过瑜伽,即使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身体,一个没有吸引力的身体,也会变得具有吸引力。那个吸引力是灵妙体的,它是那么的有吸引力,以至于一个人必须持续地觉知到它,持续地觉知。你将是很有魅力的,异性将会难以抗拒地被你吸引,你的灵妙体将会产生一些微妙的震动,你必须觉知到它们。能被异性感觉到的吸引力的种类将是不同的,它将采取不同的形式,但是基本上是性的。在它的根源处,它是性的。

但是你能帮助这些人。即使他们是被你的性所吸引,他们也是被一个向上移动的性能量所吸引。而他们也不是一般的喜欢性的人,向上移动的性能量会变成一个吸引、一个磁力。所以你能够帮助他们。如果你没有卷入进去,那么你能够帮助他们。

在空达里尼的唤醒中,在通道的打开中,性的力量有没有增强?

性的力量的增强与空达里尼通道的打开是同时的,但不是同一个。性的力量的增加将是打开更高的能量中心的冲力。所以性的力量会增加。如果你能觉知到它并且不用于性爱,如果你不允许它释放在性爱中,那么它会变得极其强烈,以至于向上的运动就会开始。

首先,能量会尽其所能地试图释放在性爱中,因为那是它经常的出口、它平常的中心。所以一个人必须首先觉知到一个人的向下的“门”。只有觉知才能关上它们,只有不合作才会关上它们。性并不是像我们感觉到的那样强而有力,它只是暂时是强而有力的。它不是一件24小时的事,它是一个短暂的挑战。

如果你能够不合作并且觉知,它就会消失。而你会感到比性能量从向下的通道释放时更快乐。保存能量总是喜乐的,浪费能量只是一种宽慰,它不是喜乐的。你卸掉了你的负担,你缓和了某些打扰你的东西。这样一来,你变得没有负担了,但是你也变得空掉了。

压倒整个西方头脑的空虚感只是因为性的滥用,生命似乎是空虚的。生命从来不是空虚的,但它似乎是空虚的,因为你只是在发泄你自己、宽慰你自己。如果某些东西被保存下来,它就会变成一种财富。如果你的向上的门是打开的,能量是向上走的,那么,不仅你会觉得宽慰,不仅那个紧张的点被解除了,而且它不是空虚的。就某一方面来讲,它是充满的,它是洋溢的。

能量向上走,但是基本的中心没有变得空掉。这是洋溢,而洋溢的能量向上走,朝向头顶的梵穴。于是,在靠近梵穴的地方,既没有向上的运动,也没有向下的运动。现在,能量走到了那宇宙的。它走到了那整体,它走到了婆罗门——终极的真实。那就是为什么第七个能量中心被称之为头顶的梵穴——通向婆罗门之门,通向神性之门。于是没有向上也没有向下。它会觉得好像某个东西向上穿透了、冲出了。有一个片刻会来临,当一个人觉得好像某个东西不再在那儿,那么它已经走了。现在,它是溢进了那个通道了。

萨哈斯拉的“花瓣”只是当能量洋溢时所发生的感觉的一个象征。洋溢是一个开花,就像一朵花本身就是一个洋溢。你会感到某些东西变成了一朵花。门是开着的,而它会向外走。

它不会被感觉成向内的,它会被感觉是向外的。某些东西像一朵花一样打开着,就像一朵有1000片花瓣的花。这只是一个感觉,但这个感觉与真理相应。这个感觉是一个翻译和解释。头脑无法想象它,但是这个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开花。我们能够说的最接近的、最靠近的东西就是:它像一个正在开放的花蕾。它被感觉成那样。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将萨哈斯拉的展开想象成一朵千瓣的莲花。

有那么多花瓣,那么多!而它们继续在开放,它们继续在开放……那个花开是无穷无尽的。它是一个达成,它是一个属于人类的开花。那时候你变得像一棵树,每一样在你里面的东西都开花了。

那时候,所有你能做的就是把这朵花献给那神圣的。

我们一直在献花,但它们是会破碎的花。只有这朵花才是一个真正的奉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