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奥秘》

第10章 透过坦陀罗而觉知——不是原则

作者:奥修

1973年3月25日于印度孟买

第一个问题:

一个不道德的生活会产生对静心的阻碍,这是否不是真的?

静心是什么?它不是你的个性,它不是你所做的,它是“你是的”。它不是个性,它是你带给你所做的任何事情的意识,你的作为是不相关的,问题在于:当你在做它的时候你是不是有意识,不管它是道德或不道德。你是警觉的吗?如果你是警觉的,静心就发生了,如果你不警觉,你就生活在昏睡当中。

你可以在完全昏睡的时候也是道德的,那没有问题,反而,如果你想要完全昏睡,你最好是道德的,因为这样的话,社会将不会打扰你,这样的话,将没有人会反对你,你就能够好好地睡,社会将会帮助你。

你不要静心也可以成为道德的,但是不道德就会一直跟在你后面,它会像影子一样地跟随着你,而你的道德将会是肤浅的,因为当你是昏睡的,你的道德只能够被从外面强加上去,它只能够是虚假的,它只是一个表面,它无法成为你的本性,你的外在会变成道德的,但是你的内在将会保持不道德,而如果你的外在变得更道德,你的内在将会以同样的比例变得更不道德,因为你的道德只不过是一个深深的压抑。当你在昏睡的时候,其他什么事你都不能够做,你只能够压抑。

透过这个道德,你也会变成虚假的,你不会成为一个人,而只是一个“人格”——只是一个虚假的实体。痛苦将会随之而来,而你会经常处于爆炸的边缘,所有你压抑的东西都随时可能爆炸,它就在那里等着你。在昏睡的时候,如果你真的很诚实地、很道德地做,你将会发疯,只有一个不诚实的人能够不发疯而保持合乎道德,伪君子就是意味着如此,伪君子只是显示出他们是道德的,但其实不然,他们会找到一些方法和手段来成为不道德的,他们在表面上经常保持道德,经常假装是道德的,唯有如此,你才能够保持神智健全,否则你将会发疯。

这个所谓的道德只有两个选择:如果你是诚实的,你将会发疯;如果你是不诚实的,你将会变成一个伪君子。所以那些聪明的人、狡猾的人,他们会变成伪君子;而那些单纯、天真的人,他们会变成这种教导之下的牺牲者,他们会发疯。

当你在昏睡的时候,真正的道德无法发生在你身上。所谓“真正的道德”是什么意思?真正的道德是某种从你的本性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它不是从外面强加上去的,真正的道德并不反对不道德,真正的道德只是道德的不存在,它不反对不道德!比方说,人们教你要爱你的邻人,要爱每一人,要具有爱心,它会变成一个道德的态度,但是那个恨仍然停留在里面,你强迫你自己成为具有爱心的,而一个被强迫的爱不可能是真心的,不可能是实在的,它不会满足你,也不会满足你所爱的那个人,没有人会被这个虚假的爱所满足。

它就好像假的水,没有一个人的口渴能够被假的水所止渴。恨在那里,那个恨会试着去表达它自己,而一个虚假的爱无法成为恨真正的阻碍,反而,恨将会穿过那个虚假,它甚至会毒化它,而你的爱将会变成只是一种恨,它是非常狡猾而且姦诈的,

真正的道德发生在一个真正深入他本身的人,你进入你自己里面越深,你就变得越具有爱心,它不是某种强加上去来反对恨的东西,它不是某种跟恨敌对的东西。你越深入你自己,就有越多的爱会从你身上流露出来,它跟恨没有任何关系,它根本不顾虑到恨。当你到达你中心的那个片刻,你没有任何外在加进来的道德也能够具有爱心,你或许甚至不会觉知到你是具有爱心的,你怎么能够觉知到呢?这种爱是那么自然,它就像呼吸一样,它就像你的影子跟随着你,你只是具有爱心的。

坦陀罗倡导内在的旅程。道德将会发生,但它将会是一个结果,而不是一个事先的要求,你对这个差别要很清楚。坦陀罗说:不要被道德和不道德的观念所纠缠,它们是外在的,相反地,要移入内在,所以,有技巧能够告诉你如何移入内在。不要顾虑到道德和不道德纯和不纯;不要去管那个差别,只要向内移,忘掉那个外在的,忘掉外在的世界。外在的社会,以及任何社会所教给你的,一切社会所教给你的一定都是二分性的,它一定是压抑的,它一定会在你里面产生冲突,而如果有冲突存在,你就无法向内移。

所以,要忘掉冲突,忘掉所有会产生冲突的东西。只要向内移,当你进入得越深,你就变得越道德,但是那个道德将不是社会的道德。你不要想成为道德的也可以成为道德的,你甚至不会意识到你是道德的,因为在你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会反对它;你只是具有爱心,因为当你具有爱心,你就感觉到喜乐,它本身就是一个喜乐,它是没有结束的,它不需要任何结果。并不是说,如果你具有爱心,你就能够进入神的国度,它不是一项交易。社会所教导的道德,以及所谓宗教所教导的道德都是一项交易:“做这个,然后你将会得到那个,如果你不做这个,你将不会得到那个,你甚至会被惩罚。”

它是一项交易。坦陀罗的道德不是一项交易,它是一个发生。当你越深入你自己,你就越生活在当下这个片刻,你就越觉得具有爱心是喜乐的。它不是一个朝向其他某种东西的步骤、条件、或交易,它在它本身里面就满足了。你爱是因为在爱里面你就感觉喜乐,你不是在为你的邻居做任何事,你不是在嘉惠于其他任何人,去爱就是一个快乐,就在此时此地,它对你就是一件好事,没有未来的天堂或地狱,它在现在就创造了天堂,神的王国就进入了你,所有的美德都是这样发生的,它们自然开花(自然流露)。

现在我们来看这个问题:“一个不道德的生活会产生对静心的阻碍,这是否不是真的?”事实上,它的相反才是真理,一个静心的生活会创造出对不道德生活的阻碍,不道德的生活不会创造出任何阻碍,不道德的生活意味着你是非静心的,其他没有,你在熟睡,那就是为什么你在伤害你自己。对坦陀罗来讲,基本的事情就是静心、警觉、觉知,没有比这个更基本的了。当某人不道德,它显示他是不警觉的,它只是一个症状,不道德的生活只是一个症状说他是不警觉的。平常的教导是怎么做的?平常的教导将会告诉这个不道德的、昏睡的人,叫他要遵守道德,他可以从不道德改变成道德,但是那个昏睡还是会继续。

所以整个努力都浪费掉了,因为真正的疾病不是不道德,不道德只是一个症状,疾病在于不警觉、不静心,那才是他不道德的原因。你可以便他转变成道德,你可以创造出恐惧,事实上,你只能够使昏睡的人害怕,如果他不昏睡,你无法创造出恐惧,你可以创造出一个对地狱的恐惧,你也可以创造出一个对天堂的利益动机,这两件事唯有当你在昏睡的时候才可能,如果你不昏睡,你无法被威胁,你无法因为利益而被激动,那两件事只有对昏睡的头脑才有意义。

所以,创造出惩罚的害怕,然后一个人就会从不道德变成道德,他会因为恐惧而改变。创造出一个利益动机,然后他就能够从不道德变成道德,他会因为色慾、贪婪,以及其他利益动机而改变。贪婪和恐惧是昏睡头脑的一部分。不论是因为恐惧而改变,或是因为利益动机而改变,他还是保持昏睡,基本上,他是没有改变的。

对社会来讲,他是好的,是没有问题的;对社会来讲,不道德的人是一个难题,但道德的人不是一个难题,所以社会解决了它的难题,但是那个人仍然保持昏睡,对他自己而言,他的问题并没有解决,现在他对社会来讲变得更方便,以前他是不方便的。试着去观察这个事实:一个不道德的人对社会来讲是不方便的,但是他对他自己是方便的;一个遵守道德的人对社会来讲是方便的,但是他对他自己来讲就变得不方便。

所以那只是钱币被翻到背面,那就是为什么不道德的人看起来比较快乐和高兴,而有道德的人是严肃的、悲伤的、背负重担的。不道德的人跟社会在抗争,而有恐惧的人跟自己在抗争,不道德的人会感到担心只是因为总有一个被抓到的恐惧,他害怕被抓到,但是他在享受,如果没有人抓到他,如果不害怕被抓到,他就没有问题。

有道德的人陷在跟自己的奋斗之中,对他来讲,没有什么东西是没有问题的。他只是对社会而言没有问题。道德是一种润滑剂,它帮助你容易跟别人相处,但是你会变得不安。以道德作为出发点的话,不是你跟社会在一起的时候不安,就是你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不安,只有当你开悟,不安才会离开你。

坦陀罗所顾虑的是基本疾病,而不是症状。道德是一个变动的症状,所以坦陀罗说:不要顾虑道德或不道德的观念,坦陀罗的意思并不是说,要变成不道德的;坦陀罗甚至不会告诉你要成为道德的,它怎么会告诉你要成为不道德呢?坦陀罗说这整个事情都是不相关的,不要谈论道德和不道德,要找到它的根。你可以是道德的,或是不道德的,但那只是症状,要找到它的根!它的根就是:你是昏睡的、熟睡的。

如何打破这个昏睡的结构?如何变成觉知的?如何能不一再一再地掉进昏睡之中?那就是坦陀罗所顾虑的,一旦你变警觉,你的性格就会改变,但那是一个结果。坦陀罗说:你不必去促成它,它将会发生,你只要变得越来越警觉,你就会越来越合乎道德,如此一来,这个发生在你身上的道德将不是强迫的,它不是来自你的作为,你只是试着去成为警觉的,然后它就发生了。

一个警觉的人怎么可能是暴力的呢?一个警觉的人怎么会觉得恨和愤怒?这也许听起来似是而非,但事实上它是如此:一个昏睡的人不能够没有恨。那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够假装没有愤怒、没有恨,他只能够假装有爱、有慈悲、有仁慈、有同情心,那些都是伪装。发生在一个开悟的人身上的情形刚好相反:如果需要愤怒,他只能够假装,他不可能生气,他只能够假装!如果需要愤怒(有时候它是需要的),他只能够假装,他不能够悲伤,但是如果有需要,他会假装他是悲伤的。开悟之后,这些都不可能了。

开悟之后,爱就成为自然的,就好像恨在以前是自然的。爱在以前是一个假装,现在,恨只能够是一个假装,如果有需要的话。耶稣跟那些换钱的人在庙里抗争,那是假装的,他不可能生气,但是他选择假装,他不可能真的生气。他不可能生气,但是他能够使用生气,就好像对你而言,你可以使用爱,但是你不能够爱。

你为了某些目的而使用爱,你的爱只是为了要得到其他东西,它从来不是单纯的爱,你或许想得到钱,或许想得到性,或许想得到某种东西——自我的满足、一个胜利、一个你非常强而有力的感觉。你或许想得到其他任何东西,但是它从来不是爱。

佛能够生气,如果他认为将会有所帮助的话。由于他的爱,他或许有时候会生气,但那只是一个假装,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被它所愚弄,那些知道的人,他们会笑,坦陀罗说:随着静心的加深,你就开始改变,当改变发生在你身上,那是很美的。如果你“做”它,那么它永远无法成为某种非常深的东西,因为“做”只是在表面,所以坦陀罗说:让它从本性发生,从你的核心发生,让它从核心流向周围,不要将它从周围压进核心,那是不可能的。

坦陀罗不说道德或不道德,唯一的事情就是:如果你是昏睡的,试着去改变它,让你自己变得越来越警觉,不论你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如果你是不道德的,坦陀罗说:“那没有问题,我们不顾虑你的不道德,我们顾虑你的昏睡,以及如何将它转变成警觉。”不要跟不道德抗争,只要试着去蜕变你的昏睡。

如果你是道德的,那没有问题,坦陀罗不会告诉你说你要先变成不道德,然后再去尝试。不道德的人不需要将他自己改变成道德的人,道德的人也不必为了要进入静心而把自己改变成不道德的人。一切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去改变意识的品质,所以,不论你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不论你是一个罪人或是一个圣人,对坦陀罗而言,都没有差别。如果你是昏睡的,那么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透过坦陀罗而觉知——不是原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慧奥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