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狂喜的艺术》

第六章 空达里尼:生命力的唤醒

作者:奥修

没有什么理论知识有助于静心,没有什么对空达里尼的形象性解剖对于静心有意义。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没有空达里尼或能量中心之类的东西。空达里尼是有的,能量中心是有的,但是,在任何意义上,没有知识是有帮助的;相反,它会起阻碍作用,它会由于许多原因而成为障碍。一个原因是,关于空达里尼或关于生物能的神秘通道,即生命力的内在通道的任何知识,都是概念化的,它是因人而异的,根源是不一样的。甲有甲的原因,乙有乙的原因,丙有丙的原因,你的内在的生命有一个个体性(individuality),所以通过理论而得知的东西无济于事,它反而可能碍事,因为它不是关于你的。它不可能是关于你的。只有当你自己进入你里面时你才会知道你自己。

存在着能量中心(chakra),但是有几个,则因人而异。有的人有7个,有的人有9个,有的人更多一些,有的人更少一些。那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传统发展起来的原因。

佛教徒说有9个能量中心,印度教徒说有7个,西藏人说有4个,而他们都是对的!

空达里尼的根部,空达里尼经过的通道,也是因人而异的。你越深入里面,你就越具有个体性。举例来说,在你的身上,你的脸是最有个体性的部分;而在脸上,眼睛就更具个体性。脸比身体的其余部分更活生生,所以脸有个体性。你可能没有注意,人到一定年龄,特别是随着性的成熟,你的脸就开始呈现出一种几乎是终生不会再有多大变化的形状。在性成熟之前,脸变化甚大,但随着性成熟,你的个体性就会定型而不再变化,你的脸也或多或少地不再变化。

眼睛比脸更活生生,它们是那么富有个体性,以至于每一个片刻它们都在变化。除非一个人开悟了,否则眼睛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悟道是另一种成熟。

随着性成熟,脸会变得固定不变,但是另一种成熟会使眼睛固定不变。你在佛陀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变化:他的身体会变老,他会死去,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是一样的。这历来是一个标记。当某个人达到涅槃时,眼睛是局外人判断他是否真的达到了涅槃的唯一门户。现在,眼睛永远不会变化了,一切都会变,但是眼睛始终如一。眼睛是内在世界的显示。但是,空达里尼更深入。

没有什么理论知识是有帮助的。当你掌握了一点理论知识后,你就开始把它强加在你自己身上,你就开始把事情看成是人家教你的那个样子,但事情可能不符合你的个人的情况。这样,很多混乱就产生了。

一个人必须去感觉到能量中心,而不只是知道有关于它的东西。你必须去感觉,你必须把触角送到你自己的里面。只有当你感觉到你的能量中心、空达里尼及其通道,它才是有益的。否则它就是没有用的。其实,对内在世界来说,知识有着很强的破坏力,获得知识越多,感觉到真实可靠的东西的可能性就越小。

你开始把知道的事情强加给自己。如果有人说:“能量中心在这儿,中心在这儿。”于是你就会在那个地方看到能量中心,而实际上可能根本不在那里。于是,你就会创造出一个想象的能量中心。你能创造,你的头脑有这种能力。你能创造想象的能量中心,而且由于你的想象,会出现流动,但那不是空达里尼,那只是想象,它全是一个虚幻如梦的现象。

一旦你能在想象中看到中心,并创造出想象中的空达里尼,你就能创造每一样东西。于是想象出来的体验,会跟随而来,你会在自己的内部发展出一个完全虚假的世界。外在的世界是虚幻的,但还不如你在内部制造的世界那么虚幻。

内在的东西未必都是真实或实际存在的,因为想象也是内在的,梦想也是内在的。头脑有一个能力,一个十分强大的能力去梦想、去制造幻觉、去投射。那就是为什么在进行静心时最好完全没有意识到空达里尼能量中心。如果你碰上它们,那很好。你也许会慢慢开始感觉到什么,只有在那时候,你才可以问。你可能会开始感到有一个能量中心在运作,但要让这种感觉先出现。你可能会感到能量在涌上来,但要让这种感觉先出现。不要想象,不要去想它,不要作任何理智上的努力事先去了解它。不需要有任何先入之见,非但不需要,而且有它则肯定是有害的。

还有一件事:空达里尼和能量中心不属于你的身体构造、生理系统,空达里尼和能量中心属于你的微妙体,你的灵妙体(sukshma sharira),而不属于这个身体、这个粗重的身体。当然,那儿有对应的点。能量中心是你的灵妙体的一部分,但是你的身体构造和生理系统有与它相对应的点。如果你感觉到一个内在的能量中心,只有到那时候你才能感觉到对应的点。否则,你可能解剖开整个身体也找不到能量中心这一类的东西。

关于你的粗重的身体有空达里尼和能量中心的一切谈论、一切所谓的证据以及一切科学主张,都是胡说八道,绝对的胡说八道。确实有对应的点,但是只有在你感觉到真正的能量中心时才能感觉到那些点。解剖你的粗重的身体,什么也找不到。什么也没有。所以问题不在生理结构上。

还有一件事:没有必要去通过一个个能量中心。这没有必要,你可以绕过它们。也没有必要有开悟之前感觉到空达里尼。这个现象和你所想的大不相同。空达里尼被感觉到是因为它正在上升,只是因为你没有很通畅的通道。如果通道完全畅通,那么能量在流动而你却无法感觉到它。当有某种东西在那儿阻止它流动时,你才会感觉到它。只有当能量向上流动而在你的通道里有障碍物,你才会感觉到它。所以对空达里尼感觉到越多的人,实际上是被阻塞了:在通道里有很多障碍物,于是空达里尼就无法流动。当有阻力,空达里尼就被感觉到。你不可能直接感觉到能量,除非那儿有阻力。如果我移动手而不遇到阻力,移动就不会被感觉到。感到移动是因为有空气在抵抗,但是它不像遇到石头的抵抗那么强烈,遇到石头时,我更能感觉到移动。而在真空中,我根本感觉不到移动。所以这是相对的。

佛陀从来不谈论空达里尼。倒不是他身体里没有空达里尼,而是因为通道是那么畅达,以至于根本没有阻力。因此他从来不感觉到它。摩诃毗罗从来不谈论空达里尼,因此,一个错误的概念就产生了,在后来,信奉摩诃毗罗的耆那教徒们认为空达里尼纯是一派胡言,根本没有这回事。从此,因为摩诃毗罗本人没有感受到空达里尼,耆那教2500年来一直在否认空达里尼,声称它并不存在。但是,摩诃毗罗之所以不谈论它,是另有原因的。因为他身体里没有障碍,所以他从来不感觉到它。

所以,你不是非感觉到空达里尼不可;可以根本不去感觉到它。如果你不感到空达里尼,你就会绕过能量中心,因为能量中心的运作只是出于打破阻滞的需要;否则,它就是不需要的。

当有障碍时,空达里尼被阻碍时,附近的能量中心就会因受阻的空达里尼而运作起来,它就变成动态的。能量中心会因受阻的空达里尼而运作起来,而且它运作得那么快以至一个特殊的能量会因为运动而被创造出来了,而它会打掉阻碍。

如果通道是畅通的,那么就不需要能量中心,你什么也不会感觉到。真的,能量中心是为了帮助你而存在的。如果空达里尼受阻时,附近就会有帮助。某个能量中心会接管被阻的能量。如果能量不能前进,它就会后退。在它后退之前,能量中心会完全吸收掉这个能量,而空达里尼就会在能量中心里运动。能量通过运动而变得更有生命力,更是活生生,等到它重新来到受阻的那里时,它就能把它打破。所以,这只是一种安排、一个帮助。

如果空达里尼移动而没有障碍,那么你就从来不会感觉到任何能量中心。那就是为什么有人会感到9个能量中心,有人会感到10个,有人会感到只有3~4个,或者1个,或者1个也没有。这是因人而异的。实际上,能量中心的数量是无穷的。空达里尼每动一步,就有一个能量中心守在旁边,如果需要帮助,它就能够给予帮助。

那就是我为什么坚持认为理论知识没有帮助的原因。像这样的静心和空达里尼根本是无关的。如果出现空达里尼,那又当别论,但是静心和它是无关的。甚至不必涉及空达里尼也可以解释静心,没有必要提到。而提到空达里尼反而会产生解释的矛盾。静心可以直接被解释,你不必为能量中心操心,你开始静心就是了。如果通道有障碍,你会感觉到空达里尼,能量中心就会在那里,但那是完全不由自主的,你必须记住它是非自主性的,根本不需要你的意志。

通道越深,它就越是非自主性的。我能移动手,这是一条自主性的通道。但是我移动不了我的血液。我可以试试。长年累月的训练可以使人让血液循环变成自主性的,哈达瑜伽能够做到这一点。有人做到过,它不是不可能的,但它是没有用的。修炼30年,只是为了控制血液的流动,真是愚蠢而毫无意义,因为这种控制不带来任何结果。血液循环,是非自主性的,不需要你的意志。你进食,一吃下去就不再需要你的意志,身体结构的机械作用已经接管了这事,它会继续做所需要的事。你的睡眠是非自主性的,你的出生是非自主性的,你的死亡也是如此。这些都是非自主性的机制。

空达里尼要深刻得多,它比死亡、比出生、比血液都要深,因为空达里尼是你的第二体的循环。血液是你的生理体的循环,而空达里尼是你的灵妙体的循环,它是绝对非自主性的,即使哈达瑜伽师也对它奈何不得。

人必须进入静心。然后能量才开始移动;你该做的事就是静心。如果你深深地投入静心,内在的能量就开始上升,而你会感觉到流向的改变,它会在许多方面都能感觉到,甚至在生理上也会觉察出这种变化来。

例如,一般地,从生物学角度来说,脚热头凉是健康的标志,从生物学来说确是这样。反之,脚凉头热,说明人生病了。空达里尼向上流,则发生同样的事:脚会变成凉的。

事实上,脚热不过是性的能量往下流。一旦生命能量,即空达里尼开始向上流,性能量就跟随着向上流,脚就变凉而头变热。从生物学角度来看,脚比头热比较好一些;但从奥修来看,脚比头凉比较好一些,因为这是能量往上流的标志。

能量向上流后,可能会出现许多疾病,因为整个生物机体被打乱了。佛陀去世时病得很重,摩诃毗罗去世时病得很重,拉曼·马哈希①死于癌症,罗摩克里希纳②死于癌症。原因就在于整个生物系统被打乱了。也有人说出别的许多原因来,但都是一派胡言。

--------

①拉曼·马哈希(ramanmaharshi,1879~1950):印度教哲学家和瑜伽师。主张神人同质论和幻论。——译注

②罗摩克里希纳(ramakrishna,1836~1886):印度教领袖。断言神存在于一切真理之中,各教本质相同,皆为真理。——译注

耆那派就编造过许多故事,因为他们不能想象摩诃毗罗也可能生病。我却不以为然。我不能想象他怎么能够完全健康。他不可能完全健康,因为这是他的最后一世,整个生物系统不得不瓦解。一个延续了几千年的系统不得不瓦解。他不可能是健康的,到最后,他不得不生重病。而他确实生了重病。然而他的信徒们却难以相信摩诃毗罗会生病。在当时,对生病只有一种解释。如果你生了某种病,那就意味着他的业,你的前世的种子不太好。摩诃毗罗生病,那就等于说,他还处于前世欠下的孽债的影响下。这可怎么得了?所以一个巧妙的故事就编出来了:摩诃毗罗的竞争对手戈夏拉克(goshalak),使用邪恶的力量反对他。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生物的自然流向是往下的,灵性的流向是往上的。整个生物机体是为往下流而创造的。

你可能开始感觉到体内有许多变化,但是最早的变化会出现在那微妙体中。静心就是意味着在粗重体与微妙体之间搭建一座桥梁。我说的静心,只是指你能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空达里尼:生命力的唤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静心:狂喜的艺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