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十八章 传统的技巧

作者:奥修

一、阿那帕那-沙提瑜伽

一朵从不知道太阳的花朵与一朵见过太阳的花朵是不一样的,它们不可能是一样的。一朵从不知道日出的花朵也永远不会知道它内在的太阳的升起,它是死的,它只是一个可能性,它从来不知道它自己的灵魂。但是一朵知道太阳升起的花朵也能看到它内在的某种东西的升起,它知道它自己的心灵。现在,这朵花就不再只是一朵花了,它知道了一个深深的、激动人心的内在(innerness)。

我们怎样才能在我们的里面创造出这个内在呢?佛陀发明了一个方法来创造一个内在的觉知的太阳,这是最有力的方法之一。它不只是为了创造它的。那个方法不只是创造出了这个内在的觉知,而且同时地,它允许觉知穿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穿透一个人的整个存在。佛陀使用的这个方法以阿那帕那—沙提瑜伽而知名,那是觉知呼气和吸气的瑜伽。

我们都在呼吸,但那是无意识的呼吸。气息是普拉那,气息是极其重要的精力——生命力、生命,尽管它是无意识的,你没有觉知到它。而如果你是必须靠觉知来呼吸,那么你会死,因为不一会儿你就忘了它。你无法持续地记住任何事情。

呼吸是我们的随意系统与不随意系统之间的一个联结。我们可以把我们的呼吸控制到一定的程度,我们甚至可能把我们的呼吸停掉一会儿,但是我们无法完全地停止它。没有我们,它也会继续,它并不依赖我们。即使你几个月昏迷不醒,你也会继续呼吸,它是一个无意识的运作过程。

佛陀用呼吸作为一个工具来同时做两件事情:一是创造出意识(consciousness),二是让那个意识去穿透身体的所有细胞。他说:“有意识地呼吸。”这并不是意味着去做瑜伽呼吸,这只是把呼吸当作觉知的一个客体而不改变它。

没有必要改变你的呼吸。让它还是那样,自然而然,不要改变它。但是当你吸气时,要有意识地吸气,让你的意识跟随进去的气息移动。而当你呼气时,让你的意识与它一起出来。

与呼吸一起移动,让你的注意力与呼吸在一起,与它一起流动。即使是一次呼吸你也不要忘掉。根据记载,佛陀曾经说过:如果你能觉知你的呼吸,即使只有一个小时,你也就已经开悟了。但是一次呼吸也不应该被错过。

一个小时就够了。它看起来好像是那么短的一段时间,但并非如此。当你试着变得觉知,一个小时可能看起来像1000年,因为平时你对呼吸的觉知不会超过五六秒钟。只有一个非常警觉的人才能觉知那么长时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错过每一秒钟。当气吸进来时,你或许可以开始去觉知,但是它还没有进去,你就已经在其他某个地方了。突然之间你记起了那个正在出去的气息。它已经出去了,而你已在其他某个地方了。

去意识到呼吸意味着不允许有任何念头(thoughts),因为念头会分散你的注意力。佛陀从来没有说“停止思想”,他是说“有意识地呼吸”。思想会自动停止的,因为你无法一边想一边有意识地呼吸。当一个念头进入你的大脑,你的注意力就离开呼吸。只要有一个念头就使你对呼吸的过程变得无意识了。

佛陀使用过这个技巧,它是一个简单的方法,但是极其重要的方法。他会对他的比丘①、他的和尚们说:“做任何你在做的,但是不要忘了一件简单的事情:记住呼吸的出入,与它一起移动,跟随它。”

--------

①比丘:佛教用语。指舍弃世俗生活,参加僧团乞食静坐的人。——编注

你越是试着这样做、你就越会努力做它,你就越会变得有意识。它是费力的,它是困难的,但是一旦你能做它,你就会变成一个不同的人,变成一个在另一个世界中的另一个存在。

它也以另一种方式发生作用。当你有意识地吸气与呼气,渐渐地,你会到达你的中心,因为你的呼吸碰触到你的存在的那个中心。气息吸进去的每一个片刻,它都会碰触到你的存在的中心。

从生理学角度看,你认为呼吸只是为了血液的净化,你认为它只是一个身体的功能。但是如果你开始觉知你的呼吸,渐渐地,你会比生理学走得更深一些。那么有一天,你会开始感觉到你的中心,它就在你的肚脐的附近。

只有当你与呼吸一起持续地移动,你才能感觉到这个中心,因为你越是靠近你的中心,你就越难保持觉知。你可以从吸气时开始。当气息正在进入你的鼻子时,你开始觉知它。它越是向里面移动,觉知就变得越困难。一个念头会来,或者是某个声音、或者是某件事情会发生,而你会跑开。

如果你能够进入到那个中心,在一个极短的片刻中,气息停止了,会有一个空隙。气息进去,气息出来,在两者之间有一个细微的空隙。那个空隙就是你的中心。

只有在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觉知呼吸的锻炼之后,当你终于能够与呼吸在一起,能够觉知到呼吸时,你会觉知到那个没有呼吸活动时的空隙,那个气息既不在吸入也不在呼出时的空隙。在这个呼吸之间的不可捉摸的空隙中,你就在你的中心。所以,佛陀把呼吸的觉知当作用来接近中心的一个手段。

当你呼气,对它也要保持意识。那儿也有一个空隙。有两个空隙:一个是在吸气之后、呼气之前的空隙,另一个是在呼气之后、吸气之前的空隙。这第二个空隙更加难以觉知到。

在吸气与呼气之间是你的中心。但是还有另外一个中心,就是宇宙的中心。你可以称它为“上帝”。在呼气之后即将吸气之前的那个空隙就是宇宙的中心。这两个中心并不是两个不同的东西。首先你会觉知到你的内在的中心,然后你会觉知到那个外在的中心。最终,你会知道那两个中心是一体的,于是“外”与“内”就失去了它们的意义。

佛陀说:“有意识地与呼吸一起移动,你会在你里面创造出一个觉知的中心。”一旦这个中心被创造出来了,觉知就开始进入你的每一个细胞,因为每一个细胞需要氧气,每一个细胞都要呼吸。

现在科学家们说,甚至地球也在呼吸。当整个宇宙吸气时,它就扩展;当整个宇宙呼气时,它就收缩。在古印度神话经典普拉纳斯(puranas)①上说,创造是梵天的一次吸气,而毁灭、普拉拉亚、世界末日是呼气。一次吸气是一个创造。

以一种非常小型的方式,以一种原子一般的方式,同样的事正发生在你里面。当你的觉知能与呼吸合为一体,那么呼吸就会把你的觉知带入你的每一个细胞,于是你的整个身体就变成了宇宙。这时,你真的完全不再有物质性的身体了,你只是觉知。

--------

①普拉纳斯(puranas):印度教经籍的一种,是内容庞杂的通俗著作,内容有神话、传说和世系源流。也译为《往世书》。——编注

二、宁静和隐居中的21天实验

在完全隐居和宁静中练习觉知的呼吸21天是有帮助的,然后,有很多事会发生。

在21天的实验期间,每天做一次动态静心,而一天24小时要持续地觉知呼吸。不要读,不要写,也不要思考,因为所有这些行为都属于心智体的,它们与灵妙体是无关的。

你可以去散步,这会有帮助,因为走路是灵妙体的一部分。所有的体力活动都与灵妙体有关。生理体做这些事,但它是为灵妙体做的。每一件与灵妙体有关的事都应该做,每一件与其他体有关的事都必须不做,你也可以在一天里洗一二次澡,它是与灵妙体有关的。

当你去散步,那么只是散步,不要做其他任何事,只关心你的走路。当你走路时,把你的眼睛半闭着。半闭着的眼睛无法看到道路之外的其他东西,而道路本身是那么单调以至于它不会给你新的东西来供你思考的。

你必须停留在一个单调的世界中,只在一个房间里,看着同样的地板。它必须是那么的单调以至于你无法去思考它。思考需要刺激,思考需要新的感觉。如果你的感觉系统连续地被麻痹了,那么就没有什么除你之外的东西可以思考了。

在第一个星期内,你可能会感觉到很少要睡觉。不要管它。因为你不在思考,因为你没有做很多你平时所作的事,所以你很少需要睡觉。而如果你持续地觉知到你的呼吸,那么有很多能量将被积累在你身上,你会变得非常有生机,所以你不会觉得困。所以,如果睡意来了,那很好;如果它不来,那也很好。如果你不睡觉,那不会有伤害的。

关于为什么对呼吸的觉知会在你里面创造出更多的能量有很多原因。首先,当你观察呼吸时,那么呼吸会变得很有节奏,它会跟随它自己的节奏。一个和谐将被创造出来,而整个的存在将会变成音乐一般的。这种节律性、这种节奏保存了能量。

平时我们的呼吸是没有节奏的,它是杂乱的。这会引起能量的不必要的漏失。而节奏、和谐创造了一个能量的储存库。因为你是持续地觉知的,对呼吸的觉知本身只是消耗了很小一部分能量,你没有做任何事,它是一个无为,你只是在觉知。

一旦你开始做某件事,即使是去思考,做就进来了,现在能量将被浪费。如果你移动你的身体,做就进来了,能量将被浪费。24小时持续地觉知意味着很少的能量被浪费,所以能量被保存起来了。你成了一个能量库。这些能量将被用在空达里尼中。

平时有太多的能量被浪费在一天里面,所以就没有足够的能量使空达里尼上升。能量向下走不需要太多的能量,但是要使能量向上升起需要能量的一个很大的积累。只有那时,向上的门才能打开,否则不会。所以那些只留下很少能量的人只有把性作为能量的一个出口。

我们通常以为一个有性慾的人是一个很有生机的人,但是并不是这样的。一个很有生机的人不是有性慾的,因为当能量满溢时,它就向上移动。性活动需要能量,但是只需要一个很小的量。当只有很少的能量时,它是无法向上移动的,于是就向下移动,向着性中心移动是唯一的可能性。

能量需要不断地流动。它无法是凝固的,它必须流动。如果它无法向上流动,那么它会向下流动,别无选择。但是如果它能够向上流动,那么向下的通道最终会自己关闭起来。并不是你去阻止能量通过性中心来释放,而是它自己会停止,因为能量正在向上流动。

如果你能持续地观察你的呼吸,所有的做都停止了,那么能量会被保存起来。但是还有另外一点需要提到,那就是:那个观察、觉知、警觉也能帮助生命力在你里面变得更加生机勃勃。这就好像有人在看着你。如果有人正看着你,你会变得更有活力,懒散会消失。

那就是为什么领导者会感到有活力。群众总是在那儿观看着,而这个观看会使他们变得有活力。一旦群众忘了他们——不久他们就被忘了,那么他们就死气沉沉。成为一个领导者的快乐,成为一个公众形象、一个群众注目的人格的快乐是来自于人们的观看所引起的有活力的感觉。活力并不是来自于观看本身,而是因为,有那么多人在观看你,你会对你自己变得更加警觉。而这个警觉就变成了活力。

所以当你变得觉知到你的呼吸时,当你开始观察你自己时,那么活力的内在源泉就被碰触到了。因此,如果睡意没有了,不需要为它担忧,它是自然的。

如果你的头脑中有騒动——如果有一些你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东西:形象、故事等等来到你的头脑中,不要担忧,只是看着它们。在无意识中有那么多的东西要释放掉,在它们被扔掉前,它一定会来到意识的头脑中的。如果你压制这些东西,它们就会再一次变为无意识。另一方面,如果你太关心它们,你就会不必要地浪费能量。所以只是继续看着你的呼吸,而在外围、在背景方面,也要继续看着那各种各样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对这些事情只要漠不关心,根本不要去关心,只是继续观照你的呼吸。你将会是在观照你的呼吸的,但是在外围,事情会有发生。会有念头,会有騒动,但只是在外围,不是在中心。在中心,你只是在看着你的呼吸。

很多东西会来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传统的技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