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奥秘》

第12章 坦陀罗的爱和解放的秘密

作者:奥修

1973年3月28日于印度孟买

第一个问题:

关于你的描述说坦陀罗是一个爱的技巧,请解释为什么现代的男女已经变得没有能力去爱。

爱是自发性的,它不能够被控制,你不能够“做”爱,你对它不能够做任何事,你做得越多,你就越错过它,你必须让它发生。对它来讲,你是不需要的,你的“在”就是阻碍,你越不在越好。当你不是,爱就发生了,由于他们不能够“不在”,所以现代的男女就变得没有能力去爱。

他们有能力做事,整个现代的头脑都以“做”作为基础。任何事都可以做,现代人比任何以前曾经存在过的人都能够做得更有效率。任何事都可以被做,我们能够更有效率地做,我们现在是最有效率的世纪,我们将每一样东西都变成科技,都变成如何去“做”的问题,我们已经发展出一个层面,而那个层面就是“做”的层面,但是在发展这个层面当中,我们失去很多。

在丧失掉存在的当中,我们学习了如何去做事情,所以那个能够被做的,我们做得比任何人都更好,比任何在地球上曾经存在过的社会都更好,但是当爱的事情来临,问题就产生了,因为爱无法被做,不仅对爱是如此,我们已经变得对所有不能够被做的事无能为力。

比方说静心,我们已经变得对它无能为力,因为它不能够被做;比方说游戏,我们已经变得对它无能为力,因为它不能够被做;比方说欢乐或快乐,我们已经变得对它们无能为力,因为它们不能够被做。它们不是行为,你无法操纵它们,相反地,你必须放开你自己,然后欢乐才会发生在你身上,快乐才会来到你身上,爱才会进入你,爱才会占据你,然而,因为这个占据,我们变得害怕。

现代人、现代的头脑想要占有每一样东西,而不要被任何东西所占有。现代人想要变成每一样东西的主人。你只能够是东西的主人,而不能够是事情发生的主人,你能够成为一个房子的主人,你能够成为一个机械装置的主人,但是你不能够成为任何活的东西的主人,你无法当生命的主人,你无法占有它,相反地,你必须被它所占有,唯有如此,你才能跟它有接触。

爱是生命,它比你更伟大,你无法占有它,我想要重复:爱比你更伟大,你不能够占有它,你只能够让你自己被它所占有,它无法被控制。现代的自我想要去控制每一样东西,而你对任何你不能够控制的东西变得害怕。因为你变得害怕,所以你把门关起来;因为恐惧进入,所以你把那个层面完全关起来,你变得无法控制,对于爱,你无法控制,而整个被引导到这个世纪的趋势是如何去控制,整个世界,尤其在西方,那个趋势是:如何去控制自然、如何去控制每一样东西、如何去控制能量。

人必须变成主人,而你已经变成主人,当然,你只能够成为那些能够被占有的东西的主人,但是在这样做的同时,你一直在发展出对那些无法被占有的东西的无能。你可以占有金钱,但是你无法占有爱,因为这样,我们一直在把一切都转变成东西,你甚至一直在把人转变成东西,因为这样的话,你就能够占有他们。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并不是主人,没有一个人是主人,两个人互相爱对方,没有一个人是主人,不论是那个爱人的人或是那个被爱的人都不是主人,反而,爱才是主人,而他们两个都被一个比他们更伟大的力量所占有,被一个更粗大的力量、被一个旋风所包围。如果他们试着要去占有对方,他们将会错过。他们能够占有对方,这样做的话,那个爱人将会变成先生,而那个被爱的人将人变成太太,这样做的话,他们能够占有,但先生是一个东西,太太也是一个东西,他们不是人。你可以占有他们,他们是死的实体,他们是法律上的名义,他们不是活的。

我们一直在把人转变成东西,只是为了要去占有他们,然后我们就感觉到挫折,因为我们想要占有那个人,而那个人是不能够被占有的。当你占有一个人,他就不再是一个人,他变成一个死的东西,而你不能够被一个死的东西所满足。注意看这个矛盾:你只能够被人所满足,你不能够被东西所满足,但是你的头脑慾求占有,所以你将他们转变成东西,然后你就不能够被满足,挫折就介入。

占有或去占有的态度扼杀了爱的能力。不要以占有的方式来思考,相反地,要以被占有的方式来思考,臣服就是这个意思,臣服就是意味着被占有,你让你自己被某种比你更伟大的力量所占有,那么你将不能够控制,一个更伟大的力量会将你带走,然后那个方向就不是你的,然后你就无法选择目标,然后未来就是未知的,如此一来,你就无法安全,跟一个比你更伟大的力量走,你是不安全的、害怕的。

如果你害怕,而且没有安全感,最好不要跟着伟大的力量走,只要用比你更低的力量来运作,那么你就可以成为主人,你就能够预先决定目标。你将达成那个目标,但是你将不能够从它得到任何东西,你将只会浪费你的生命。

爱的秘密、祈祷的秘密,以及任何能够使你满足的东西的秘密就是臣服——被占有的能力。爱的问题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这个能力的不存在,还有其他的原因,但这是基本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太过于注重在智性上、太过于注重在理智上,所以,人是偏颇的,你的头成长了,而你的心却完全被忽视。爱并不是一种理智的能力,它有一个不同的中心,它有一个不同的位置和来源:它在你的心。它是你的感觉,它不是推理,但是整个现代的教育是由推理、逻辑、理智和头脑所组成的,心甚至都没有被谈论到,它被否定了,事实上,人们认为它只是“一个诗意的虚构之物”。

它不是!它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只要以这个方式来看它:如果打从一开始,一个小孩不要有任何头脑或推理的训练、不要有任何理智的训练而被带大,他将会有理智吗?他不会有!

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形,偶尔有一个小孩被狼带大。就在十年前,有一个小孩在森林里被抓到,是狼把他带大的,当时他十四岁,他甚至无法用两脚站立,他必须用四脚走路,他不能够讲一句话,他会像狼一样地吼,他在每一方面都是一只狼,而他已经十四岁了,那些抓到他的人叫他“南无”,那个小孩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学习这个名字,在一年之内,那个小孩死掉了,那些研究他的心理学家怀疑说他的死是因为有太多理智上的压力,这个强迫、这个使他用两脚站立的训练、这个使他记住他的名字的记忆训练、这个使他成为一个人的努力,杀死了他。

当他被抓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很健壮,比任何曾经存在过的人都更健康,他就好像一只动物,但是这项训练杀死了他,他们作了很多努力要使他能够回答他的名字。当某人问:“你叫什么名字?”他们希望他能够回答说:“南无。”经过六个月的持续训练、处罚,以及在他里面创造出利益的动机,而这就是他的整个理智。关于他的理智,那个小孩子能够给予的唯一证明就是:他能够说“南无”。到底是怎么了?如果一个从火星来的人能够抓到这个小孩,他一定会认为人类没有头脑、没有理智、没有理性。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心”,如果没有训练,它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它被完全忽视了,你整个生命的能量都被压迫到头上面,而不是朝向心。然而,爱是“心的中心”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现代人已经变得没有能力去爱,现代人对心已经变得无能。他计算,但爱不是一个计算,他知道算术,但爱不是算术,他以逻辑来思考,但爱是不合逻辑的,他总是试着将每一件事作合理化的解释,任何他所做的,理智都必须支持它,而爱是不被理智所支持的。

事实上,当你坠入情网,你就将你的理智完全抛开了,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人“掉进”爱里面,从那里掉进去呢?从头掉进心里面,我们使用这个谴责的字眼——“掉进爱里面”——因为头脑或理智无法不谴责地看着它,它是一个“掉进”。爱真的是一个掉进吗?或是一个上升,当你有了它,你是变得更多呢?还是变得更少?你是扩张呢?还是收缩?有了爱,你变得更多!你的意识更多、你的感觉更多、你狂喜的感觉更多、你的敏感度更多、你变得更活,但是有一样东西更少:推理更少。你无法将爱推理出来,它是盲目的,就理智而言,它是盲目的。心有它自己的理智,那是另外一回事;心有它自己的眼睛,那是另外一回事。理智的眼睛不在爱那里,所以理智说,它是一个“掉进”,你“掉进去了”。

除非心的中心再度产生作用,否则人没有能力去爱,而整个现代人生活的苦闷是因为:除非他能够爱,否则他在他的生活里无法感觉到任何意义。人生看起来是没有意义的,但是爱给它意义,爱是唯一的意义,除非你有能力去爱,否则你的人生没有意义,你会觉得你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你的存在没有用,然后自杀将会变得很有吸引力,你会想自杀、想结束你自己,因为存在有什么用呢?

只是存在,这样是无法忍受的,存在必须有一个意义,否则有什么用呢?为什么要不必要地延续你自己?为什么要每天继续重复同样的生活形式?起床之后,做同样的事,然后再上床,隔天又是同样的形式,为什么?

到目前为止,你都一直这样在做,有什么事发生?除非死亡来临而解除了你的身体,否则你将会继续做它,所以,有什么用呢?爱给予意义。并不是说透过爱有任何结果或任何目标会产生出来,不!透过爱,每一个片刻本身都变成有价值的,那么你就不会再问这个问题。如果有人在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那么你就知道他缺少爱,每当有人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不能够在爱的经验里开花。每当某人沉浸在爱当中,他从来不会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已经知道那个意义,所以不必问,他知道那个意义!那个意义就在那里,爱就是生活的意义。

透过爱,祈祷就变得可能,因为祈祷也是一种爱的关系,它并不是两个个人之间爱的关系,而是一个个人和存在本身之间爱的关系,那么,整个存在就变成你所爱的,或是你的爱人,但是,唯有透过爱的经验,你才能够成长到祈祷和静心,而最终的狂喜就好像爱一样,那就是为什么耶稣说:“神就是爱。”而不是“神是具有爱心的。”基督徒一直以这样的方式来解释它:说神是仁慈的,具有爱心的。真正的意义并不是那样。耶稣说:“神就是爱。”他只是在神和爱之间划一个等号。你可以说“爱”,或者你可以说“神”,它们两者意味着同样的东西。神并不是具有爱心的,神就是爱本身。如果你能够爱,你就已经进入了神性。当你的爱无限地成长,以致于它并不特别顾虑到任何一个人,当它变成一个扩散的现象,当你没有爱人,而整个存在都变成爱人或是你所爱的,那么它就变成祈祷。

坦陀罗是一种爱的方法,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去爱,然后第二件事就是如何在爱里面成长,好让爱能够变成祈祷,但是一个人必须从爱开始。不要害怕爱,因为那个害怕显示出你在害怕你的心。头脑是狡猾的,心是天真的,用头脑的话,你会觉得受到保护,用“心”的话,你会变得容易受伤,你会变得敞开,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变得封闭,因为会有恐惧,如果你是容易受伤的,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你身上,某人可能欺骗你。有了头脑,没有人能够欺骗你,但是你能够欺骗别人。然而,我叫你要准备好去被欺骗,而不要关起你的心,要准备好去被欺骗,而不要关闭你的心!那个被欺骗的可受伤性是有价值的,因为经由它,你将不会损失任何东西,而如果你准备好要无限制地受欺骗,唯有如此,你才能够相信“心”。如果你是计算的、狡猾的、聪明的、太过于聪明,那么你将会错过“心”。现代人受了那么好的教育、那么老练、那么聪明,所以他已经变得没有能力去爱。

女人不像这样,但是她们跟随现代人跟得很快,她们抄袭现代人抄袭得很快,迟早她们会变得像男人,或者她们甚至会赶过男人,现在她们也变得没有能力去爱,因为她们具有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坦陀罗的爱和解放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慧奥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