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三章 “混乱的”静心

作者:奥修

你的静心技巧是通过紊乱的深呼吸而得放松,西方当时正在出现某些紊乱型的治疗技术,诸如莱恩①医生关于精神分裂症不是某种要去抗争的东西,而是某种要去自愿地体验的东西的理论,这两者的同时出现,不失为一种有趣的巧合。莱恩说过,你无法变得神志清醒,直到你体验过不清醒或者疯狂以后。然后还有威廉·赖茜②利用性能量来解除与神经病对应的身体的阻滞。正是这种技术启发了所谓的生物能量学疗法和受抑情绪释放疗法。在这种巧合中是否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

①莱恩(ronalddavidlaing,1927~):英国著名的精神病专家,以对精神分裂症的研究著称。——译注

②威廉·赖茜(wilhelmreich,1897~1957):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和生物物理学家。曾与弗洛伊德合作多年。——译注

人现在的样子就是神经病的。这不是说只有少数几个人是神经病的,而是人类就是神经病的。这不是医治少数几个人的问题,这是医治这样的人类的问题。神经病是“正常”状态。你一生下来就是神经病的。这有种种的原因,要去了解这些使人类患神经病的原因。

神经病是天生的。第一个原因是:人是唯一不在子宫中完全发育的动物。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发育不全的。而除了人类其他动物出生时都已发育完全,并不真的非常需要母亲。婴儿则是完全无助的,没有母亲,没有家,没有父母在那儿,他就无法存活。他是没有发育完全就出世的。

科学家们说,9个月只是必需的时间的一半。胎儿需要留在子宫里18个月。问题在于,女人不可能怀着孩子18个月。所以,每次生育都是早产的。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人是唯一两脚直立的动物。子宫,以至人的身体都不是为直立的姿势而造的,这种直立的姿势产生了种种问题。因此,胎儿只得在还没有发育完全、还没有准备好就生下来了。那就给了一个神经病的开始:一个还没有进化完全的胎儿。第二,即使情况可以改变,仍然会有问题。我们总有一天能够改变这一情况的。当我们能为未来的人类用科学方法创造出一个子宫来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改变它。但即使到了那时,仍然会有问题。第二个原因远比生理原因要深刻,那是一个心理原因。没有一种动物是受过教化的,只有人接受教化。他必须经受训练制约(conditioning),他不被允许只是成为他是的那个样子;他必须被注入一个特定的模式。那个模式产生了神经病。

你不允许成为你自己。社会给你一个模式、一个模子。你被培育成某种形态和样式。那意味着压抑。你存在的其余部分被压抑了,只有一小部分被允许表现出来。这就产生了一个分裂,一个精神分裂。牺牲掉整个头脑,而只让一小部分得到表现,大部分得不到表现,甚至你不准它活着,它只好潜入你的存在的黑暗的角落里。

但是它仍然在那里,然后会有一个不断的冲突。社会容许的那小部分和社会不容许的那大部分处在紧张状态中,处在冲突中——不断的内心冲突。所以是你在反对你自己:这就是神经病。

没有一个人赞成他自己,每一个人都在反对自己。人是反对自己的。社会就是这样教化你、培植你、塑造你的。这种压抑有许许多多含义。你永远不得自在,因为你的大部分甚至不允许存在,甚至不准有意识。你的存在的大部分处在桎梏之中。你要记住,那小部分是决不可能自由的。整棵大树处在奴役状态中,你能使一根树枝自由吗?那小部分从根本上就是整体的一个部分,所以,即使有那小部分享受的自由也只是虚假的自由。那被压抑的部分会为了求得表现,而不断地斗争。

生命需要表现,生命就是表现。如果你不允许生命表现,就等于在制造和积聚各种爆炸力。它们会爆炸,把你炸得粉碎。在你之中的这种分裂就是精神分裂症。所以说,每个人都有精神分裂症,自己反对自己。他不可能自在,他不可能宁静,他不可能幸福。地狱总是在那儿,除非你变得完整,否则你不可能逃脱这个地狱。

所以,如果你懂了我的意思,人就他这个样子就是精神分裂的,神经病的,那么,必须做某些事来解除掉这种神经病,让你的分裂的两半尽量靠近些。得不到表现的必须得到表现,你的头脑以及意识对无意识的这个持续不断的压抑必须被解除掉。

老的静心技巧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因而一直难以奏效。静心技巧由来已久了,通过历史就能知道有静心技巧,但是,诸如佛陀、耶稣、摩诃毗罗等等都失败了。我不是说他们本人没有达成。他们都达成了,但他们是例外的,而例外只是证明了那些规则、规律的存在。佛陀成道了,但是他未能帮助大部分人类成道。他只是一个例外。

宗教为什么不会有一个伟大的帮助呢?原因是这样的:我们一直以为人就是人,我们总是在教导静心技巧,是帮助人们还其本来面目的。可是原有这些技巧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有帮助,而且只是停留在表层上。内在的分裂依然存在,你根本没有设法去化解它。

举例来说,有禅宗的技巧,有玛亥西瑜伽师①的超觉静坐,以及其他技巧。他们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你,他们可以帮助你安静下来,你的表面会变得比较宁静一些,但是对你的内在的存在什么也没有发生。它们办不到!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表面的平静是危险的,因为你还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再次爆炸的。从根本上说,什么也没有发生,它不过是训练你的有意识的头脑处在一种比较静止的状态而已。

--------

①玛亥西瑜伽师(1911?~):印度教领袖。自由教派,向全世界传播超在禅定法。60年代的英国甲壳虫乐队等人参加,后又脱离。在美国等地仍有人习演以修养身心。——译注

通过念咒,通过不停地唱诵,通过许多其他的办法,你很容易平静你的头脑。制造出内在的厌倦的任何东西都能帮助你平静下来。举例来说,如果你不停地重复说“南无(ram)、南无、南无”,这个不断重复会产生某种倦意、厌倦,那么你的头脑就会掉入睡眠之中。你会觉得那种睡意像是安宁平静,其实它不是的。实际上,它只是一种单调乏味而已。但是通过它,你更能容忍你的生活,至少在表面上你会更加感到满足。但是,那些力量,那些神经病的力量会继续在你内心沸腾,随时随地都会冲破表面,那时你就会倒下去死掉了。

这些方法都是安慰性的,很少有人能从中得到帮助。事实上,能够从中得到帮助的人,不借助任何技巧也能得到帮助。那些人只是例外,那些幸运儿生来就不是神经病的人。那里面暗示着许多东西。但是,作为规律,人类没有那么幸运。

所以我强调的是首先要消除你的内在分裂,使你成为整体,一个统一体。除非你成为整体,否则什么都做不成。首要的事情是:如何消除掉你的神经病。

所以,我的技巧是接受你的神经病的现状,并且设法去消除它。我的技巧基本上以宣泄开始。不论郁积着什么都必须消除掉。你不该继续压抑;相反,选择“表现”作为道路。不要谴责自己。接受你的那个样子,因为责备会产生分裂。

只是依靠谴责,什么也摧毁不了。如果你说性慾不好,你就谴责它,但是你不可能摧毁它。只是在谴责,那么这就不是摧毁。相反,它倒可能会变成一种更加危险的力量,因为受到压抑时,它可能会抗争而变得反常。压抑会使你的性慾更强,性能量会作斗争,并且会用任何方式、任何形式试着冲出来。

一切性变态,遍布全球的性变态,不论是同性恋还是性虐待狂,基本上都是所谓的宗教,特别是基督教的副产品;因为越受压抑,能量越是被迫寻找自己的出路。顺乎自然的性是美好的,变态的性慾是丑恶的。顺乎自然的性可以成就为圣洁的和神圣的,性变态则不可能成为圣洁的,因为它同本源隔了两层。

性慾存在着,不要谴责它。接纳它,不要在自己的存在中制造分裂,不要在你的存在的各个部分之间制造分裂。愤怒存在着,接纳它。贪婪存在着,接纳它。我绝不是说要你变得贪婪。正好相反,一旦你接纳了它,你就超越它,因为接纳会产生出一个统一,当你内心获得统一时,你就有能量去超越它了。

当你的内在是分裂的,那么你的能量是在跟自身作斗争,那么就不可能被用来作任何转化。所以,接受你现在的样子,不要谴责。迄今为止你一直在做的就是压抑,那一切都必须被消除。如果你能变得有意识地神经病,迟早有一天,你会达到不再神经病的一个点。

听起来这好像是悖论,但是,凡是压抑神经的人只会变得越来越是神经病的,而有意识地表达它的人倒是扔掉了它,所以,除非你变得有意识地发疯,否则你永远不可能变成神志清醒。莱恩医生是西方最敏感的人之一,他说:“允许你自己变成发疯的。”你确实是精神错乱的,所以某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我说要对它变得有意识,老的传统又是怎么说的呢?他们说:“克制它,不要让它发出来,否则你会发疯的。”我却说,允许它发出来,那是你朝向神志清醒的唯一道路。释放它!关在里面,它会变成有毒的东西。把它扔出来,把它从你的全身彻底地去除掉。表现就是合乎道德的。而做这个宣泄时,你必须以一种非常系统地有方法、有方式地进行,因为这是用一种方法来变成发疯、有意识地发疯。

你必须做两件事:要保持意识到你在做什么;然后不要压抑任何东西。在我们的观念中,意识意味着压抑,问题就在这里。你一旦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时,你就开始压抑它们。这就是规则,它必须被学会。既是有意以的,又是压抑的,或者,是有意识的而又是表现的。

你觉得很痛苦,怎么办?你或者设法逃避以忘掉它,或者试试某种能救你脱离痛苦或者使你安静下来的东西。不论你做什么,都是一种微妙的压抑,痛苦会积聚起来,会留在你的全身。留得越多,它就变得越有毒性。留得越久,它就越毒。它不仅在你的头脑里,它也进入你的身躯、进入你的血液、进入你的骨骼、进入你的整个生理机能。它会产生许多种疾病。

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疾病是心理病,病的根子在头脑中。我给出的这个数字——百分之五十——是非常保守的。研究身心的人都知道,有百分之九十的病是思想造成的。所以,你越压抑自己的能量,你的身心两方面就越变得有病。你必须用一种很深入的转化方法走入你自己的里面。

我的“动态静心”体系从呼吸开始,因为呼吸的根子深植于人的存在中。你也许没有注意到呼吸在许多方面有着非常特别的地方。你的身体有两类系统:一个系统是随意系统,另一个系统是非随意系统。我能随意地移动手,但我不能左右我的血液循环,它是非随意的。你的身体由随意和非随意这两类系统组成。在此基础上你能做一些事:你可以深深地呼吸,你可以慢慢地呼吸。你可以改变呼吸的节奏,甚至停止呼吸几秒钟。但是这仍然是在呼吸之间的。你不能永远停止呼吸。呼吸是你身体的随意和非随意两种系统之间的一个连接。

如果你能改变你的呼吸,你就能随之而改变许多东西。如果你能连续不断地观察自己的呼吸,你就能觉察到自身的许多东西。当你发怒时,你有一个不同的呼吸节奏;当你在爱中,一种完全不同的节奏会来到你的身上。放松时是一种呼吸,紧张时又是另一种呼吸。你不可能同时以发怒时和放松时的两种呼吸方式来呼吸。那是不可能的。

当你有性慾冲动时,你的呼吸就改变了。如果你不让呼吸改变,你的性冲动会自动消失。那就是说,呼吸同你的心理状态密切相关。如果你改变你的呼吸,你就能改变你的心理状态。或者说,如果你改变你的心理状态,呼吸也就会改变。

所以我从呼吸开始。我建议在这一技巧的开始,混乱地呼吸10分钟。我所谓的混乱呼吸是指任意地吸气、吐气,没有节奏,没有任何节奏。就这样吸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混乱的”静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