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十七章 普拉那在7个体中的表现

作者:奥修

普拉那是什么?它在7个体中是如何表现的?

普拉那是能量,是我们里面的活生生的能量,是我们里面的生命。这个生命自己显示自己,就涉及到的生理体而言,它是气息的吸进与呼出。它们是两件相反的事,我们把它们看成一个,我们说“呼吸”。但是呼吸有两个极:吸进与呼出。每一种能量都有极,每一种能量都存在于两个极点之中,否则它无法存在。两个极点,带着它们的紧张与和谐创造出能量,就像磁铁的两极一样。吸气与呼气相反,呼气也与吸气相反。在一个单一的片刻中,吸气就像是出生,而呼气就像是死亡。在一个单一的片刻中,两件事都在发生:当你吸气,你出生;当你呼气,你死亡。在一个单一的片刻中就有出生与死亡。这个极性就是生命能量的上升和下降。

在生理体中,生命能量就采取这种表现方式。生命能量诞生,在70年之后,它死了。与呼吸属于同一种现象的更伟大的表现就是:白天与黑夜。

在所有的7个体(生理体、灵妙体、魂魄体、心智体、灵性体、宇宙体和涅槃体)中,都有一个相应的进出的现象。就心智体而言,思想的进与出是与呼吸的进与出是同一种现象。

每一个片刻中,一个思想进来,一个思想出去。

思想本身是能量。在精神体中,能量表现为思想的来来去去;而在生理体中,它表现为呼吸的来来去去。那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用呼吸来改变你的思想的原因。它们之间有一种相应。

如果你停止吸气,思想也将会停止进来。在你的生理体方面停止呼吸,那么在心智体方面的思想就会停止,而当生理体变得不舒服时,你的心智体也将会变得不舒服;生理体将会渴望吸气,而心智体也会渴望带入思想。

就像气息要从外界吸入,空气存在于你之外,同样,一个思想的海洋也存在于你之外。思想进进出出。你的气息在另一个片刻会变成我的气息,你的思想么变成我的思想。每当你呼出气息,你也同样在扔出你的思想。就像空气存在,思想也存在;就像空气可能被污染,思想也可能被污染;就像空气可能是不纯的,思想也可能是不纯的。

气息本身不是普拉那。普拉那意味着活生生的能量,它通过进与出的两极性来表现它自己。把气息吸入的能量是普拉那,而不是气息本身。那个把气息吸入又送出的能量就是普拉那。

那个把思想吸入又扔出的能量也是普拉那。在所有的7个体中,这个过程都存在,我现在只是谈到生理体与心智体,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两者,我们能容易地理解它们。但是在你的存在(being)的每一个层面中,同样的事情都存在着。

你的第二体,灵妙体有它自己的进出过程。你会在7个体中的每一个体中都感觉到这个过程,但是你只能够感觉到它像呼吸的进进出出,因为你只是熟悉你的生理体和它的普拉那。于是你总是会误解。

每当有另外的体或它的普拉那的感觉来到你那儿时,你首先会把它理解为呼吸的进出,因为这是你唯一知道的经验。你只是知道普拉那的活生生能量的这种表现形式。但是在灵妙体那一层,那儿没有呼吸也没有思想,但是有感应(influc ence),只有感应的进与出。

你在并不了解一个人时与他接触,他甚至没有与你谈过话,但是关于他的某些东西进来了。你或者接受它或者扔出它。有一个微妙的感应,你可以称它为爱或者你可以称它为恨——吸引的或排斥的。

当你被排斥或者被吸引,它是你的第二体的。而那个过程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它从不停止。你总是将感应接受进来然后扔出去。另一个极点总是会存在的。如果你爱上了某个人,那么在某个片刻你将会是被排斥的。如果你爱上了某个人,气息被吸入了,那么它将被送出来,而你将是被排斥的。

所以每一个爱的片刻都会跟随着一个排斥的片刻,活生生的能量存在于两极性中,它从不存在于一个极点上,它不可能!每当你想使它这样做,你都是在尝试那不可能的事。

你不可能爱某个人而在某些时候不带有对他的恨。恨将会存在,因为活的生命力无法存在于一个单独的极点上,它存在于对立的极性中。所以一个朋友注定是一个敌人,而这将会继续下去。这个进来与出去将一直发生到第七体。没有一个体可以没有这个进出的过程而存在。它无法存在,就像生理体如果没有呼吸的进进出出就无法存在一样。

就生理体而言,我们从不把这两件事当作是对立的,所以我们并不受它的打扰。生命并没有在呼出与吸入之间划什么界限,它没有道德的区别。没有什么可以作选择的,两者是一回事。这个现象是自然的。

但是就第二体而言,恨一定不能在那儿,而爱一定要在那儿,于是你就开始了选择。你开始了选择,而这个选择会创造出干扰。那就是为什么生理体通常比第二体、灵妙体更健康一些。灵妙体总是在冲突,因为道德选择已经创造出了一个地狱。

当爱来到你身上,你就感到一种健康,但是当恨来到你身上,你就会感到病了。但是它是注定要来的。所以一个知道的人,一个理解两极性的人,在它来临时,他是不会失望的。一个知道两极性的人是安逸的、平静的。他知道它一定会发生,所以当他不在爱的时候他不会去试着爱,他也不会去创造恨。事情来来去去,他既不被来而吸引,也不被去而排斥,他只是一个观照者,他说:“这就像呼吸的进进出出。”

佛教静心方法中的阿那帕那—沙提瑜伽(anapana-sati yo-ga)就是与这个有关的,它说:只要成为一个你的呼吸的观照者,只要成为一个观照者,从生理体开始。在阿那帕那—沙提瑜伽中没有谈到其他6个体,因为它们渐渐地会随之而来。

你越是熟悉这个两极性,这个同时的生与死,你就越是会对第二体变得觉知。那时候,对于恨,佛陀说,要平等超然(upeksha),要变得漠不关心,无论是爱还是恨,都要漠不关心。不要执著任何一方,因为如果你执著,那么另一极该怎么办?然后你会处于不安(dis-ease)之中,你会有病,你将不会泰然自若了。

佛陀说:“爱人来临受到欢迎,爱人走了伤心哭泣。相互讨厌的人碰在——起是一个痛苦,而他们的分开则是一个极乐。但是如果你继续把你自己划分为这样的两极,那么你会在地狱里,你会活在一个地狱里。”

如果你只是成为这些极点的一个观照者,那么你会说:“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这对‘体’来说是自然的——那是7个体中的1个。‘体’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这些极点,否则,它无法存在。”一旦你对它变得觉知了,你就超越了体。如果你超越了你的第一体,那么你就会变得觉知到第二体;如果你超越了你的第二体,那么你就会变得觉知到第三体,……观照一直是超越于生命与死亡之上的。气息的吸入与送出是两件事,而如果你变成一个观照者,那么你两者都不是,于是,第三种力量就进入存在了。现在,你不是生理体中的普拉那的表现形式,你就是普拉那、观照者。现在你看到了,在生理体的层面上生命显现出来是因为这些极性,如果这些极性不存在了,那么生理体也将不复存在,它无法存在。它需要张力才能存在——这个来与去是一个持续的张力,这个诞生与死亡是一个持续的张力,它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这个。每一个片刻它都在两极之间移动,否则,它是无法存在的。

在第二体中,爱与恨是基本的两极,它表现为很多方式。基本的两极是喜欢与不喜欢,而每一个片刻你的喜欢会变成不喜欢,而你的不喜欢会变成喜欢,每一个片刻!但是你从来没有看到它。当你的喜欢变成了不喜欢,如果你压抑你的不喜欢,不断地欺骗你自己说你会继续不断地喜欢同样的东西,那么,你只是在加倍地愚弄你自己。而如果你不喜欢某个东西,你会继续不喜欢它,从不允许你自己看见你喜欢它的那些片刻。我们对我们的敌人压抑了我们的爱,我们对我们的朋友压抑了我们的恨。我们一直在压抑!我们只允许一种运动、一个点,那只是因为它会再回来的。它回来了,我们就自在了。但是它不是连续的,它从来不是连续的,它永远不可能是连续的。

在第二体中,生命力把它自己表现为喜欢与不喜欢。但是这就像呼吸一样,它们是没有区别的。在这里,感应是中介,而在生理体中,空气是中介。第二体生活在一个感应的气氛中。它不是简单的某个人与你接触,然后你开始喜欢它。即使是没有人进来,你一个人在房间里,你也会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有没有人进来是没有区别的,喜欢与不喜欢会继续不断地交替进行。

正是通过这样的极性,灵妙体才存在。这是它的呼吸。如果你变成它的一个观照者,那么你只能够是笑,那个时候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那么你就知道了它只是一个自然的现象。

如果你变得觉知并且变成第二体(喜欢与不喜欢)的一个观照者,那么你就能知道第三体。第三体是魂魄体。就像灵妙体的“感应”一样,魂魄体有“魅力”(magneticforces)。它的魅力是它的呼吸。某一片刻你是强有力的,下一个片刻你是无力的;某一片刻你充满希望,下一片刻你失望了;某一片刻你有自信心,下一片刻你失掉了所有的信心。这是“魅力”降临你和离开你。某一些片刻你甚至可能蔑视上帝,某一些片刻你甚至会害怕一个影子。

当魅力在你里面,当它进入你,那么你是伟大的;当它从你这儿走开了,那么你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这种情况一直在变来变去,就像白天与黑夜,圈子在转,轮子在转,所以即使像拿破仑这样的人也有他的软弱的时刻,即使是一个懦弱的人也有他勇敢的时刻。

在柔道(judo)中,有一个知道一个人无力的时候的技巧。那个时候正好可以攻击他。当他是强大的,你一定会被打败,所以你必须知道他的“魅力”走掉的时候,然后你攻击他。当你的“魅力”进来的时候,你应该引诱他来进攻你。

魅力的这个进出与你的呼吸是相应的,那就是为什么当你必须去做某件困难的事情时,你会吸一口气进去。举例来说,当你要举起一块很重的石头,如果你的气息出去了,你就无法举起它,你做不到。但是当气息被吸进去,或者屏住气,你就能做到。你的呼吸对应着第三体中的某些东西。所以当气息出去,那也是他的魅力出去的时候,那个时候可以攻击,除非那个人专门训练来骗你的。而这就是柔道的秘密。如果你知道他害怕的时刻与无力的时刻,那么即使是一个比你强壮的人也会被你打败。当魅力从他那儿出来,他一定是无力的。

第三体生活在一个魅力场(sphere)里面,它就像空气一样。周围都是魅力,你吸进它们,又送出它们。但是如果你能对这些进进出出的魅力变得觉知,郑么你就既不是有力的,也不是无力的,你超越了两者。

于是有第四体,心智体:思想被拉进来又送出去,但是这个思想的进进出出也有一些对应的东西。当思想来临;同时你吸气,只有在这些片刻里原创的思想才能诞生。当你呼气,那时你是无力的,不可能有原创的思想产生在那些时刻。在某些原创的思想存在的片刻,呼吸甚至会停止。当某些原创的思想产生时,呼吸就会停止。这只是一个相对应的现象。

在向外出去的思想里,什么东西也不会产生出来。它简直是死的。但是如果你能对思想的进出变得觉知,那么你就能知道第五体。

直到第四体,事情都不难理解,因为我们有一些能够理解它们的基础的经验。超过第四体,事情变得非常不可思议,但是仍然有一些东西可以被理解。而当你超越了第四体,你会理解得更多一些。

在第五体中……怎么说它呢?适合第五体的基调(atmo -sphere)是生命(life),就像适合于较低体的基调是思想、气息、魅力、爱与恨等。

对于第五体,生命本身就是基调。所以在第五体中,进来就是一个生命的片刻,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普拉那在7个体中的表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