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奥秘》

第13章 跟那真实的在一起

作者:奥修

1973年3月29日于印度孟买

经文:

当一只母鸡培养她的小鸡,要培养在真实存在里特别的“知”和特别的“做”。既然在真理当中枷锁和自由是相关联的,这些文字只是为那些对宇宙感到恐惧的人而存在,这个宇宙是头脑的反映,就好像天上只有一个太阳,而你可以从水中看到很多太阳。所以要以这样来看枷锁和自由。

惠能问一个人:“问题在哪里?人能够被解决的根在哪里,人能够作一些努力去知道他是谁的根在哪里?”

为什么他不能够不要用任何努力就知道?究竟为什么要有任何问题?你是,你知道你是,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够知道你是谁?你在那里错过了?你是有意识的,你意识到你有意识,有一个生命存在,你是活的,为什么你没有觉知到你是谁?障碍是什么?是什么东西阻止了你,使你不能够达到这个基本的“知道自己”?如果你能够了解这个障碍,这个障碍就能够很容易地溶解,所以,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如何去了解一个人本身,真正的问题在于要去知道为何你不知道你自己、为何你错过这么明显的一个事实、为何你错过这么靠近你的一个基本真理、为何你一直没有看到?你一定是创造出一个设计,否则要逃离自己是很难的,你一定是创造出了墙壁,就某种意义而言,你一定欺骗了你自己。

所以,那个“逃离自己”的诡计,那个“不知道自己”的诡计是什么?如果你不了解那个诡计,任何你所做的都将不会有任何帮助,因为那个诡计还是会存在,而你会继续问如何去知道自己、如何去知道真理、如何去知道真实的存在,而结果你是一直在帮助那个障碍物。你继续在创造障碍,所以任何你所做的都没有用。

事实上,要去知道自己并不需要什么正向的东西,只需要负向的东西。就某种方式而言,你只是在摧毁某种你建造起来的障碍,当那个障碍不存在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当那个障碍不存在的时候,“知”就发生了,你无法对它做任何正向的努力,你只要去觉知你是怎么错过它的。

所以,关于你是怎么错过它的,有几件事必须了解。第一:你生活在你的梦里,然后那些梦就变成障碍,真相并不是梦,它本来就存在,你到处都被它所包围,不管里面或外面,它都是存在的,你不可能错过它,但是你在做梦,这样的话,你就进入一个不同的层面,那个层面不是真实的存在,那么你就继续在梦的世界里移动,那么梦就变成好像云一样地围绕着你,它们会产生障碍。除非头脑停止做梦,否则真理无法被知道。当你透过梦来看,真相就被歪曲了,而你的眼睛充满了梦、你的耳朵充满了梦、你的手充满了梦。

所以,任何你所接触的都是透过梦来接触、任何你所看的都是透过梦来看、任何你所听的都是透过梦来听,你歪曲了每一件事。不论什么东西达到你,它们都是透过梦而达到,那些梦会改变每一样东西,它们会使每一样东西都蒙上色彩。由于那个做梦的头脑,因此你错过了外在和内在的真相。你可以继续找寻如何到达真实存在的方式和手段,但是你做那种尝试也是要透过你做梦的头脑,所以,你可以作宗教的梦,你可以作关于真相的梦、关于真理的梦、关于神的梦、关于基督或佛陀的梦,但那也是在做梦,做梦必须停止,做梦无法被用来知道真相。

当我说:“做梦”,我是意味着什么?你现在正在听,但是有一个梦存在,而那个梦一直在解释我所说的,你并没有在听着我,你在听你自己,因为你同时在解释,你不是这样吗?你在想关于我所说的。为什么需要想?只要听,不要想,因为如果你想,你就无法听,如果你继续想和听,那么任何你所听的都是你自己的杂音,它不是我所说的。停止思考,让那个听的通道完全畅通而没有思想,那么那些被说出来的才会被听到。

当注意看着一朵花,不要做梦,不要让你的眼睛充满着关于过去和未来的思想和梦,不要充满着花的知识,甚至不要说:“这朵花很漂亮。”因为这样的话,你就错过了那真实的存在,这些话将会成为障碍。你说:“这朵花很漂亮。”然后语言就进入,而那个真相就被透过语言来解释;不要让语言围绕在你的周围。直接看、直接听、直接碰触。

当你碰触某人,只要碰触,不要说皮肤很美、很光滑,这样的话,你就错过了,你就进入了梦,不管皮肤是怎么样,它是此时此地,碰触它,让皮肤本身显示给你。当你注意看一张漂亮的脸,你就注意看着它,让那个脸本身进入,不要解释它,不要说任何东西,不要将你过去的头脑带进来。

第一件事:梦是由你过去的头脑所创造出来的,它是过去的头脑继续在你的周围移动。不要让过去进来,也不要让未来进来,当你看到一张漂亮的脸、一个很美的身体,突然间慾望就升起,你想要占有。你看到一朵漂亮的花,你想要将它摘下来,那么你就移动了,花在那里,但是你已经进入慾望、进入未来,那么你就不在这里,所以,或者你在过去,那已经不存在了;或者你在未来,那还没有来到,而你错过了那个目前正在那里的。

所以,第一件要记住的事是:不要让语言存在于你和真理之间。语言越少,那个障碍就越少,没有语言,就没有障碍,那么你就直接面对真实的存在,突然间,你们就面对面。语言会破坏任何东西,因为它们会改变那个意义。

我在读一个人的传记,她在描述,有一天,刚好在她起床之后。那个女人写说:“有一天早上,我打开我的眼睛。”然后她立刻说:“但是,说我打开我的眼睛是不对的,‘我’并没有做任何事,是眼睛自己打开的。”然后她改变那个句子,写到:“不,说我打开我的眼睛是不对的,我什么事都没做,在我这一方面都没有努力,它根本就不是一个行动。”然后她写到:“眼睛自己打开。”但是她觉得这个太荒谬了,因为眼睛属于她,所以它们怎么能够自己打开?所以,要怎么办?

语言从来没有道出“那是的”,如果我说:“我打开我的眼睛。”那是一个谎言。如果你说:“眼睛自己打开。”那也是一个谎言,因为眼睛只是身体的一部分,它们无法自己打开,整个生物体都涉入了,而任何我们所说的都是像那样。如果你去到印度境内的很多原始社会,你会发现他们有一个不同的语言结构,他们的语言结构更基本,也更真实,但是他们不能创造诗,他们的语言结构对做梦不能够有所帮助。

如果在下雨,我们说:“它在下雨。”但他们会问:“‘它’是什么意思?‘它’是什么意思!”他们只有“雨”这个字,“它”是什么意思?是什么在下雨?他们只是说“雨”,雨是真相,但是我们一直在加上其他东西,而如果有越多文字加上去的话,我们就越失去原有的本质,我们离真实的存在就离得越远。佛陀曾经说过:“当你说:一个在走路,你是意味着什么?人在那里?只有走路存在,你所说的“那个人”是什么?”当我们说:一个在走路,它听起来好像有某种像一个人的东西和某种像走路的东西,两样东西加在一起,而佛陀说:只有走路。当你说:“河流在流动。”你是意味着什么?只有流动,而那个“流动”就是河流,那个“走路”就是那个人,那个“看”就是那个人,“站”和“坐”就是那个人,如果你除去所有这些——走路、坐、站、想、做梦,还会有一个人会被留下来吗?将不会有人留下来,但是语言创造出一个不同的世界,藉着经常进入语言,我们就继续离开真实的存在。

所以第一件事记住的事是:如何可以免于不必要地使用语言,当有需要的时候,你可以使它们,但是当不需要的时候,你就保持空、保持不用语言、保持沉默,不需要经常把事情语言化。

第二,不要投射。不要语言化、不要投射,只要看什么存在,不要加进一些东西之后才看,比方说,你看到一张脸,当你说:“它很漂亮。”你就将某些东西加进去了。或者,如果你说:“它很丑。”那么,你也是将某些东西加进去。一张脸就是一张脸,美和丑是你的解释,它们不在那里,因为同样的脸或许对某人而言是美的,而对其他某人而言是丑的,对一个第三者而言又或许是不美也不丑,他或许漠不关心,他或许连看都不看。那张脸就是一张脸,不要把东西加进去,不要投射,你的投射是你的梦,如果你投射,那么你就错过了,然而,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

你看到一张漂亮的脸,然后慾望就升起了,慾望不是那张脸或那个身体,它是你自己的解释、你自己的投射。那个在那里的人、那个真实的人,被当成一个银幕,而你把你自己投射在那个银幕上,然后就一定会产生幻象的破灭,因为那张真实的脸无法藉着你的投射而被压进不真实的存在,那个投射迟早必须被丢弃,而真实的脸将会出现,然后你就会觉得你被欺骗了,你会说:“这张脸到底怎么了?这张脸本来很漂亮的,这个人本来漂亮的,而现在每一样东西都变丑了。”这样说的话,你又是再度在解释,那个人保持他原来的样子,但是你的解释和投射一直继续,你从来不让能量表现它自己,你继续压抑它,你外在和内在都压抑,你从来不让真实的存在表现它自己。

我想起,有一天一个邻居要向木拉那斯鲁丁借他的马几小时,木拉说:“我很高兴把马借给你,但是马被我太太骑出去,而她要出去一整天。”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马厩传来马的嘶叫声,所以那个人看着木拉那斯鲁丁。那斯鲁丁说:“好,你要相信谁?你要相信我,还是相信马?此外,那匹马是一个声名狼藉的说谎者,你要相信谁?”

由于我们的投射,我们在我们的周围创造出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但是如果那个真相表现出来,或者马从马厩嘶叫,我们就问:“你相信谁?”我们总是相信我们自己,而不是相信那个继续在表现的真相,真相每一个片刻都在表现,但是我们却一直硬要去相信我们的幻象,那就是为什么每一个人到了最后都会感觉到幻象的破灭,幻象的破灭与真相无关。每一个男人和女人到了最后都觉得幻象破灭,就好像整个人生是一个浪费,但是现在你没有办法怎么样,你无法脱离幻象,时间已经不再跟着你,时间已经过去,死亡已经接近,而你是幻象破灭的,现在那个机会已经丧失了。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觉得幻象破灭?不仅是那些在人生当中不成功的人,甚至那些在人生当中成功的人,他们也有同样的感觉,如果那些不成功的人觉得幻象破灭,那还好,但是甚至连那引起成功的人也这样感觉。拿破仑、希特勒和亚历山大,他们也觉得幻象破灭,觉得整个生命都是一个浪费,为什么呢?难道那个原因的确是在真相里吗?或者那个原因是在你投射的梦里?如果你知道,那么你就不能够投射,那么那个真相就会表达它自己,到了最后,真相会胜利,而你会被打败,唯有当你不投射,你才能够胜利。

所以,要记住第二件事:直接按照事情本然的样子来看它们。不要投射、不要解释、不要把你的思想强压在事情的上面,让真相表现它自己,不管它是怎么样,这总是好的。不管你的梦是多么美,它们都是不好的,因为如果你生活在梦中,你就踏上了幻象破灭的旅程,而你的幻象越早破灭越好,但是,一旦一个幻象破灭了,你就立刻再创造出另外一个来取代它。

允许一个空档存在。在两个幻象之间,允许一个空档存在。允许一个间隔存在,好让那个真相能够被看到。按照真相本然的样子来看它,这是很费力的。真相或许并不按照你的慾望,它不需要按照你的慾望,但是这样的话你就必须跟真相生活在一起,你就必须生活在真实的存在里——你就是在它里面!最好跟真实的存在保持和谐而不要欺骗你自己,然而你并没有觉知到你是如何在继续投射。某人说了一件事,而你却把它了解成另外一件事,你基于你自己的了解来看事情,然后你就从它造出一个卡片房子,你创造出一个卡片的皇宫。它从来没有被说!本来是意味着其他某种东西!

永远要去看那个存在的,不要匆忙,不要了解比误解来得好,有意识地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跟那真实的在一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慧奥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